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8 页,共 1,461 共计 14,609 篇文章

创业访谈:胡师傅——一个快乐的车行老板

旺旺:您是什么时候来加拿大的,能谈谈您的经历吗?胡师傅:我10年前来加拿大的,当时我的太公(注:爷爷的兄弟)在加拿大有很成功的商业,就担保我的全家移民加拿大。刚开始我在西人的车行做工,四年前,我开了自己的车行。我在98年获得red seal的license,这个license是interprovincial的(注:持此牌照可以跨省从事汽车修理业务)。旺旺:您以前在国内就是做汽车修理这一行的… (阅读全文)

葡萄酒与健康

现代微生物学的奠基人,法国人LOUIS PASTEUR 这样评价葡萄酒:”葡萄酒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卫生的饮料”。 以他对细菌和微生物的研究,给予这样的评价应是有一定根据的。事实上,已有大量的研究和实验表明葡萄酒有益于健康,这里仅罗列一下主要观点: - 净化血管,降低胆固醇含量。 - 预防溃疡。 - 防止癌症。 - 抑制中风。 - 降低心脏病的危险。 - 良好的镇静剂,排忧解乏。 再… (阅读全文)

酿酒过程

在酿酒坊里,酿酒过程十分简单:* 首先,我们会在第一此接触时,了解你的需求和口味,帮你选择适合你的葡萄酒。 * 然后,你所要做的是在酒坊为你提供的酒桶中搅拌和添加橡木屑和酵母。 * 剩下的四到六个星期里,我们照看你的酒。任何时候,你都可以进来看看你的酒,坐一坐,聊一聊。 * 四到六个星期后,你就可以带着酒瓶来装酒了。 * 如果你要馈赠亲朋好友,酒坊中有大量制作… (阅读全文)

葡萄酒的品尝

因为葡萄品种的不同,酿造工艺的不同和葡萄年份的不同,造就了葡萄酒的千变万化。 正如认识一个人一样,认识一款的葡萄酒也是从外在和内在的特征开始,直至其最终在脑海中留下永久的烙印。那么,需要怎样做去欣赏一款葡萄酒呢?* 观察葡萄酒的颜色(Color)。葡萄酒的性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颜色,当琼浆流入酒杯时,你便能感受的大自然对人类的慷慨馈赠。 - 在一个光线较好的环境… (阅读全文)

葡萄酒的种类

* 红葡萄酒 (Red Wine)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 )种植最为广泛的红葡萄品种。深紫色,高单宁。果味(李子,黑莓),树及皮草味。适合长期储藏以使口感变得柔顺。年青时象尴尬,不起眼的小伙子,年久的酒象满腹锦纶的学者。 美乐(Merlot )深红色,低单宁,简单直接,由於易被大众接受,又称新手酒。丝绸般的质感,入口圆润。果味(李子)。也常与其他葡萄勾兑以降低刺激,增加圆润… (阅读全文)

葡萄酒历史

* 在历史上不同的时期,各个文明古国便发现如何酿造葡萄酒。古希腊人的成就中便包括区分不同的葡萄品种和记载记载葡萄酒酿造技术,罗马人更是使酿酒技术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早些时候,大多属城镇的水源都不干净,因为葡萄酒有杀菌作用,人们开始大量饮用葡萄酒。葡萄酒也开始传入不能酿制葡萄酒的地区。* 在文艺复兴时期,随着文学,艺术的发展,上层社会创造出新葡萄酒文化… (阅读全文)

学习惯背后的文化

记得刚到加拿大读书,在约克大学的草坪上,认识了一个叫依沙贝尔的女孩,她教我做香蕉蛋糕,我教她包饺子,结果,我们在周末后返校时,大笑对方的失败:我选择了烤箱里由上向下的火,蛋糕的表皮焦黑了,里面依然是糊的。她将饺子放在冷水里煮,当水开了,饺子也烂了。 很多文化上的东西,是经过很多年,很多代积累和延续的,不是在表面上模仿就能学得好的。所以真正要学习别人… (阅读全文)

(3)多伦多,说声爱你不容易!

作者主页: http://come99.yeah.net 刚来加拿大的时候,我呆的那个地方还没有我们中国人爱吃的大葱、大酱、干豆腐(有的地方叫千张?),这次我再来以后,发现我呆的那个地方不仅有了中国的葱而且还有了中国产的大酱,但就是没有干豆腐。两个月前,我在我呆的那个地方的一个华人开的小店里终于见到了干豆腐,一张一袋,1.65刀。可惜就是很难买到,因为是从多伦多进的,每周的… (阅读全文)

(2)多伦多,说声爱你不容易!

作者主页: http://come99.yeah.net 因为知道多伦多是个大都市,所以我临来多伦多时特意带了张多伦多的地图,按图索“骥”一直是我出门的习惯。刚到多伦多,真的有点发懵,幸亏带了张地图。下车之后就找了条街边上的长木椅坐下来,边休息边看地图,计划着怎么个走法。一会儿,过来一位中年男子,当然是华人了,坐在了椅子的那头,不时地打量着我,然后对我就是一顿急风暴雨般的… (阅读全文)

(1)多伦多,说声爱你不容易!

作者主页: http://come99.yeah.net 据最新统计数字,多伦多的人口已经达到240多万,成为名副其实的加拿大第一大城市,其中华人占了40万,也就是说每五个多伦多人中就有一个是华人。这个比例叫人既感到兴奋也感到害怕。兴奋的是人多了力量就大,这不刚刚结束的多伦多选举,华人第一次成了不可低估的力量,多伦多政客们高贵而傲慢的头颅终于向华人势力低下了。从《排华法案》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