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页,共 29 共计 29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小说

入画桃花源

从此每隔一阵子我会去陈奶奶公寓喝茶赏画,直到好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才猛然发现惊叫出声,“画里的这个老太太‧‧‧她上次不是在这里的!我记得她原本是‧‧‧是站在这溪边和洗衣的女人谈天‧‧‧不是吗?” 难道我竟会完全记错了?我惊疑地看向陈奶奶。 她纹风不动坐在椅上微笑,数刻才道:“是的,妳总算注意到了,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更换位置的。” ———————————-… (阅读全文)

本以为不会伤感

本以为自己不会伤感。   在公司这么多年,经历过多少个大大小小的项目。一个个开始,又逐渐结束。项目上的人事变动本来就是家常便饭的事,而这一年尤其多,眼看着同事们跳槽的,离职的,被开除的,被替换的 … (阅读全文)

本以为不会伤感

本以为自己不会伤感。   在公司这么多年,经历过多少个大大小小的项目。一个个开始,又逐渐结束。项目上的人事变动本来就是家常便饭的事,而这一年尤其多,眼看着同事们跳槽的,离职的,被开除的,被替换的 … (阅读全文)

天命 (十六)一碗猪汤面

汤面对亚洲人来说有治愈的效果。希里呼噜喝汤唆面,如果再来些辣子,让水气敷脸,辣出眼泪来就像做了一个spa。 日本红烧肉加半个虎皮蛋,淳一给羽灵选的汤面充实温暖,新颖又微微熟悉。 淳一抿着小杯清酒,帮羽灵将鸡腿菇和白果烤串拨落。“尝尝这个。” 羽灵微微笑,用纸巾擦了擦汗。 有的人,总能直接触到我们的软肋,直入心里的。 “给我讲个故事吧。”淳一提着微醺的笑眼。 羽… (阅读全文)

天命(十五) 血玫瑰

淳一一把将羽灵裹在自己的大衣里,抬头闭上眼睛。两行热泪润着脸颊流下,滴在羽灵惊愕的嘴唇上。羽灵可以看见淳一的下巴抽搐着,极力忍住在嗓子边的伤痛。 羽灵刚才颤抖的身体被捂暖了,哭意也变成了诧异。伸出手抵住他颤抖的下巴,用指尖沾去他的眼泪。 每个指尖都湿了,羽灵捧住他的脸,让他渐渐平静下来。淳一低头说:“跟我走,我告诉你一个故事。” 上了淳一的皮卡,淳一一… (阅读全文)

天命(十四)十万八千里

保罗的尸体是第二天早晨才被发现的。他倒在电梯到铁门的那十几步路。他的头部受创,曾经褐红的头发因岁月变得粉金夹杂着银白,而如今因鲜血重新染成僵硬的褐红。保罗的身体极度往前伸展,像是在逃离。铁门却卡住他的左腿,他的双手似乎最后还挣扎地往前伸。地板上有他划乱的血手印,在仿大理石地板上暗红的血蔓延。 当电梯门缓缓打开,羽灵还看着手里的文件袋。当她迈出第一步… (阅读全文)

天命(十三) - 岩泽淳一

挂了电话,羽灵发现自己的办公桌前一个人疾步走来。 抬头看,一件白色牛仔衬衫,双手捧着一盆盛开的太阳花,一张俊朗的脸露着歉意的笑。 想必是他在远处等到自己挂了电话才走上来的。 “苗女士,我叫淳一,是夏利但苗圃的园丁。请接受我的道歉,上次我把水倒在你身上。”淳一双手呈上那一盆太阳花,头微微低下,脸上留着浅浅笑意。 羽灵从小到大就没有人对自己这样认真道歉过,… (阅读全文)

天命(十二) - 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和长发土著男骑摩托来上班确实引起了一些小轰动。 中年危机的男士们翘起大拇指,对那辆复古印第安摩托赞不绝口。 大妈们看见豪放款小鲜肉也是心花怒放,暧昧地笑着。 打了几次招呼的中国同胞们结了伴的来聊天。 “现在90后就是不一样,敢作敢为。” “唉,他有没有非法烟卖啊?” “这种长头发就是外国人行,象我们中国人还是喜欢简单短发。 你和他谈恋爱父母知不知道啊?” “男朋友… (阅读全文)

天命(十一)- 这么干净的一片土地

肩上的那只手厚重温暖,让羽灵想到舅公。一瞬间的期盼涌上心头,回头是那个一排白牙和一个酒窝的大男孩。 “红!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想见见你再走。要迟到了? 我送你?”红总是突发其然地那么直白。 “你。。。在这儿过夜的?” 红跑到前台门卫那儿,相互拍了拍肩,倒像是老朋友了。 “嗯,你这楼里有客房啊。”红拽住羽灵往车库走,角落里豁然停着一辆复古摩托车。 红白相间,… (阅读全文)

天命(十)- 桦树皮古卷

羽灵走在冰天雪地的山崖边。 尽管把头埋进毛茸茸的皮帽子里,呼啸的雪花拍打在已冻僵的脸颊生疼。风雪中,前方依稀看见一个人影,一步一步向前。 身体弯曲着,腿有些坡。忽然听见咔咔咔的声响,那人猛然转身,一把抱住羽灵。是舅公! 穿着厚重的皮毛,舅公的双眼还是闪烁着平日里的神情。宁静,又冷静,却看得见心里燃着熊熊火焰。 能暖人心的火焰。 雪,铺天盖地得翻滚下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