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页,共 695 共计 6,942 篇文章

我一点都不像你,因为我不是个怂蛋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得更多,也更能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侯,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姜文在充斥着理想主义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安静地说着,片中的主角马小军在屋脊上,忧伤地踱着步子,抽着烟,等待着他的梦想——心爱的女人,盼望着抚摸她洁白的臀部,和她一同跌倒在床上。 在接近三十… (阅读全文)

爱是一朵深渊色|我的前半生

宁溪是离异女子,与前夫识于大学,相恋5年,结婚20年,彼此互为初恋。她与多数贤惠的女子一样,操持家务,孝敬老人,扶持丈夫,疼爱孩子;她离婚的原因也与多数人一样,丈夫出轨;唯一不一样的是,当她意识到丈夫一边求和表忠不愿离婚,一边私下继续与情人私会,她果断选择离婚,不像有些人看在孩子份上委曲求全。柔弱女子为母则强,失去爱人、情感支柱都不足以溃败沉沦,她凭… (阅读全文)

林徽因写给沈从文的信:没有情感的生活简直是死

(林徽因与沈从文1931年6月在北平达园) 当沈从文遇上林徽因 伊北丨文 经由徐志摩走进“太太的客厅” 1929年6月,徐志摩从上海来北平。他看望了沈从文,又冒雨去西山探望生病的林徽因。就在这个夏天,以徐志摩为桥,沈从文和林徽因、梁思成夫妇相识了。他们的交往并不算深。因为仅仅三个月后,沈从文便又在徐志摩的推荐下,去了青岛大学任教。 在沈从文去青岛之前,在胡适家楼上… (阅读全文)

Hey,孤独,我要跟你签一个体面的协议

最近一次关于孤独感的体验,是一头北极熊给我的。 大连,圣亚海洋世界。极地区。 一头北极熊趴在观赏区内一动不动,游客们围着它拿出手机“咔咔”地拍照,手机自带的闪光灯突兀而刺眼,可能是周围孩子们的笑声太大,它微微转了转头。哦,原来是个活物。 这只熊的区域跟其他的北极熊分开,旁边的几头北极熊抱团成对。因为它的身体比正常的北极熊大了三倍左右,观赏区外厚厚的玻璃… (阅读全文)

保姆进了家门(回国笔记之二)

此次回国,感叹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保姆。   如今,六七十岁的老人往往要照顾八九十岁的老人。我的很多同龄人都是如此。解决方案中,曾想到能否送老人进养老院?   后来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尽管现在国内已有了各式各样的养老院,但住进养老院却是一本难念的经。养老院的设计标准、资金充裕程度及赢利情况,有关部门的监管力度、主办方及职工们的道德水准,都不一样。还有… (阅读全文)

蓝色记忆中的一点粉红

记忆,被岁月染上了蓝色, 我在蓝色的记忆里,找到了一瓣粉红,那是记忆中温暖的味道 我愿意 / 做一个怀旧的人 / 怀旧是开在我心底的花朵 蓝色的是想念 / 粉色的是想念中的芬芳 这芬芳 / 连着今天的你、我和他(她) 我喜欢 / 常常怀旧的人 我理解  / 为旧人留着鲜花隧道的你 我相信 / 对往日珍惜的人才会珍惜现在 我盼望 / 被思念诱惑的心 / 都能找到幸福的阶梯 我依恋 / 追… (阅读全文)

网名,蕴含着一个人内心的渴望

名字本来就是个符号,而且,我们的第一个名字,通常是不能自己选择的。 城市里的孩子取名,大多数文邹邹的,男孩的名字里带着俊朗之气,女孩的名字里藏着温婉之美。 名字还带着时代气息。解放初期的人,男孩很多人叫建国,文革期间的人,很多人叫红兵、卫东。女孩很多人叫爱华,文革时期好听的女孩名字不多,一般人只敢取燕子,红梅之类的。。。也有些字,很中性,男孩女孩都… (阅读全文)

过往云烟(中国篇)

开车的时候,经常会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过去的事情,和过去的人。 有些人只是虚幻网络中接触了,却从未相见。有些人,有过很多的记忆,却记不起对方的名字。有些人,算是知己,却从未有肢体的接触。有些人, 有肢体的接触, 却没有内心的交流。 有些人,终究只是过往云烟,只是生命的过客。有些人能在生命中陪伴你一段,却终究要离开。有些人能陪伴你十几年,却不知是否是自… (阅读全文)

一句美丽的谎言

春天 用带着森林气息的山泉 冲走了冬季积存的寒冰 整个世界 就欢呼着走进了夏季 花在整个春天 孕育着微笑 在夏季爽朗地开出了天真的模样 她们一点也不在乎 有一天秋天会让万物寂然凋零 寂寥的秋和凛冽的冬 仿佛一直用雨季提醒着花儿 春天和夏只是一句美丽的谎言 被淋湿的花 并不是从来没有过酸楚 可是她们还是为了希望 留下了一粒粒种子 因为春天和夏给予她们的爱 是一种阳光… (阅读全文)

小时候,很想有个亲哥哥

童年,没有亲兄弟姐妹,一直是件让我觉得很遗憾的事情。 我不是独生子女时代的独生子女,我的大多数同学家里都有三四个兄弟姐妹,这就让身为独生子女的孩子倍感孤独。 我有两三个发小,也是独生子女,因此我和她们成了非常亲密的朋友,几乎无话不谈无话不讲,彼此非常能理解对方。但,有些长大了以后,不在同一个学校读书,或者不在同一个班级上课,各自都渐渐有了其他朋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