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页,共 410 共计 4,100 篇文章

多肉植物吉祥鸟

多肉植物的造型很不容易,或者多肉植物的单株不象盆景那样适合于造型。因为,多肉植物没有适合造型的主干,也不能控制成片,总是疯长。   多肉“铭月”很好种,它的长势很强劲。只是在我的公寓中,因为恒温、不能变色,少了些情趣。去年,企望能将一盆越长越大的“铭月”培养成盆景,并不如愿,主干不粗、枝干不细。   由于家中地方小,“铭月”的几个枝干的叶片,长成了倒挂的形状… (阅读全文)

东西方文化的小差异:还价

出国这些年,我发现西人们并不能理解华人的还价精神! 在中国,我们买任何东西的时候,都习惯还个价。这个习惯的形成,与中国商品的定价方式有很大关系。 比如,去夜市买件衣服,顾客觉得贵了,想要转身离去,店家会悄悄将顾客拉回来,告诉顾客,这件衣服可以便宜买给他。 顾客们看商家一片诚意,又把价钱降了一点,马上动心了,买回去与朋友一说,吃惊的是,朋友可能告诉你这… (阅读全文)

被害华人女子被质疑

加拿大和美国最近几年发生多宗华人未婚女子被白人男子剥夺性命案,引起中国刑侦界高度重视。 华人女子被害案均有以下特点: 一、女子,三十岁以下,甚至不足二十岁,未婚。 二、凶犯均为白人中年男子。 三、华人女子来北美时间均未满一年,甚至不足半年。 四、华人女子均有中国男朋友。 五、华人女子与凶犯相互认识,或见过面,或在网上有过联系。 六、华人女子与凶犯的认识都… (阅读全文)

为何唯有杜康才能解曹操的那些忧愁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曹孟德乐极生悲时候的一句感叹,道出了中国酒文化的渊源。曹操时代,中国的酒文化已传承了二千多年,虽然还没有造出后世的烈酒,但总也够曹阿瞒品的,为什么在这位才华横溢的枭雄眼中,只有同样传奇的杜康酒才能消除他内心的忧愁呢? 这就要从杜康说起。因为杜康除了是位列仙班的传说人物之外,还是一位际遇传奇的君主。他就是夏王朝的中兴之主——少康,… (阅读全文)

一个电话 告别生者(回国笔记之一)

此次回国探望双双已届八十九高龄的父母。   特别是母亲去年夏天中风、半身瘫痪之后,居家养老面临很大的难题。居家养老及保姆这个题目,一言难尽,想放在下一篇谈。现在想说的是,今年初过世的三舅,生前曾用电话向我母亲作生死告别的事情。虽然算不上轰轰烈烈,但值得一提。   膀胱癌患者,一般存活期不长。三舅患上膀胱癌后,能够存活了十三年,是件了不起的事。当然是除了… (阅读全文)

“母病速归”成为历史

“7193 1032 1129 2869 3602……北京电报大楼营业厅停止营业了,作为一个老电报人 ,只有以此纪念了。”6月15日中午,一位老“电报人”在他自己的微博中这样写道。 他还花了9块5给自己发了封电报留念:“吾于1982年入职北京电报局,目睹35年变迁, 时代变革天翻地覆,无以言表,故以此纪念。” 6月16日起,北京电报大楼一层的营业厅正式关门,北京唯一一个电报业务窗口将搬迁 至西城区… (阅读全文)

影片点评《我不是潘金莲》

今天才在YouTube看了高清完整版的《我不是潘金莲》,感觉冯导这痒痒挠得没什么大意思。之所以能通过广电局的审核是因为从头到尾女主并不占理,牵扯的官员们也并未有错。 女主无非哑巴吃了黄连,那前夫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情商都够可以的。男的原本一个问题非整出俩来,女的给个套就往里钻。最后人死了,官司没得打了,觉着没劲,上吊。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是什么? 至于那些官员们… (阅读全文)

操碎心的修理工国王

这个可能是全世界最懵逼最奇葩的国王了吧,因为他在别国做着修理工,却通过skype管理着自己的王国! 他叫Céphas Bansah,爷爷是非洲霍霍埃地区的一个国王,但40年前,他离开了非洲,来到德国留学,最后他拿到了两本德国工匠证书。慢慢在德国安定下来,娶了个德国媳妇,生了孩子。在德国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 本来他日子过得也幸福和平静,平时就是这个修理工的画风无疑! 但是… (阅读全文)

水边的阿狄丽娜

一个炎热的夏夜,在厦门鼓浪屿的弯曲小巷中行走,不小心迷失了回去的路。焦虑之中,古榕树边一处正面对大海的老房子里突然飘来一阵熟悉的钢琴声,和着远处约约的海涛声,期盼着这一次的迷失真能成为一次邂逅相遇的机会,或许演奏这首克莱德曼的《水边的阿狄丽娜》那位女生,能看见我的彷徨,出来指点一下我回家乘船的路径。可惜现实不是希腊神话,除了超级的幻想和捉不到的音… (阅读全文)

诸葛亮哪五个馊主意 致刘备走下神坛

  刘备拿下了东川,春风得意,踌躇满志,功业升到了他平生的顶峰。第一次北伐就大获全胜,跟孙权的两次北伐一比,就知道刘备集团的强大。孙权斗曹操,损兵折将,吃亏的总是孙权,刘备打曹操,没费太大力气,损兵折将的却是曹操,折掉的夏侯渊是曹操肱股。这么一看,似乎刘备是老大了!的确,此时的刘备,文有诸葛亮、法正、马良,武有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魏延、刘…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