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 页,共 357 共计 3,570 篇文章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中文电影欣赏3]不朽的音乐, 永远的亲情—〈和你在一起〉

看完电影, 在回来的路上, 我的耳中始终回响着小提琴的乐声。几年前一个长辈的话涌上心头:古典乐是人类精神的最高境界。每每在我失意, 孤独的时候, 音乐总是陪伴着我。 给我力量, 给我信心, 点亮人生旅途上的路灯, 拂开精神灵魂上的浮尘。 音乐于我, 是魂魄。曾经, 在去远方求学的火车上, 看着站台上渐渐远去的双亲的身影, 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假如能够给人性的… (阅读全文)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中文电影欣赏2]独立制作的《哭泣的女人》

平静, 写实的风格, 细小, 琐碎的组织。 这部电影不张扬, 也不平庸。如果从电影欣赏的角度来说, 更象我在异国他乡在关注中国的一部当代生活记录片;如果从评价一部电影的的话, 我觉得《哭泣的女人》不能算是出色的,引人注目的艺术品,我倒更欣赏导演的创作态度和人文关怀。他的人也如他的电影, 低调, 平和。多伦多电影节进入第8天, 中文电影将在北美时间… (阅读全文)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中文电影欣赏1]失控的叙事———《任逍遥》

本届多伦多电影节大概有七, 八部中文电影。 《任逍遥》是其中之一。有了看过《小武》后的激动, 看过《站台》后的失望,对贾樟柯的第三部剧情长片倒抱着一种平静的心态。 但是《任逍遥》又一次令我失望了。 节奏的失控, 叙事的平庸, 演员的游离, 拙劣的背景设置都给人一种破碎而且凌乱的感觉。用电影语言来叙事, 表达导演自己的思想和视角。 好的影片的氛围和节奏能够轻… (阅读全文)

冷眼看世界

冷眼看世界 黄楝 词曲虚伪的祝福,徒劳的祈祷,无奈的信仰,甜蜜的圈套;热闹的古堡,冷清的战壕,在聚光灯下,是自鸣得意的跳蚤。谁在叹息,谁在哭泣,只因为宝剑已剩下剑鞘;谁在呐喊,谁在嚎叫,每个人是一座孤岛。*嘟----,嘟----,嘟----,嘟----反复*用你的歌声,把忧郁灌醉,莫让恨与悔,阻挡进与退;人生本来是,一场大聚会,站在台上的,是装腔作… (阅读全文)

[观影语]蓝宇蓝宇

最爱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却没有感动过。                 ——黄品源《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封闭了自己的心。爱过,痛过,笑过,伤过。看遍人情世故,笑过芸芸众生。开始怀疑,开始逃避。敞开心怀,以最纤弱,最敏感的神经去触摸那个字的时候,现实冷酷的长矛戳的它鲜血淋漓。问世间,情为何物?是蓝宇在分… (阅读全文)

[单人独幕剧]白云无尽

(这是一个普通的移民家庭租来的一室一厅。舞台上有一张饭桌, 一个电脑台, 有电脑, 电话, 书籍, CD等等。 左边虚拟的门是正门, 右边虚拟的门通卧室。 中间偏左虚拟的门是卫生间。 开始时, 女人在擦桌子。)第一部分[女人看了看手表]女人: 都几点了。 还没回来。 [似乎发现什么东西丢了, 四处找。 此处表演者可用夸张的手法表现女人的慌张和焦急][走到电脑桌边, 拨电… (阅读全文)

[观影语]两个少年一辆单车

从卡尔顿电影院出来的时候, 恍惚觉得是站在神州大地上的北京的路边台阶上, 而不是北美的多伦多。 在一个原隔万里的地方看故乡的故事, 有一种距离感, 然而,更多的是沉迷。 始终沉浸在影片的氛围里, 不想说话, 于是我决定走一走。 沿着多伦多最繁华的大街望北, 街上白的, 黑的, 黄的, 棕的;老年的, 中年的, 青年的, 少年的; 胖的, 瘦的, 高的, 矮的各色人等… (阅读全文)

[观影语]《站台》上站着一代人

假如我不是中国人, 也许我会对影片中强烈的中国民间气息感到新奇和好奇; 假如我不是生于70年代的中国人, 经历了影片中几乎每一个时期, 也许会对影片中的人的个性, 生活的场景有一种距离;甚至假如我不是在远离中国万里的多伦多看这部电影, 我也许真的会沉浸在影片的怀旧氛围中不能自拔。 是我先前的期望值拔的太高?为什么会失望呢?。 喜欢, 但是。。。。。。。。迷惑… (阅读全文)

[诗]断句

在一个晴朗的天涂鸦写满忧伤的墙壁长了眼睛可是因为雨季来临那一双纯洁没有任何东西遮蔽于是, 丝丝的缠绵飘落你说, 那是泪思念的泪只能翻起过去的日记只能裁开发黄的信封记忆凝固了而默契永恒不知道在什么样的夜晚为你读丰富的自我不知道在什么样的清晨为你画淡扫的娥眉到处弥漫你女性的醇香我不能成为诗人而只能做你永生的奴隶2002.06.01 10:00 (阅读全文)

[诗]网

天空的云压的低低的看不到在地下的车站反复考量是不是将你握在我的手心尽管脉络纵横阡陌交错可你能看出我的波澜   反复琢磨该不该把你雪藏在我温暖的心房一刻不息的搏动是对你的激励   也在思量你会不会用秀发织一张情网可这网哪里的飘忽与淡泊牵着你挂着我   一阵风穿过流成水燃成火结成冰化成烬我仍有你你仍有我  2002.06.05. 7:30pm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