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4 共计 31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啸月

啸月手记: 人生的旅程

恬淡的昆明我的家 放下手头的繁琐事情,啸月又能在两年以后,回到家乡,看望父母亲人。当然,所见所闻会有所感触。 啸月出国前的家乡不是一个大城市,高房子不多,早年的青石板路和叫卖吆喝的小贩在十年前已经被装修一新的时髦商铺和店门口拍手招呼客人的年轻姑娘小伙们所代替。城市在缓慢地发展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富裕模范,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影响到这个躲在山坝子里的… (阅读全文)

啸月手记: 如何做不被出局的玩家

迪拜出局了,就像一年前贝尔斯登,雷曼兄弟一样。 迪拜离我们10个小时的飞机,看来似乎被感染上的几率比较小,但是另外一个本地的玩家也出局了,时间是本周一。 Abode Mortgage,作为2007年新进入市场的次贷玩家,在金融危机之后苦苦支撑了一年,终于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留下了身后没有交付的贷款,没有发放的年终奖金,和没有发放的销售人员的佣金。 Abode在市场上总共也许只… (阅读全文)

啸月手记: 地产经纪的佣金伤害了谁?

地产经纪的佣金,从第一天就受到无数诟病,有嫉妒收费比例太高的,有倡议团购来拿折扣的,有愿意自己私人买卖的,有宁愿花半年再加2000块钱自己考一个牌照只是为了给自己换个房子的……这一切一切都是和那2.5%的佣金对付上了。 啸月身边很多地产界的好朋友,对于最近炒得沸沸扬扬的地产局正在商讨放弃MLS的独占权,而把这些信息公开,以方便非地产经纪来查询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阅读全文)

啸月手记: 能忽悠的市场

最近医院门口人山人海的排队,为的都是防止自己得上甲流。甲流这玩意儿,实在是没有一个定论,究竟有多大的危险性,光看着媒体上面老说的这里死了一个,那里死了一个,心里就慌,还是让自己胳膊上挨一针放心。 于是,全世界都在搞这一针,催生了一个极大的投资题材:甲流概念股。概念什么呢?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生产甲流这一针的制药企业了。 啸月赞同制药企业能够在这一场危… (阅读全文)

啸月: 房子的逃顶派和抄底派

房价天天涨,买了房的人乐开怀,没买房的人干着急。于是就有了两个派别:看涨派和看跌派。 啸月的朋友也分成了两派,而且两派的对手交上了锋,那就不得了了,非要争出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 看跌派说了,房价高了,自然就要看跌,毕竟涨了一年了,而且创了新高,这火爆市场总有降温的一天吧。看涨派说了,房价在一路上涨,谁认为房价会跌的,就要重蹈03年至今的覆辙,天天等着… (阅读全文)

啸月手记: 七年之痒

明年,居然就是啸月来加拿大第七年了,这眼看着就要过新年,在脑袋里一闪而过这个词: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最大/最伤人的莫过于从前的爱人、一路的伴侣,在这个关口会有那么一堆一堆的看不出来的内伤。蓬头垢面的家庭主妇;松松垮垮的男人;大呼小叫的孩子;还有无尽的油盐酱醋,鸡毛蒜皮。当然,少不了好朋友的新家;国内好姐妹的新车;家里姐夫新添置的豪华浴室;楼上小林… (阅读全文)

啸月:祖国我爱你

祖国60年周岁了,啸月和所有朋友一样,在大洋彼岸深深地祝福我们的祖国母亲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回顾过去的六十年,我们身边发生太多的事情,好好坏坏,悲欢离合,一路走来,有辛酸,有欢笑,沉甸甸的一个礼包,放在电视前,和全国人民一起分享。    在1949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振臂一呼,打开了新的篇章。在百废待兴的局面下,内忧外患,在强有力的军力保证下,… (阅读全文)

啸月手记: 抓不住的飞来横财

破产的人其实也能发一笔,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然而啸月最近却真的遇到了这档子事。事情起源于一位常年酗酒的青年,在不知谁人鼓动之下,于2006年在Regina买了一个遗产房。   这位酗酒青年由于生活无计划,所以干一天吃一天,没有存款。银行里刷信用卡还不按时还钱,所以信用也出了问题。房屋贷款的时候,就出了麻烦。没有首付,没有良好的信用记录,工作也不稳定,银行一定不… (阅读全文)

啸月: 市场亢奋,小心过火

6月的地产数据出来了,超过一万户的成交量和超过四十万的平均价格从数据上宣告了市场的沸腾。什么经济危机,什么衰退,在多伦多的地产市场,完全没有成立。 实际上,在今年的年初可以算是临时的“危机”吧。房价一蹶不振,房屋无人问津,房主就算使劲各种手段,包括降价,做Home Staging,都不能吸引足够多的买家来谈出一个好价钱。那个时候是真正的“买家市场”,所有真的想买房… (阅读全文)

抢offer 何时才是个头?

啸月最近听说了太多愤愤之词,皆是关于抢offer不成的抱怨。对于抢offer一说,啸月也不赞同,只是苦了赶在9月份开学前买房子给孩子安顿下来的父母们。 回顾今年的房价,在年初二三月份见底之后,便出现一浪高过一浪的抢offer热潮,把一些地区的房子价格逐渐推高。当然,涨价的同时也有卖房者的笑逐颜开,然而很多想买房的人们却一直看不明白,这好好的经济危机,怎么反倒让自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