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8 共计 7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新两岸文学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4)

为了爱不远万里飞回中国的祺祺,何以能够承受这样的结局。她的心在这种毫无防备的袭击下,失去了理智! 祺祺顾不上故作矜持地等待,快步上楼,寻找这个悲剧故事的男主角,她希望从他的嘴里找到最后的答案。 走廊里,白衣天使匆忙穿梭,其他人就显得特别显眼,祺祺一眼看见了那个叫蓉的女孩正和钟可在楼梯的另一端说话,他们也在神色不安中也发现了她。 两个女孩四目相对,钟可…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3)

庞没有理睬钟可的问题,对自己最好的朋友,是可以耍一下小无赖的。钟可没有办法, 只好和其他几个人在球场上为难他一下,他就那么默默咬着牙,对着队友一通烂砸,大家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那层难堪的痛,也不和他计较了。庞正要再投一个三分球, 突然小腹那里剧烈疼痛起来,让他无法站立,钟可他们围过来,看见他头上全是冷汗,显然不是打球热出来的,再看脸色也突然发灰了,钟…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2)

醉了很久的庞,在清醒过来的第一分钟就吓了一跳。臂弯中的蓉轻轻仰起头,和庞的目光相遇的瞬间,看到的是庞匆忙而尴尬的躲闪。 蓉什么都懂了。已经发生的一切,并不能改变什么。 蓉收拾好自己,离开宿舍前对愣在那里的庞说:“ 我走了,我不会因为这一次就缠你一辈子,我还是你姐,不要这么颓废,她和我都不想你这样下去!”  蓉又摸了摸口袋里的信,犹豫地看着没有一丝快意的庞…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1)

蓉是那么迫切地打开了庞的秘密, 她以为自己深爱着庞,就有权利闯入他生活里的私人领地, 然而, 那个领地里, 果真有她想要窃取的东西吗? 那封信里的每一字,都如同一粒粒棱角锋利的烁石,砸进她渴求被爱的心湖里,一串串涟漪带着刺痛泛滥进她的血液里。那是另一个仍然爱着庞的女孩子的心语,带着挚诚、柔情、思念和期待,诗一样故事里,没有属于她的位置,当蓉读到落款的时…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50)

邱章看着祺祺那种十分坚决的表情,知道不能强求,发动了车子,转向祺祺的住处,祺祺松了口气,感激地看了眼邱章,邱章直视着前方,感觉到祺祺那份释然和感激,握了握他的小手,心里荡起一丝柔软,他不是第一次接受祺祺的拒绝,这种拒绝让他又痛又痒,他却痴迷于这份痛痒中,或许通向爱的过程,才是爱最迷人的地方吧。 邱章的顺从给了祺祺很强的安全感,到了门口,祺祺主动地拥…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9)

电话从一片寂静变成了干涩的嘟嘟声,邱章放下电话,敬佩着自己的“急中生智”,丢下了厅堂里瞪着双诧异眼睛的叔叔,竟自离去。 多伦多的春天说来就来了,邱章感觉到一股暖流从树丛里带着一股清香扑向他,他坐进了车子对着自己说,“ 既然你我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我就只能视你为敌了,对不住,兄弟。。。”。邱章苦笑着启动了车子,刚刚那种胜利的喜悦似乎已经荡然无存了,用这种方…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8)

法律是用强制的手段来约束人的行为,而道德是用人的良知来控制人的行为。良知是流淌在每个人血液里的东西,虽然它整日跟命运和欲望拼搏,但还是能侥幸地存活下来。因为良知,人类才会有无尽的烦恼。 祺祺完全可以利用两个男人对她的爱来满足自己,而她唯一需要去做的就是撒慌和演戏,他可以让两个男人同时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成为她爱情生命中的奴仆。然而祺祺最终还是输给了…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7)

邱章的决定是祺祺没有想到的,刚才还在挣扎的祺祺突然觉得邱章握着她双肩的手,不再令人厌恶了。看着邱章自己躲进了卧室的洗手间,祺祺竟有些牵挂担心起他来。。。 没有等太久,邱章显然已经重新打理了自己,胡子刮了,头发刚梳理过,穿了件橙色的T恤,除了眼睛可以看出是刚刚清理过忧伤的, 他整个人亮了起来,那笑容惊醒了依然不知所措的祺祺,祺祺暗自思量,“ 不,但愿这不…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6)

祺祺迅速褪了鞋子奔过去,“ 小姨, 是我的,是家里打来的,我上去接!” 祺祺顾不得看任何人的表情就迅速奔了上去,邱章满头雾水地看着她, 那么匆忙、急迫、慌张, 哪里象接家里的电话? 小姨他们累了, 抱着在车上已经熟睡的孩子们,就对邱章打了招呼, 让他回去开车小心点,自己忙去了,厅里就只剩下了忐忑不安的邱章。这种不安让他不想就这么离去, 看着楼上, 他矛盾着是…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三十年(45)

人总是在最好的年华去试探人生,既是试探,又怎么会不犯错误呢,所以这世上出现了宗教,给迷惘中的人,一盏寻路的灯。 祺祺的小姨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在她和爱人刚刚踏上这块土地的时候,孤独的他们只拥有一群教会的朋友,那种雪中送炭的帮助让他们铭记在心,于是他们接受了这样的信仰。后来他们也认识了很多其他朋友,有的人不信,说那些教徒也有虚假的一面,做善事是为了让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