1440 页,共 1,476 共计 14,755 篇文章

老外看中国:过马路几乎成了一个不可能任务

来源:北青网 2007-01-01 中国人说,家丑不可外扬。公开讨论外国人不喜欢中国的什么有违祖训。不过这些家丑机密已经被部分老外所窃取,我用中文写出来也增大不了泄密面。 礼仪之邦不礼仪 老外到了中国,从机场出来第一感觉是什么?我告诉你,两个字:混乱。 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老外搞不明白为什么一路上有那么多的车要插到他们前面来,也困惑他自己乘坐的那辆车的司机又为什… (阅读全文)

水调歌头 2007年元旦夜

水调歌头 2007年元旦夜 –小戴思考 移民五年路,愁苦心中藏. 不知来年公司,好坏两茫茫. 我想回国看父,又怕工作不保,回来没有岗. 抹泪想高堂,梦回他身旁. 妻悲苦,女孤单,思无量. 不应有别,为何出国离爹娘. 人有殷殷追求,命有求中定变,万事莫逞强. 但愿国内人,谅我未归乡. (阅读全文)

那一个繁华的新年

又是岁末,新年将至,一种浓郁的恋恋不舍从心底漫延开来,这是对无情岁月的缠绵,不甘心就这样刹那间的韶华将逝,不论内心如何的掩隐,始终忘不掉那个新年的繁华,那是我青葱岁月里一段美丽的日子。 那是学校生涯的最后一年,由于校园搬迁,整个学校一分为二,新生留在旧校区,老生迁往新区,校园仍在建设中,四周是砖砌的围墙,有次班级组织清理校园,我们发现校园西南角的墙… (阅读全文)

我笨手笨脚用三角架照像的笑话

讲讲我这个笨手笨脚用三角架照像的笑话 (图) 2006-12-31 08:22:59 我爱上摄影,遵照和他爷俩达成的共识,自己的爱好自己搞定,不懂别来烦我们。可我不懂像机,这东西又好贵,足足用了两个月时间上网研究,才拍板买了DSLR新像机和三角架,把我脑壳累够呛,买那天也没人陪我去,自己一样一样扛家的。我把买的东西放色网上,刀爷爷说这还是个小球头的脚架,是好东东,我摸摸它的三… (阅读全文)

公开的秘密:加拿大的朋友都知道他有两个老婆

来源:生活通讯     2006-12-30 董先生来加拿大做生意已经4年了,太太和5岁的儿子都留在国内。然而他在加拿大的朋友都知道他有两个“老婆”,一个是在国内的正式的,另一个则是现在身边“临时的”,这已成了公开的“秘密”。 据了解,像董先生这样有临时夫妻关系的海外华人并不在少数,所谓临时夫妻就是同居双方或其中一方已结婚,但配偶因故不能前来团圆而组成的“临时家庭”。 董先… (阅读全文)

都是火鸡惹的祸

圣诞节前,我妻公司分给每个员工一只火鸡,作为节日礼物。 就是这只冰冻的火鸡,闹得我们整个假期没得安宁。 我们都是刚进城的民工,从未自己烤过火鸡。任何享用它,恐怕是我们家食政领域今年最后一项工程啦。 经过一番向中西方有关人士的调研和请教,我们决定自己采购相关用品,自己动手烤制火鸡,并请邻居们一道分享。 先要买一个专用烤火鸡的托盘,最好是带底层隔栅的那种… (阅读全文)

邻居家的圣诞聚会

            圣诞节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五晚上,我们夫妇去参加了邻居家的圣诞聚会.收到请柬时, 我不在家. 因而无缘先见女主人.只知道是同一条街上, 十几步远的那户. 别看在这街上一住已经六年.认识的邻居却只有廖廖几家. 我故意乘着走下街角去取信的时候, 把她家对号入座.             白色房子的前院,装扮满了鲜红的圣诞彩带,青绿的圣诞松枝.还有一位白色的圣诞老人坐在前廊的木… (阅读全文)

我见过的最美的圣诞树

Eaton Centre那棵最高的圣诞树,是我所见过的圣诞树中最美丽的一棵。 我第一次远远地看到她时,即刻被她独特的气质与美丽所倾倒。北在哪儿? 我围着她,楼上楼下前前后后地拍照,可我那台旧相机,就象这支铅笔,怎么也展现不出她那般美丽。 她怎么会那么清纯,不像其它圣诞树那样红装绿袄。 她怎么会那么晶莹,不像其它圣诞树那样娇艳妩媚。 原来,这真的不是一棵寻常的圣诞树… (阅读全文)

土木工程监理与实验员——你最易入门的土木专业工作

土木工程监理与实验员是你最易入门的土木专业工作,它的就业率达90%以上,就业面最广和成效最显著的土木工程专业。大致可以从七个方面去寻找专业工作。工作几年以后,大部分学员又可以向收入更高、工作更稳 、条件更好的专业工程师、施工管理、监理工程师和政府部门工程监理员等进军。 一、土木工程监理与实验员的发展概况 大约在六年以前,从事这一行业的工程人员主要是南亚… (阅读全文)

2006,我们一起走过

在圣诞节前两周,我分别给朋友们Email,送去节日的祝福。其中一个Group,就是我们结构设计班的同学们。 应该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几位在本地土木领域做得很不错的专业人士,组织开设了一门培训课程,专门针对原先在国内有过建筑结构设计背景的新来者,帮助他们熟悉和掌握这里的设计规范和流程。 就这样,Roger成了我们这个班的老师; 就这样,我又有了一群新的同学和同行。 一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