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2 共计 20 篇文章

膳食养生之微波炉烤红薯

加拿大的红薯很好,都像是小时候那种的“北京黄”品种(话说那时北京在人们尤其是小朋友的心里都是神圣之所在,什么好的都套在北京身上)。烤箱烤,时间长(近1个小时)不说,关键是红薯失水过多,我个人不那么喜欢。微波炉就好多了,时间在10分钟以内,而且不失水分。 材料 红薯:) 做法 把红薯用自来水浇一下,甩干。注意水要覆盖到红薯全部的表面。浇水的作用是平衡里外的受… (阅读全文)

加拿大皇家铸币发行”春天的庆典–苹果花”彩色纯银币

    2018年2月,皇家铸币发行“春天的庆典(Celebration of Spring)”系列彩色银币的第三枚–苹果花(Apple Blossoms)。     币图为一棵鲜花盛开的苹果树,这是在加拿大安大略省 Dundela 市发现的 The McIntosh 品种,现在是加拿大最普遍的栽培苹果。币图下方为绿叶映衬的精致花朵的放大视图,色彩鲜艳的苹果花为最温柔的微风增添了甜美的芬芳!似乎听到蜜蜂的嗡嗡声,大自然… (阅读全文)

西加勒比海邮轮-橘城(阿鲁巴)

摄影:步行者 文字:卉樱果 荷兰王国组成国和自治国之一阿鲁巴首府橘城 邮轮以19.1 Knots时速历时40多小时航行了1337.6公里 于一月二十号下午一时停靠橘城港口。 这个岛国非常非常小,总共193平方公里,上海崇明岛的16%,温哥华岛的0.6%。 首府橘城自然更小,我们拿着地图,按照邮轮发的橘城资料Things to See自由行。 码头上大幅壁画“One Happy Island”的幸福感一下岸就感觉… (阅读全文)

中秋的月亮

昨日中秋节,特意读了周作人的散文《中秋的月亮》,颇有感慨。 周作人“于赏月无甚趣味”,“因为对于自然还是畏过于爱”。首先他说京师有句谚语“男不拜月”,拜月只是妇孺之作。然后说月亮是种怪物,潮水、女人及精神病受其影响。残月更凄惨,异物(妖魔鬼怪)却喜之。最后他说月圆和善但总有一股冷气。基于这几个原因,周作人在中秋夜喜欢吃月饼多于赏月。 我觉得周作人是个大男… (阅读全文)

忆儿时

一 最开心的事,是捉蜻蜓。 一到暑假,每天都要背着书包去捉蜻蜓。先找一种像麦穗的草,大概一尺长,在底部掐断,再把像麦穗那头掐掉,得一草杆。然后在草地上找幼小蜻蜓,baby那种,它们大多在草地里。看到小蜻蜓后,等它停好了,轻手轻脚走到它旁边,慢慢蹲下。微微窝起右手手掌,靠近小蜻蜓,突然加速,朝它横扫过去,紧急握住拳头收口。一般八九不离十都能捉到。右手捉到… (阅读全文)

秋天

因为我是立秋后出生的,小时候老师问我们最喜欢哪个季节,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说是秋天。秋天是气爽的季节;秋天是金黄色的季节;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老家的夏天很长,大半年都是高温天气,闷热得浑身粘乎乎的,直到秋天来了,早晚才有点清爽的感觉。秋天,最喜欢看整片整片成熟的稻穗,黄灿灿的,让人满足,让人踏实。院子里的黄皮树和龙眼树挂满了果实,让人垂涎欲滴。谁不喜欢… (阅读全文)

再读《荷塘月色》

这几天天气极寒,又适逢两女儿放假,窝在屋里没出门。想起整个12月都没读散文了,挑了朱自清的散文集,第一篇就点开《荷塘月色》。 想必上中学时是要背诵这篇课文的。时隔三十几年再读起来仍琅琅上口,很熟悉的感觉。也许这正是朱自清散文的最大特色吧。 《荷塘月色》写于1927年,作者想逃避现实,无奈逃不了,借荷塘月色抒情。此刻,年过半百的我只对他那句“我爱热闹,也爱冷… (阅读全文)

大家庭和小家庭

昨晚看电视剧《恋爱先生》,靳东的老爸说“现在的孩子还有谁喜欢和父母住在一起的?”我小女儿立马举手回答道:“我。”我笑着说她“等你像姐姐这么大的时候就不喜欢了。” 我爸爸家有七个兄弟姐妹,妈妈家五个。我从小就比较特立独行,不喜欢串亲戚,最不喜欢所有亲戚集中到我家过年。想来我一直不擅于处理人际关系,看不了别人自私自利,勾心斗角,虚情假意。直到结婚生女,老公家… (阅读全文)

最幸福的事

一直以为最幸福的事就是老公一辈子只爱我一个,因为这是最难得的,太勉为其难了,比“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更甚。 众所周知,人类几百万年母系氏族是好色杂交的,出现婚姻制度也是近6000年的事,可至今也没能改变好色杂交这一人类生物学本性。远的不说,近百年来,只是文革期间全民运动压抑了人的本性。事实证明只要一松动,好色杂交的本性就暴露了,特别是在当今通讯交通如… (阅读全文)

母亲的希望

记得我刚拿到大学通知书没几天,母亲的同事对她说:“女儿考上大学了,有好日子过啦!”我妈妈顺口回答“还要等十年呐”。过了一阵,她笑着对我说:“我脱口说十年,现在想想如果你读到博士正好要十年啊。”哦,很明显,母亲希望我能读博。 大一暑假回家,一天我穿着一套白色的网球裙去我妈妈的办公室玩,她把一个年轻的男同事介绍给我认识。回家后还跟我说她同事是个大学生,他的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