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29 共计 28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小说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三)吃醋2.1

进到镇里,公路左侧是镇政府所在地,紧接着是镇上的公共汽车站,公路右侧一个建筑就是盘山镇中学,田甜目前就是在这个学校上学,田颖也是在这个中学毕业的,只不过她上学的时候,学校还是一溜儿的平房,现在的大楼是这几年才建成的。 在姐妹俩的指挥下,秦怀远右转来到学校门前,因为是周末,人车都不多,停好车,三个人就向正对着学校大门的一个巷子里走去。 小巷是一条商业… (阅读全文)

莱姆病(二)

二、郁金香节的回忆 他们路过了一个叫DOWS LAKE的地方,正是郁金香节,游人如织,朵朵郁金香争奇斗艳。 “要不,我们下来走一走、散散心,趁着天还没黑?”陈医生建议道。 “好的。”CATHY也正有此意。 湖面上几对男女在泛舟、湖边不少人在散步、情侣偎依地坐在椅子上窃窃私语。 “好象新闻里说,今年的郁金香增加了不少新品种呢?你看,这个蓝色的,以前没见过。”陈医生指着一朵花… (阅读全文)

游走于情与色的边缘(二)

二、午夜狂奔 当若兰在接到这个出访的活时已经是半夜11点,今晚因为有球赛,生意极差。这也可以理解,男人们都会去酒吧看球赛下赌注,赢了的请客,输了的买醉,谁还需要女孩子的服务?这是今晚接到的第一个活。若兰接电话时感觉那个客人的谈吐不俗,不像是坏人。在和SUNNY商量后,她们还是决定冒这个险去试试。 当SUNNY打车到达客人的住所时,里面黑不隆冬,伸手不见五指。SU… (阅读全文)

忽妹和A君

忽妹知道自己和A君认识是因为工作关系,但为什么他们后来成为铁打的哥们,不管啥事,私的,公的最终都会绕到一块去,她想不清楚。根据A君的版本,就是忽妹有次在他面前喝得酩酊大醉,仪态尽失,忽妹为了继续维护对外的光辉美丽形象,开始对他取意奉承,百般巴结,专套近乎,所以省略号,感叹号,问号,什么标点符号他们都用过,但唯独没有句号。 忽妹听得勃然大怒:这一生,奴… (阅读全文)

莱姆病(一)

 一、陈医生的思考 “已经连续做了两个疗程,症状有没有减轻些?”陈医生一边写病历,一边温和地问。 “好象有,又好象没有,我自己也不能确定。”病人SUSAN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着。 “要不我们再多试一个疗程?中医的疗效会慢一些。”陈医生沉思了一下。 SUSNA是一名美术老师,即使是身患疾病,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穿着、端庄的言行举止。 “好的。谢谢您。”SUSAN优雅地站了过来,拿起… (阅读全文)

游走于情与色的边缘(一)

一、SUNNY失联 “滴答,滴答”,每一秒都象是敲打在若兰的心里,增加了她多一份的不安。和SUNNY已经失联2个小时了,她到底怎么了?急死人了。犹忆起听到她的最后的声音及那个骇人的惊叫:“好,我进去看看,遇到危险马上撤。啊……”。若兰再继续打她电话,就无论如何都打不通了。 直到现在,若兰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悔恨终身的事。“唉,都怪我,如果当时不坚持叫她进去就好了… (阅读全文)

总有回忆不期而至(二)融入3.2

黎月听了,不由得心中暗笑,没想到这个野地里乱放尿的臭小子居然还整得挺文艺的。其实秦怀远的品评虽说是不伦不类,却正是道出了关键所在。原来黎长水的叶子都是在每天正午之前,露水完全干了以后采摘的,最主要的是他采摘的都是树上朝向南方的嫩叶,甚至连炒制用的柴火也是用的朝南的干枝条,所以才有了秦怀远所说的“和煦的阳光”的感觉。 听了此话,黎村长不由得大喜,没想到…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9)试探

看到张丽来真的,唐明偷偷踢了张丽一下。张丽棋锋立刻放缓。麦克抬头看看张丽:“不对吧?你是有意让棋。没问题,我欢喜来真的。” 张丽钦佩的说:“您好厉害!瞒不过你的眼睛,那我不客气了。” 唐明为张丽揑了把汗。很快,麦克就败下阵来。麦克反而没生气,说要拜张丽为师,有机会再同张丽切磋。 麦克开始询问大家的情况,听到张丽是在莫斯科学音乐,突然表情略显兴奋,但马上就…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8)攻擂

听刘伟说有人或许能帮张丽去比利时,大家都很兴奋,忙问是谁。刘伟不紧不慢的说:“还能是谁,麦克呀!他是比利时人。不过麦克人很古怪,对人看上去很热情,可是眼睛后总像藏着什么。他喜欢下围棋,在车厢里摆擂台,没人能赢。你们可以过去联络一下感情,麦克对唐老弟印象很好。” 唐明高兴的说:“我去会会麦克,围棋咱中学时学过,不是吹牛,打遍全校无敌手。” 张丽笑了:“吹不… (阅读全文)

小说 未消失的吻(47)释负

唐明看着张丽心意已决,还是反问张丽:“你是个大学老师,又是官派留学,你不回国不觉得有负国家的培养吗?” 张丽一撇嘴:“别假模假式的,你不是也逃之夭夭吗!” 唐明说:“我可不是逃之夭夭, 而是避祸天涯。只要有机会我还是要返回祖国的。” 张丽接着说:“恐怕这只是你的一相情愿, 国家是不会宽恕一个逃犯的。” 唐明听后有些沮丧,喃喃自语:“那我该怎么办?” 张丽轻拍了一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