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7 页,共 1,472 共计 14,713 篇文章

随语

  很久都没有上来写些什么了,眼看十月将尽,今夜就随感而言几句。   9.18以来,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人生最为关键的时刻到了。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这样的日子,尽管他的生活很是平淡,只不过各自的状况对各自的人生的影响不同而已,有的一带而过,有的却急风暴雨,然后有的投入幸福,有的走向毁灭。   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一如华山之路。我冷冷地… (阅读全文)

整治街头骗子的方法

下午回家吃完晚饭后~我出门准备去值班~刚到楼下~就看见一个大概在20出头的年轻男人,学生打扮,聋拉着头蹲在地上,面前用粉笔在地上写了一行字:太饿了~找不到工作~几天没吃饭了~好心人给点钱买东西吃吧!相信大家都应该知道, 这又是一个利用善良人的同情心的骗局!他只需要每个人给他1元钱,但积少成多,我相信他一天的收入远远超过我们每一个人!但是这类骗局往往拿他… (阅读全文)

多伦多惊虹一瞥

9月29日傍晚,雨后天晴,应邀赶往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在安大略湖边举办的57周年国庆招待会,驱车近Shappard交叉口路时,忽见一道彩虹横跨东方天际,绚丽夺目,撼人心脾,仅仅十几二十分钟,便又悄然消失了。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说时迟,那时快,人在江湖,机不离身,最近又特意破费买了Cannon最小巧的专业相机,复习了一下早八辈子… (阅读全文)

多伦多 Peru (秘鲁)艺人

6月份的天气真好,23度,晴天。 中午时分在多伦多东区街头听到悦耳的拉丁舞曲,寻声望去,那不是他吗?经常参加多伦多地区中国人的义演,募捐活动的Mr. Vicente Carbonel Ruiz . 不少人在阳光和美妙的拉丁舞曲的调和中翩翩起舞。我买了一张他的专辑请你欣赏。 还有一首,请点击这里 www.md007.ca/images/moliendo.swf (阅读全文)

如何投资幸福?(Jonathan Clements)

如果你想变得更快乐,忘了花钱这件事吧–留心如何享受你的生活,才是真的。 诚然,一所更大的房子,一辆更靓的轿车,或许能暂时博你一笑。 然而,学术研究显示,仅仅靠积累更多的财富,并不会永久性地增加你的幸福感。 那什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我反复研究了一些经济学家和心理学家的工作成果,得出了九点秘诀。 1. 留点时间给朋友。根据华盛顿佩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 (阅读全文)

今天突然降温 心情也该雀跃一下了吧

金秋十月不知道让多少的节日等白了头,一开始盼着的是感恩节,因为有假可以放,后来才发现,中国的国庆节早就抢先了一步.看着国内的那堆死党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哎~~我能多说些什莫呢?只能祝愿伟大的祖国繁荣兴盛. 还不等国庆这股浪头过去,中秋节也耐不住性子了.今年中秋的月亮格外的圆,而且十分的亮.想到曾经是蛮痛恨过十五滴,原因嘛—-过十五的时候总是会有作业,让我们找关于… (阅读全文)

多伦多中文书店的不愉快经历

  很久没有逛书店,居然还是惹出事来。   我不喜欢北美这边的中文书店,大概开书店的都将这看成是一种生意,把书店当杂货店开,进门先是报纸架,然后是新书架,上面优先放着的,多是些算命啊风水啊奸杀之类,很没有书卷气。   记忆中的三联书店,该是很雅致的,不过那是在港岛,不是多伦多。   前几天泡书店居然被看店的侮辱了一番,理由是我在每个书架上都要停留,看… (阅读全文)

驱车百里只为咸猪手

  难得碰上个长周末,之前一班朋友就相约,到“双城”去消磨。朋友说过:“所谓长周末,就是将时间耗尽,汽油耗尽,还有心情放尽,不过如此。”此话一点也不错。  “双城”离多伦多约1个多小时的车程,所谓“双城”,指的是滑铁卢(Waterloo)和凯清尼(Kitchener)这两个小城。   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节,因为怕路上车多执罚的警察多,加上节假日,许多商铺都不开门,所以,我们选择… (阅读全文)

北美街头文化以及我们的生活

  米兰·昆德拉在小说《慢》中写道:“慢的乐趣怎么失传了呢?古时候闲荡的人到哪儿去啦?民歌小调中的游手好闲的英雄,这些漫游各地磨坊,在露天过夜的流浪汉,都到哪儿去啦?”  “美国诞生在街头(America was born in the streets)”――这是好莱坞大片《纽约黑帮》的宣传词。   北美是一座梦想家的新大陆。有一句老话至今被人默默崇拜,这就是:街头没故事,城市也就没故事… (阅读全文)

美国人不分贵贱的就业观

文/刘 波 在美国居住、学习、工作的七年中我交往过很多美国朋友,接触过很多美国的人事。在许多文化、习俗上,我对美国文化有过怀疑、颂扬和吸收,也有过碰撞和抵触。但有三位美国朋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让我多年来思索不已。 千万富翁之子当厨师 Keith是我在丹佛工作时的同事,我认识他的时候他26岁,是一个很普通的美国青年,沉默,踏实,向上。 我们共事了很久以后,有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