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6 页,共 424 共计 4,233 篇文章

在轮子上跑的白老鼠 (访后感一)

在北美洲一个大城市的边缘,依山傍水,一对中年夫妇和他们两个漂亮的女儿,居住在一幢极富有格调的豪宅里。坐在被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所烘托的客厅里,握一杯美酒在手,隔着一排宽阔的落地玻璃门,远望着在一片葱绿的大草坪后,从山坡上茂密的森林里泻出来的彤红的夕阳余辉,高大英俊,一口宏亮国语的男主人,在被我采访到他成功的感受时,幽默地把自己比喻为一个在轮子上跑的白老… (阅读全文)

若无龙舟岂有河

秦之“政绩”,有万里长城作证。至于说其是暴政之“赃证”,还是功绩之“丰碑”,自有史学家去论证。提到长城,与之有着相似象征意义的,便是隋炀帝时所修的南北大运河。与长城一样,大运河在建筑工程上堪称奇迹。只是,对于这劳民伤财的建筑,只有没经历亲自修建的后世人们,才会感叹其“奇”;而当时的老百姓,自是苦不堪言。唐代诗人皮日休有诗云: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 (阅读全文)

神定气闲绘丹青——著名华裔美术家朱军山先生访谈

旺旺:请您谈谈您的一些经历,好吗?朱军山:我从小喜欢绘画,应该说受我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我母亲刺绣非常好)。当时想学画画,但是没有条件。(旺旺:有没有老师教您?)没有。当时在农村,随便找个树枝就在地上画,以大地为纸,树枝当笔,就这样对画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老师和同学都公认我绘画很好,让我主持班级黑板报。小学有美术课,到了上中学,… (阅读全文)

读周作人>杂记

读周作人<<知堂回想录>>杂记 黄楝晚饭后,独坐灯下,翻开了周作人的<<知堂回想录>>。 正文之前的几张照片吸引了我。特别是下注”七十八岁在北京”的一张,使我不由得 多看了几眼,一则因为是”近照”,最是值得珍视;二是因为相中的知堂老人的胡子 似乎就是以前在电影里看见过的,据说叫作仁丹胡子的那一种,如果事先不知道, 还以为面前相中这人,名字大… (阅读全文)

从“土插队”到“洋插队”——著名华裔画家孙昌茵先生访谈

旺旺:请谈谈您的经历,好吗?孙昌茵:我1943年生于浙江省温州市。父亲毕业于黄浦军校桥梁建筑专业,在建筑艺术方面有一些成就。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受父亲的影响学习绘画,在上到初中的时候,我的绘画在老家已经很有名气了,就这样,我一边读书,一边从事绘画创作,直到1965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幸运的是,我还有机会在中学教美术。再到后来“四人帮”垮台,我被作为… (阅读全文)

挥洒丹青天行健——加拿大华裔书法家何家强先生访谈

旺旺:请您谈谈您的一些经历,好吗?何家强:我出生于香港,自幼随父学习书法及中国文学,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及多间美术学院,曾任香港无线电视台美术设计师,以及任教设计学院。1988年移居加拿大,进修于安省美术学院及多伦多大学现代艺术课程,后随林千石研习书法。现为艺术家及美术导师,在安省美术馆教授传统及现代书画,有时会在一些美术馆、画廊和学校作笔墨示范。为推… (阅读全文)

星星点灯,为新移民指路的热心人——环保专家汤友志博士访谈

旺旺:请跟我们谈谈您的经历,好吗?汤友志:我1976年底高中毕业,那年毛主席逝世,我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知识青年下乡去”,当时我们18个人插队,我是知青组长。这段经历现在看来非常难得,我不光亲身见证了那段历史,增长了见识,也锻炼了自己组织管理能力,培养了独立意识和吃苦耐劳的精神。1977年恢复高考,78年1月我考取广东矿冶学院(后来改名广东工学院、广东工业大学),… (阅读全文)

道良慧——老牛自知夕阳短 不用扬鞭自奋蹄

旺旺:我了解到您的一生充满传奇——出身名门,就读名校,被打为右派,蹲过监狱,出狱后担任要职,直至退休后移民加拿大,请跟我们谈谈您的传奇人生经历,好吗?道良慧:我30年生,今年74岁,一生中甜酸苦辣、大起大落过。我生在上海,长在香港,父亲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45年抗战胜利,任上海市银行行长,为国大代表,跟随宋子文,后去了台湾。解放前夕,家庭移居香港,兄弟们… (阅读全文)

缪宪纲——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旺旺:您是老华侨了,能跟我们读者谈谈您的经历吗?缪宪纲:我是1989年来到加拿大的。我太太84年就开始在多伦多大学进修电子显微镜仪器技术,到了89年,由于当时的中国和国际政治大背景,很突然我就面临着人生一个非常重大的选择:我必须放弃在国内正如日中天的事业,而移民加拿大。那个时候,真的很难下决心啊。我必须在事业和家庭之间选择。一方面,我的妻子和孩子都选择了… (阅读全文)

情人節的禮物

男人通常喜歡在最後一刻辦不得不辦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瀕于凋謝的花在情人節都能被高價搶購一空的的原因。 先生﹐你是否曾經站在珠寶店的櫥窗前﹐ 望著向你閃爍的鑽石﹐ 想買一顆給她﹐但貴的太棘手﹐小的又怕她看不起﹔你又是否聽 到她的嘮叨﹐心疼你買的那束玫瑰太貴﹐剛插入花瓶便掃興地被她拿去風干吊起﹔你會不會偶然聽見她跟女伴說你精心挑選的絲巾是多麼土氣。 今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