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4 共计 3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专制

查韦斯身后的一笔账

有血有肉的乌戈·查韦斯看上去坚不可摧;他不高,但是仿佛他当年指挥过的一台坦克一样健壮。曾经,他看来拥有无穷的精力。曾经,他到处游历,不论是在委内瑞拉广大的国土内还是在海外。每个周日,他会主持现场电视节目长达12小时。他会在清晨用电话叫醒部长们,给予他们长篇大论。14年来,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事情都经过他的双手,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然而查韦斯先生对自己的健… (阅读全文)

温家的声明是写给谁看的

记忆当中,中共高层对于〝西方反华势力〞的〝抹黑〞行为采取这种非由官方而由私人作出回应的方式绝无仅有!笔者认为这不是写给内地的十三亿普通中国人,而是给内地不受屏蔽、身居高位的少数中国特权阶层看的,是一种警告。因为声明中说温的家人〝从事的经营活动,都是合法的〞并不能解释报道中的疑点,事实上,一直以来中共高层的家人无论私人生活、私人财产或是经营行为等都… (阅读全文)

敏感词——十八大

“改革开放”四个字,曾经多么激动人心地鼓舞着一代人不顾一切地奋斗,打破了制度的枷锁和思想的桎梏,开创了一个火红而充满希望的时代;三十年后,党刊《求是》依旧大言不惭地称“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这就不得不让人感到沮丧和愤怒。依靠改革所积攒下来弥足珍贵的时间早已被不思进取的后继者挥霍殆尽,如今改革和革命或许已经开始了一场… (阅读全文)

假如习近平、李克强和薄熙来来一场辩

假如中国引进这样的辩论,任何希望在未来成为领导人的中国官员们大概都会多花一些功夫去了解国情、思考政策,少花一些时间去逢迎拍马;他们的政治操守和个人生活也一定会更加检点。遗憾的是,在中国的执政精英们眼中,中国普通民众太过愚钝,无法进行“明智”的选择;有趣的是,在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眼中,只有二百人的“执政精英”-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们,也只不过是政治花瓶而已,… (阅读全文)

清朝末年,老百姓竞相成为八国联军的“带路党” (珍贵多图) (转帖)

【图1】1900年8月14日 八国联军攻打北京皇城,皇帝的子民们竞相扶逃命。当时的清兵和义和团兵不下20万,大清和八国联军比例约10:1。装备 上清兵一样不缺,而八国联军的重武器还不如守城的清兵多。然而清兵逃了个精光!留下了穿布衣长衫的百姓,也留下了这张真实的民众竞相扶梯相助八国联军的照片。 八国联军进攻天津时,守卫天津的直隶提督聂士成请求周边义和团支援,谁知义和… (阅读全文)

民间保钓之怪现象

好多年了,中国有所谓民间保钓现象,也就是一些民间人士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英雄气慨,把自己折腾到有争议的钓鱼岛上,再把日日压迫他们的天朝的几星旗插上去,以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钓鱼岛归属我天朝)之意。 吃饱了撑着! 我这样一句,马上有爱国卫道士会跳出来骂街,还会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傻话。 古人说的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不管天下是兴还是… (阅读全文)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张三一言)

革命≣暴力? 这是反革命惯用的恒等式。这个恒等式栽赃多于事实与道理。 革命看似死得人多,被反革命者用血流漂杵来恐吓人们;改良看以死得人少,所以可以站在道德高位上以人道、生命可贵的大条道理反革命。事实是未必如此。是统治者还是革命者偏爱和优选暴力? 专制极权革命者例如土共及其世界各共产政权的创建者们偏爱暴力和首选暴力使用暴力。中国的土共至今还没有一时一… (阅读全文)

赤脚律师陈光诚

陈光诚,最初最深的印象是他的手。在北京到临沂的129号公路牌下,凌晨三点。下了车, 一双温暖的手就握住了我。以后几天,这双手握着我的手走遍了村里。失明的他只能用双手接触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双手是他表达情感的渠道:与你五指交叉相握是 信任的信号,稍稍用力是在压抑内心的愤怒,轻拍你的手是会意,双手摸着对方的脸庞是在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手总是热的……   掏… (阅读全文)

德赛先生一百年

新文化运动时就被抬得高高的“德先生”与“赛先生”,现在“赛先生”早已落地生根遍地开花,“德先生”却依然犹如天边一朵云,这估计是百年前人们难以预料 到的吧。事实上,就个人来说,从这个讨论的一开始,我就感到无比的无奈与难过,在科学领域早已走向太空、开始研究超光速中微子的时候,人文社会科学领域 里,我们却还在不停地重复着辩论着人性本善还是本恶、民主是好还是坏之类… (阅读全文)

以权力斗争解读重庆事件过于浅薄

重庆事件是中国坚持改革路线30年后,下一步往哪个方向走的大问题。其实重庆从来就谈不上什么模式,无论唱红保持正统思想、还是打黑惩治恶性犯罪,还是惠民发展经济,各省一直在做。重庆之所以自我造势成一种‘模式’,只是把大陆中国近年的一些极左思潮,利用地方极权,违背多数干部的意志,搞一言堂,特别是滥用党权行政权干预司法权,极端化地付诸实施、通过‘唱红’表达出来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