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页,共 29 共计 29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小说

窝(十二)

我非常理解老妈的心情,她不仅仅想念她原来的生活内容,想念她的麻将桌,眷恋她一起锻炼的伙伴,更离不开她亲手建立起来的家,离不开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儿孙,尽管钱不多,房子不大,可她熟悉家里的一盆一碗、一针一线,想要找什么东西,闭着眼睛都能摸着的方便,更有她的惦记和习惯。 自从离开自己的家,她就没断了惦记。老妈来多伦多后,弟弟就退了原来租的房子搬了回来,老妈… (阅读全文)

原创小说:未消失的吻(七)抓贼

蒙古的首都到了,旅客终于可以下车走走看看。火车站台冷冷清清,车站不大显得简陋,远处有几座黄色的矮楼,提醒人们这里有一些人居住或者办公。车站上三个蒙古大妈在卖小萝卜,她们都胖胖的,头上包着带碎花的黑色头巾,穿着蓝色而宽大的衣裙,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并不吆喝,显示着这个首都火车站还有些人气。 唐明第一次看到那么小的萝卜,心想:就是这个品种呢?还是气候关… (阅读全文)

未消失的吻 (三)

为什么要下火车?唐明警觉地向窗外仔细观察,昏暗的灯光拖着一些忽隐忽现的阴影,是人影还是树影?看到外面异常的寂静,唐明有些不安。忽然,一只手拍在他的肩上,唐明倏然一下抓住那只手腕。“哎哟!疼死我了!”唐明听出是张丽的叫声,急忙松手。“对不起,弄疼你了?” “你下手怎么这么狠,真讨厌!”张丽撅着嘴。唐明满脸堆笑:“我该死,任你打。”张丽举手刚要打他,又收手:“… (阅读全文)

天命 (二十) 就是想要看看

“是你的想象,你的梦境。是你的上辈子,上上辈子。是遗留在魂魄里的片段。是另外一个空间,穿梭在我们所处的世界。。”崔先生没有看她,只是端着左依的右手看了又看。 嘴里喃喃地像是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左依感觉一股暖流从崔先生的手掌慢慢散入自己的手心,又顺着手臂流动到胸口。 “是经过太多残暴、恐惧、仇恨、悲怨之后时空被撕裂,到了另一个地方。只得顺着这些裂痕游荡… (阅读全文)

天命 (二十) 就是想要看看

“是你的想象,你的梦境。是你的上辈子,上上辈子。是遗留在魂魄里的片段。是另外一个空间,穿梭在我们所处的世界。。”崔先生没有看她,只是端着左依的右手看了又看。 嘴里喃喃地像是回答,更像是自言自语。左依感觉一股暖流从崔先生的手掌慢慢散入自己的手心,又顺着手臂流动到胸口。 “是经过太多残暴、恐惧、仇恨、悲怨之后时空被撕裂,到了另一个地方。只得顺着这些裂痕游荡…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 青葱岁月之当年校园聊斋

笔者年轻时曾在中国北方一所名牌大学就读,时值八十年代末,各种思潮学说在大学泛滥,人们对新鲜事物愈发宽容,对一些有悖传统的思想开始关注,甚至对一些动辄被冠以迷信的谜团怪事也有不同以往的认识。在这一背景下,我迈过高考门槛,走进大学校园。 那时我们住集体宿舍,不但不交学费住宿费,每月还领一笔副食补贴,更不必考虑毕业后就业压力,反正国家包分配,天天无忧无虑… (阅读全文)

秋菊打官司之三

我也不知道该咋办啊? 提交不了动议案,法律程序就走不下去。   咦,居然换了一个工作人员,原来是午餐时间。那就再试一吧。又排队递表。还是一样的态度。唉。。。   转头咨询隔壁的律师,律师说:你再试一下。他也管不了小额法庭的工作人员。法律上应该可以递表。动议受理不受理,不是工作人员说了算的,是由法官判定的。   好吧。再试。估计前台也被我纠缠烦了。交钱吧,我… (阅读全文)

秋菊打官司之二

撤诉?先把钱寄过来吧。又过了几周,终于又有二份欠款到账了。一份是银行转账,一份是支票。(这份支票也很重要啊!!!)从六人欠款一万二变成了三人欠款九千。   咦,咋又没有动静了呢?2014年九月,在上诉开始后约四五个月后,又收到一份法院来信:被告在起诉后二十天内没应诉,原告也没任何动议,按照法律程序,此案将在起诉之日起,一百三十五天内自动作废。   What?那… (阅读全文)

入画桃花源

从此每隔一阵子我会去陈奶奶公寓喝茶赏画,直到好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才猛然发现惊叫出声,“画里的这个老太太‧‧‧她上次不是在这里的!我记得她原本是‧‧‧是站在这溪边和洗衣的女人谈天‧‧‧不是吗?” 难道我竟会完全记错了?我惊疑地看向陈奶奶。 她纹风不动坐在椅上微笑,数刻才道:“是的,妳总算注意到了,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更换位置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