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697 共计 6,966 篇文章

人的情绪不好,很少和事实本身有关

有一位女性和老公去一个农庄吃饭,老公硬是不给她点她喜欢吃的空心菜和豆腐。她心想:“真是太不体贴了!他明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却不管不顾,说明根本不在乎我,不在乎就是不够爱我呗。”她越想越气,转过脸不再理睬老公。 回到家后,她又质问老公,老公说:“我们去那家农庄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了,你喜欢吃的这些菜,我担心会是剩菜,而你历来肠胃不好,又比较冲动、任性,所… (阅读全文)

六爻预测—————女儿什么时候回到自己身边

女儿什么时候回到自己身边(王虎应写)          这是2009年的例子。女测自己和丈夫离婚,女儿判给了丈夫,测女儿什么时候回到自己的身边?于未月甲戌日 (旬空:申酉,得山风蛊之巽为风。 玄武 兄弟寅木′应 白虎 父母子水× 子孙巳火 螣蛇 妻财戌土″ 勾陈 官鬼酉金′世 朱雀 父母亥水′ 青龙 妻财丑土″          以子孙为用神。子孙巳火伏藏,月不帮扶休囚无气,入墓在日,很难回… (阅读全文)

永遠的小豌豆

那一年的夏夜,悶熱又躁動。 晚自習的間隙,她和同桌去學校小賣部買奶糕。短短幾十米的路程,黑黑暗暗的走廊上,突然,先是響起幾聲尖銳的口哨聲,那聲音就像玻璃刀劃過玻璃那般脆嫩,那般驚豔,然後是此起彼伏的喊聲:“嗨,小豌豆!小豌豆!”呼喊聲伴隨著青春期男孩特有的惡作劇般的哄笑聲。 那聲音來自前面一排教室,高三理科班的後窗。 那一年,她高二。標準的文科才女一枚… (阅读全文)

《再读红楼,命祚万艳奈何天》

残星犹缀离恨天,皎月依云自徘徊; 朦胧境里朦胧事,思量心里思量轻; 雪芹应恨催命索,不敢揣度古人心; 前尘往事似梦里,再将记起徒凄凄; 怎奈抱恙圈深闺,辗转书册恨堆积; 重将辞工审视之,句句珠来字字玑; 伯牙伯牙期子期,千古令人说破琴; 无缘得来君子语,只令忧思变静思; 抱捧焉识几多艳,深入简出想还倾; 杜鹃泣血芙蓉泪,遮面葬花伴咳声; 一埋落瑛两葬情,经… (阅读全文)

六爻预测————–同居也是婚姻

同居也是婚姻(王虎应写)          这是2015年的例子。某女(庚戌生)测婚姻,于子月戊辰日 (旬空:戌亥),得风水涣之风泽中孚。 朱雀 父母卯木′ 青龙 兄弟巳火′世 玄武 子孙未土″ 白虎 兄弟午火″ 螣蛇 子孙辰土′应 勾陈 父母寅木× 兄弟巳火          以官鬼为用神。官鬼亥水不上卦,伏藏在三爻兄弟午火下,虽然有帮扶,但克世爻,主婚姻不顺,夫妻形同水火。入墓在日,已经… (阅读全文)

柳云龙的《风筝》

我的大叔名单里又多一枚:中国谍战剧之父柳云龙。2013年出品的《风筝》,2017年底和观众见面。我看的未删减版,未必真的是未删减版。国内正在播的被删了多少,无从得知。一部剧,审核、删改、推迟近5年,工程想必一定不小。 说说该剧。初看,觉得就一普通谍战,几乎弃剧。好看从后半部开始。一个比军统更像军统的共产党间谍,一个比共产党还布尔什维克的国民党间谍。因着不同… (阅读全文)

六爻预测—————–心理年龄

心理年龄(王虎应写)         这是2015年的例子。某男(戊辰年生)测什么时候结婚?于子月癸亥日 (旬空:子丑),得雷天大壮之震为雷。 白虎 兄弟戌土″ 螣蛇 子孙申金″ 勾陈 父母午火′世 朱雀 兄弟辰土○ 兄弟辰土 青龙 官鬼寅木○ 官鬼寅木 玄武 妻财子水′应         以妻财为用神。世爻临勾陈,此人很胖。父母休囚月破,内卦伏吟,主你不爱学习,考学不行。但官鬼临青龙旺相生… (阅读全文)

六爻预测—————–一家三口子

一家三口子(王虎应写)         这是2015年的例子。某老博士(乙巳年生)测官运,于子月癸亥日 (旬空:子丑),得巽为风。 白虎 兄弟卯木′世 螣蛇 子孙巳火′ 勾陈 妻财未土″ 朱雀 官鬼酉金′应 青龙 父母亥水′ 玄武 妻财丑土″         以官鬼为用神。世爻在六爻,六冲卦,轻松自在,。(验)         鬼休囚克世爻,目前已经是最好状态,没有机会再升迁。三爻为处长… (阅读全文)

记在而立之年——盜面书生

最近的多伦多飘雪不停,十里尽白。漫步在还能看得见稀疏落叶的queen’s park时,心灵已如这漫天飞雪,徜徉于天空,漫无目的地在寻找着最终的落脚点。多想,手捧几朵雪花,看清它的模样;而它却化作水镜,映澈我的心头。多想,在这冬雪飘逸的日子里,坐在时光的灯盏下,轻泯一口清茶;与你敞开我的心扉,倾听你的声音,教我如何独守内心的那份清净? 夜幕笼罩着这个无亲无友的城… (阅读全文)

再婚家庭的见证|缘尽重始

子轩的童年里没有父母的陪伴,不知道城里孩子说的蛋糕是什么味道,没看过鱼缸里的金鱼吐泡泡,每天晚上听到的不是格林童话,而是姥爷讲的七侠五义白玉堂。亲生父亲的遗弃,母亲的改嫁成了子轩幼时自卑的沟坎,更成了她人生中难以驱散的阴影。尤其当看到同龄孩子有亲生父母的呵护陪伴时,子轩心里便泛起一阵酸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