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7 页,共 1,461 共计 14,609 篇文章

拉斯维加斯游记—–4

演出和酒吧拉斯韦加斯的演出也许可以称为世界一流,只恨自己兜里的钱太少。最著名的“O Show”,要一百多美金,我们就放弃了。Celion Dion也在那里演出,还有著名的CopperField表演。在去之前,经过打听,得到Bally’s酒店的Jubilee演出还不错的消息,价格也才 53美元,勉强可以接受。以前很少看这种演出,听说Jubilee的演员都是每半年签一次合同,淘汰率很高。演出还没有开始,… (阅读全文)

拉斯维加斯游记—–3

吃我的旅伴是很能做调研工作的,来之前就把这里的有名的自助餐打听的一清二楚。我们下了飞机,稍稍喘息一下,就直奔阿拉丁酒店了。听说那里的自助餐价格适中,但质量却是一流。走到餐厅里面,你就会发现食品柜台不但很大,而且沿着宽阔饭店的四周布满了食品柜台。那里的食品种类琳琅满目,风格多样,有墨西哥式、美国式、意大利式、中东式、中国式、法国式等等。每一种风格的… (阅读全文)

拉斯维加斯游记—–1

赌拉斯维加斯被称为罪恶之城,其罪恶之根源,无非第一是赌博,第二是色情,这是人性里贪婪、堕落的一面,在这里却都被公开的渲染出来了。一下飞机走出登机口,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在机场里一排一排的老虎机。侯机的旅客有的正在跃跃欲试的转动着那些老虎机,希望在即将踏上旅程之前小试自己的运气。我来之前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只赌20美元。第二天到了MGM酒店,大家商量每人只赌… (阅读全文)

机场路试两次失败,与大家分享血泪经验

本来八个月的储备期已经过去,可以享受驾车的舒适生活了,但是正好赶上公务员大罢工,我的第一次考试拖到了两个月以后。记得那是个并不炎热的上午,天阴沉沉的,但是没有下雨,风吹到脸上凉爽宜人。教练坐在我的旁边,我驾车从住处一直开到机场,考试之前又练了一个小时。等我们排队到了待考车道里,已经差不多过了约定的时间。又等了一会,一边看着旁边别的车的考官正在检查… (阅读全文)

阿冈昆野营记(下)—–冲浪

阿冈昆野营记(下)—–冲浪前一天晚上还说好要五点起来看晨雾的,不过由于实在太累,加上天气并不是特别冷,在睡袋里居然睡得很舒服,一觉醒来已经早上八点了。那时外面已经是日头高照,一种不知名小鸟清脆而又婉转的叫声传到耳朵里,非常好听。今天是在周围活动,贝贝早就点着了篝火,匆匆吃过早饭我们就划船上路了。转到了岛的另一边,发现我们居然还有一位邻居:一只浑身… (阅读全文)

阿冈昆野营记(中)—–杀人

阿冈昆野营记(中)—–杀人第一次玩杀人游戏,也是在网友的聚会上,当时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游戏。游戏的规则是这样的:比如这次我们是十一个人,拿出一个人来做裁判,他会让大家抓阄,其中有两个纸条上写着杀手,剩下的人是群众。在所有的人都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的身份后,主持人宣布大家都低头闭眼。然后他会只让杀手睁眼,杀人(两个杀手悄悄指定一个人),然后主持人宣布… (阅读全文)

阿冈昆野营记(上)—–背船

阿冈昆野营记(上)—–背船漫长的冬天终于结束了,对大自然的等待也该告一段落了。经过贝贝和大卫的精心组织,我们成立了一个十二个人的团队,计划在长周末去阿冈昆野营探险。集合的时间定在周六早上的两点半,由于走的匆忙,我和小柴已经买好的方便面都忘记带上了。飞驰到集合地点,我见到了在网上听说过很多次的贝贝和大卫,贝贝是典型的阳光男孩,大大的眼睛总是带着笑意… (阅读全文)

地铁站飘出悠扬的笛声

本期主人公:王老师,男,40岁主人公背景:著名笛子演奏家,原为国内著名乐团首席,2002年登陆多伦多采访时间:2004年9月6日北美时报记者:筱竹相信很多读者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一天繁忙的工作后乘坐地铁回家,从轰隆隆的车上下来,急匆匆地往家里赶时,突然听见一阵悠扬的笛声。脚步不自觉地慢下来,循声望去,是自己的同胞在全神贯注地演奏着。熟悉的旋律中,从心底漾起的… (阅读全文)

加拿大投资者保障基金(CIPF)简介

如何保障投资、避免或降低风险? –加拿大投资者保障基金(CIPF)简介 经常在一些投资顾问的广告中,看到“CIPF”字样或标记,而有些投资广告中却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CIPF是指加拿大投资者保障基金(Canadian Investor Protection Fund)。它在1990年之前称为国家紧急基金(National Contingency Fund),成立于1969年。CIPF是一个保护投资客户的信托。财务上完全由加拿… (阅读全文)

八十老人不服老——多伦多上海商会名誉会长李宗海先生访谈

旺旺:请简要谈谈您的经历,好吗?李宗海:我父亲为我起名的出典,源自古诗“江汉朝宗于海”,巧于上海末字相同。我家虽从原籍无锡移居上海,但四代人生于斯,学于斯,业于斯,迭显业绩于斯,与上海渊源很深。不仅继承先父所创纺织世家之专业,并且首创上海探测金属伤裂的X光仪器厂,为国家填补了空白。不意在曲线翻腾了半个甲子岁月中,由于“阶级烙印”的身份,避得了初一,逃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