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3 共计 22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女孩

我们的北京- 夕子和东乐

  2000年,在夕子还是大眼的时代,(大眼是我从前的花名)。我认识了东乐。 2001年,我和东乐分开,我去上海寻找新的梦想,东乐留在北京继续她的梦。 2005年,我离开上海,飘洋过海到多伦多,重新上路。东乐告别北京,来到上海工作。 2007年,东乐远赴德国,重新上路。 2013年,我在多伦多第八年,东乐在德国第六年。分别12年,我们再度相聚。 东乐比我大28天,虽然分开… (阅读全文)

夕子: 永远的少女情怀

我有一篇文章叫《天山童姥》,讲得就是我朋友圈子里面的一些不老的朋友;他们好似吃了防腐剂,用现在流行的语言形容得很恰如其分“逆生长”;不仅不会随着年岁的增长而变老丑身材走形;反而越老越精神、饱满、犹如花朵一样盛放。 十几年前在上海工作的时候,认识一位姐姐。当时她是36岁,对于当年二十岁的我来说,30岁都让人觉得是个大限,更别说36岁。我们因为工作的原因在一家… (阅读全文)

夕子: 拇指公主

记得小时候很喜欢看童话故事,最不喜欢的一个人物就是豌豆公主。睡在二十层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上,居然被最下面的一粒豌豆硌得整晚无法入眠浑身青紫。我一直无法理解这个故事的精髓,也完全不能苟同,这样才是真正的公主的标准。 在我心目中,真正的公主应该是拇指姑娘。穿着窗帘做得粗布衣服,住过芬芳柔软的花瓣摇篮又被癞蛤蟆抢掠到池塘中;委身于鼹鼠洞,救过一只濒死的… (阅读全文)

夕子: 活在马背上的女孩

21岁的大学毕业旅行,那一年,天特别蓝 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属马的,就像我一直以来都以为我是B型血;很可惜,这两样嘢,都不属于我。 从小时候起就特别喜欢马,尤其是黄沙滚滚万马奔腾的辉煌场面;或者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下静静伫立的宁谧马群;记得曾经站在徐悲鸿的骏马图前,久久凝望,泪湿衣襟。 好像我小时候那会儿,人们并没有那么爱护马这种动物;那些拉着马车进… (阅读全文)

夕子: 多伦多约会地图之和姐妹们约会

在这个世界上,比恋人还死心塌地的就是你的好朋友。 女孩子之间的情谊有时候男人是看不懂的,互相斗嘴吵架,天翻地覆;下一分钟就手挽手去逛街吃东西亲热得不得了。有的时候和那个他约会也许会随意一些,但是,姐妹们的约会却一定要精心修饰、打扮得漂漂亮亮。你新涂的手指甲颜色、新换的口红、新买的太阳眼镜甚至是瘦了2磅;眼尖的姐妹们一定是第一个发现的并热烈赞美地。 今… (阅读全文)

夕子: 百无禁忌

我從來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多大,在這個年紀,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我身邊的朋友也是如此,大家一起成長,年復一年;還是著一樣風格的衫,收集自己喜歡的畫書玩偶,跟著音樂蹦躂,聚餐的時候大笑,拍照的時候做鬼臉,開彼此的玩笑,無論年齡差距多少,我們百無禁忌。 這個世界已經給了我們太多的條條框框、規規矩矩;如果人人都按照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的活著,估計不到… (阅读全文)

夕子: 淑女范儿

上周我在Bayview Village 和一个标准淑女饮下午茶,因为不太熟悉地形迟到,找到那家意大利餐馆的时候,她已经静静地坐在餐厅外面长廊的小餐桌旁了。发梢带着一点微卷,淡淡的妆容,随意一条几何图案的丝巾松松搭在胸前,棕色的牛皮长靴,质地考究的暗红色毛呢短大衣;白皙的手指轻轻握着白瓷镶墨蓝色金边的咖啡杯,说话声音轻轻柔柔,举止优雅动人,让人如沐春风。 野丫头不禁… (阅读全文)

夕子: 野草人生

很多人问我为啥给自己取个名字叫野丫头,小佐听到撇撇嘴,你这个人,从头到脚,就是这个名字;难不成要叫你茜茜公主不成。 嘿嘿,这就是我的朋友,我跟我喜欢的朋友多半有点雷同之处,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种直来直去、不矫揉造作的明朗性格最对我胃口。看我的朋友圈子,年纪身材容貌其实都没有平均值,嗜好兴趣也未必通通一样,但是最大的共通点,就是都有野草的性… (阅读全文)

夕子: 鱼仙

野丫头是个对一切超自然力量非常着迷的人。和一众痞女不同,什么《LOST》、《Gossip Girl》、《Criminal Minds》、《Desperate Housewives》都不入法眼;她最喜欢的电视剧是《Supernatural》,这个自05年在温哥华拍摄了几年的大部头美剧,占据了野丫头每个周五夜晚的黄金时间。这一点,也让小佐非常不屑;大好光阴,帅哥美酒当前的Friday Night,居然窝在沙发里看什么鬼鬼神神的… (阅读全文)

夕子: 嗨 Ingrid!

公司颁奖典礼,我拿到了心底期待已久的公司最高业绩奖——Chairman Award,主席大奖;在两年期间里,买、卖、租、楼花一共做了85个Deal,每一个和我合作的客人,基本上都成了我的朋友。 我想起十年前的自己,刚从学校毕业,懵懵懂懂又干劲十足,心里想着总是,我不怕苦不怕累,只要能学到东西。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瘦弱的。现实与理想的差距让人变得沮丧,也磨光了棱角,只在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