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2 共计 1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夕子-谈谈时事

文革风席卷而来,为何要抵制圣诞节?

十多年前,就在报纸上看到过呼吁抵制圣诞节和所谓文化侵略的文章。只是到了这两年,这样的杂音似乎越来越大,并且不再是止于纸面上的呼吁,而是已经侵入了我们的现实生活。 我看到一个视频,不知道是哪个城市,有人推倒了城市街头的圣诞树;我还看到另一个视频,同样不知道是哪个城市,一群老人上街游行,喊着抵制圣诞节的口号。 更让人不安的是这样一张图,是某个小学二年级… (阅读全文)

文革风席卷而来,为何要抵制圣诞节?

十多年前,就在报纸上看到过呼吁抵制圣诞节和所谓文化侵略的文章。只是到了这两年,这样的杂音似乎越来越大,并且不再是止于纸面上的呼吁,而是已经侵入了我们的现实生活。 我看到一个视频,不知道是哪个城市,有人推倒了城市街头的圣诞树;我还看到另一个视频,同样不知道是哪个城市,一群老人上街游行,喊着抵制圣诞节的口号。 更让人不安的是这样一张图,是某个小学二年级… (阅读全文)

夕子: 不做记者很多年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夏天。 那么多不幸的事情,身边的、身外的,重重叠叠压过来,让人心情沉重。把这种气氛推到顶点的就是这次动车事故事件。翻开各大中西媒体的报纸和网站,头条文章几乎都是在讨论或者说是在控诉。在五星级酒店吃饭喝酒,民众在大雨中哭泣;强制性的掩埋车体,刨碎车厢;在公布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两次后都有幸存者被发现;日本四大官方媒体的头条关注,被铁道部的… (阅读全文)

夕子: 你不是中国人是什么?

一日夕子与友人相约喝早茶,因为许久不见的亲密老友,大家从早茶桌上把杯言欢一直到出了酒楼的门还是意犹未尽。大家分头拿车准备离开,因为友人即将远游,将猫咪寄养在夕子家,于是到夕子的车前交待一些注意事项。这时候,一位妆扮较为隆重的华人老阿姨开着一辆红色的小车停在夕子的车前,等待。我们对她礼貌地摆摆手,表明先不离开,但是老阿姨显然不以为然,依然在原地苦等… (阅读全文)

夕子: 老外公司也有猫腻

  夕子的朋友圈子比较广泛,深入各行各业;三不五时大家便在一起聚会品酒。其中有位密友在Downtown的金融圈子里工作,算一算也有8年了,可谓经历丰富。密友在工作中常常能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聚会的时候会讲给大家听;很是有趣。最近的一次品酒小聚上,大家对国内的贪污腐败风气进行痛批,密友却笑而不言,仔细询问,他摇摇头,这算什么,我来给你们讲一档子蹊跷的事儿;… (阅读全文)

夕子: 我爱你,60岁生日快乐

我的父母亲与共和国同龄,十一过后的两个月就是老妈的六十大寿,基本上还算赶上个这个举国同庆的大日子。 老妈和老爸一辈子为了工作兢兢业业,以至于俩人到了退休的阶段,都是一身病外加连续很多年的各种先进称号和劳动模范。看看他们的一辈子,从文化大革命、最好年龄就下乡的知青阶段、到改革开放、之后的各种各样的革新制度的变迁……我想祖国的六十岁华诞,也是他们一路走来… (阅读全文)

活活烧死的25个灵魂给我们沉重一课

    6月5日8时许,成都市北三环川陕立交桥处发生一公交车燃烧事故。至当天下午,官方公布的数据是25人死亡、76人受伤,其中成都陆军总医院收治的伤者中就有重伤员27名、特重伤员16名。从数字上看,未收治和未受伤的乘客不计算在内,受害者就已达111人。无论如何计算,这辆公交车的超载都是一个事实。各地交管部门治理超载的新闻在媒体上时有可见,但多数均指向货车和私营中巴… (阅读全文)

夕子: 我们没有闭上眼睛

二十年。 刚刚过去的五月初,香港中学的历史会考有一道选择题:当时中国实行价格闯关,出现抢购风潮和官倒现象,是哪些年;当时总书记是谁?这个考题一共只有两分,但是,这是六四事件发生二十年来,香港中学历史会考首次出现有关六四事件的考题。 对那个年代有所回忆,有所印象的人都会脱口而出的答案,但是搁在这个80后90后当道的年代,这些考题失分率相当的高,基本上95%的… (阅读全文)

夕子: 输要输得姿势好看(时政篇)

 龙虾有两吃,同题有两写。同样一个题目,我写了两种风格不同的文章,不知道哪个更合你的口味呢?-夕子   再厉害的英雄,再牛的高手也都有失手的时候,虽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可是作为输得一方,要不卑不亢,大大方方,不要输掉自己的气势和尊严。在输敌之后的表现,甚至可以比赢了比赛更加重要。   2008年8月15日,男子重剑团体半决赛在我国击剑馆举行,中国对战波兰,最… (阅读全文)

夕子:曾经面对,未敢忘记

 我是一个在距离北京很远的海滨小城长大的孩子,八九年的时候,我十岁。那一年,隔壁的大哥哥一日来到我家,义愤填膺地说,我要去北京!我仰着脸看着大哥哥,有点不解,为什么平日一向沉默内向的大哥哥变得那么激动,面孔涨得通红。 大哥哥去了北京,陆续从来串门的他妈妈口中得知,他到了天安门广场、在绝食,之后的一个月断了联系。直到有一天看到他妈妈手臂别着黑纱,才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