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 页,共 462 共计 4,618 篇文章

摄影爱好者的漫漫器材发烧路 zt

色影无忌《漫漫器材发烧路》 原本题目是叫《漫漫摄影发烧路》,可想到几年来虽痴迷于摄影,但每天魂思梦绕的除了机身就是镜头,片子拍了不少,可是以砖墙和报纸居多(为了检验镜头的表现和机身的对焦/曝光精度)。在器材上的投入和所谓“作品”的产出极不成比例,所以一提到“摄影”二字就汗颜不止,干脆改到了现在这个题目。 这几年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过来,又看到周围无数的影友… (阅读全文)

babie:阳光海岸澳洲游

05年秋10月2日偶回到北京,正值国庆期间,短租房屋十分紧俏,几经周折才在小西天找到一处落脚。时日匆匆过,很快丹尼就到了北京,每日里带他吃吃喝喝会亲访友运动按摩。所到之处,包括之后广州成都各地朋友们慷慨解囊全部买单,丹尼吃得眉花眼笑开心不已。10月底的北京已经入冬,颇有寒意,偶们急于逃离寒冷天气,匆匆南下到了成都。其时成都也已经变冷,去到峨眉山时,山顶早… (阅读全文)

tian:Las Vegas 观感

最近报纸上尽是中国富人春节在赌城豪赌的消息。我也趁热闹贴一个我2002年在LAS VEGAS出差的感受,不过我可不是公费旅游,都是自费,所以连NIGHTSHOW也没看。 VEGAS不愧为赌城,随处可见赌的影子。一下飞机,欢迎你的是”饺子”机,打车时,的哥与谈论的是赌术,餐馆里偶尔也可见赌赢的赌徒挥手就给服务小姐百元美钞。这个城市除了赌,是否就没有其它了?这样可要闷死我这个不会… (阅读全文)

波斯王子:飞越天山立马昆仑(下)

再返回喀什的路上,尽管车子有点小毛病,不时停在对汉人来说极危险的地方,但有人总比没人好,哪怕是敌人,这就是我劫后余生的一点感触吧,在喀什住下,真是一身轻松,和著名导演***的夫人阿姨一起推杯换盏,我俨然成一个独闯昆仑的英雄青年,真是国之栋梁啊(我真忍不住频频崇拜自已啊),几顿酒喝下来,不得不对着镜子问一句: “贵姓啊?”还是姓冲。 疯狂采购完毕,便归心似… (阅读全文)

波斯王子:飞越天山立马昆仑(中)

列位看官,笔者行文至此忍不住插一句:“陈兄家洛只见空空香塚,可悲可叹!”他,他,他被乾隆骗了!香香公主者谓谁?香妃者也,香妃者谓谁?伊帕尔汗也。若有人再问“伊帕尔汗者谓谁”–香香公主也!(本公子为何在此闲闲叉开一笔,后文自有分晓),咱们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阿冲如何在香妃墓前追今抚古,慨叹不已(糟糕,说漏嘴了)。 还是先说说艾提尕尔清真寺吧,据说这… (阅读全文)

波斯王子:飞越天山立马昆仑(上)

“汉唐开边,功名万里,甚当时,健者也曾闲。”虽尚无“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之虑, 每念及此,亦是“窗外斜风细雨,一阵轻寒”–写在快乐边上 乌鲁木齐 一个人走在乌鲁木齐车来车往的街头,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恍惚,似乎轮回中的每一点印记都与这个城市无关,结缘正是这一生。想想几十分钟之前在舷窗中看到皑皑雪山共层云一色的心动,早已化作“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的长… (阅读全文)

心漪:让GPS引领我们走向……

周日,难得的晴朗天气,与朋友一家萌动了出游购物之计划。一车人浩浩荡荡,游情勃发,一如冬眠后的鼹鼠出洞。久违了的阳光、白茫茫空旷的田野、冰冻光洁的湖面,在我们眼前一一闪过,虽然冬日的痕迹依然浓重,但车内气氛却俨然如炙夏一般,热烈欢快,冲撞于每个人的脸上,弥散在车厢的四周。 随车前往的,还有一宝物——朋友花了400多大刀新购置的卫星导航系统GPS,当然不是… (阅读全文)

台北故宫博物院珐琅瓷器

珐琅彩瓷器本系宫中秘藏,过去很少为世人所见,现时只有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等少数几个单位比较集中收藏。著名的清代康雍干三朝珐 琅彩瓷器绝大多数都藏在台北故宫。闻名于世的古月轩瓷胎珐琅器,是世界上其它地方所罕见的,但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却拥有450件。 珐琅器,又称洋瓷。从清代蓝滨南在其《景德镇陶录》一书中对画珐琅器的描述可知,画珐琅器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