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1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中医

中医何去何从(之五)

我觉得:使用证据的筛子来过滤浩繁的中国传统疗法–区分安慰剂与非安慰剂、辨别出有效成分、搞清楚副作用–的愿景像是一个巨大的民族工程。这个工程有可能使中国扬名于科学界,且造福全人类。但是使用严格的循证方法最终会消灭独立的中医的概念;这对于已经制度化了的中医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张功耀教授在给我的信中无奈地说,”在中医科学化的研究人员中,多数人一直拒绝在实验…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四)

和香港、英国政府相较,不出所料且可耻的是:中国大陆政府对于中医治疗的风险或毒性极少发出警报。仅以过去四年的几个例子:安神补脑片,用来治疗失眠,里面水银含量是大陆法定标准的55倍。正天丸,治疗头痛的常用药,内含大量附子,可能会导致致命的心悸和肾衰竭。据中国政府批准的行会–世界中医药协会联合会说,中国中医药产品超过60%以上不让出口。根据英国和美国的研究,…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三)

尽管经济增长规模巨大,中国依然是一个极为不稳定的国家,特别是当它考虑到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时。对中医的信仰是一个安慰性质的民族神话:西方人也 许发明了现代医学,但是我们中国有同样好的东西!这样一种自豪感混合进了中国人纯粹的民族主义情绪中。有两次,有人对我说:“西方人不相信中医的原因是: 中医只对中国人有效。” 在一个从饺子、婴儿奶粉到河水在内的任何东西都…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二)

虽然如此,中医的理念充斥于普通中国人关于健康的看法中。某些人强烈捍卫着中医。即便你是中国文化的圈内人,反对中医也会让你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在社交媒介网站豆瓣网的”anti-TCM中医皆祸害”小组,网民贴帖子分享大家庭内部的激烈纷争。坚定反对中医的吴梦(25岁)说:”我非常喜欢(广受欢迎的科学十字军战士)方舟子的书。任何会思考的人都能看出中医不过是垃圾,一点也不…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一)

在中国重庆,25岁的张明绢(音译)到医院里做完中药注射不过几分钟,就开始出现呼吸困难。她本来只是有点发烧,但是想要用有吸引力的中药与见效更快的注射结合的技术。现在,她感觉自己快死了。她昏倒了。张明绢醒来的时候,在医院的急诊室里。医生告诉她:注射进她体内的那一针里,混合了草药和没有标签的抗生素。她对此起了过敏反应,被急救回来。后来,医生建议她最好坚持… (阅读全文)

小议柴胡桂枝汤治过敏性鼻炎

象柴胡桂枝汤经常也运用在一些过敏性皮炎、牛皮癣、花粉过敏、风疹上,从古今医案来看,都有良好的效果。 但并非是过敏症就可以用柴胡桂枝汤。有时麻黄汤、麻杏石甘汤甚至是桂枝汤,也有治愈过敏症的。而这些成功的案例,主要的原因其实就是一条:“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证治之。” (阅读全文)

华人女性轻微抑郁有良方

  华人移民女性,其实包括很多男华人移民,都会有手脚冰凉,四肢不温的现象。而这现象多数属于“阳郁于内”。       想想,能移民过来的,谁在不国内是个人五人六的角色?不敢说个个都能横着走,最少也是个吃香喝辣的主。在国内无论是学历也好、工作能力也好,都是响当当,硬梆梆。登陆后,才发现原来很是自信的语言,原来跟鬼佬们交流起来还是很困难的。原来在国内的学历,在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