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10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有关文字和诗歌的创作

诗评《根》

《根》 你身体的一部分,活在阴影里 沉寂过后是欲望的行走 有时一念,就在黑白之间 雨水是季节的魂。压抑地层下 你挣脱成一条条,会游动的鱼 黑暗扼杀不了生机 大地按捺不住,另一片海的骚动 你的另一部分,活在光明的宗教里 枝条是另一种信仰的根 相信所有春夏行走,都收获功德圆满的果实 有时一无所有的冬季,更像高境界的修行 浮躁落尽时,你抵达了雪的内心 喜欢这两句: … (阅读全文)

诗评《根》

《根》 你身体的一部分,活在阴影里 沉寂过后是欲望的行走 有时一念,就在黑白之间 雨水是季节的魂。压抑地层下 你挣脱成一条条,会游动的鱼 黑暗扼杀不了生机 大地按捺不住,另一片海的骚动 你的另一部分,活在光明的宗教里 枝条是另一种信仰的根 相信所有春夏行走,都收获功德圆满的果实 有时一无所有的冬季,更像高境界的修行 浮躁落尽时,你抵达了雪的内心 喜欢这两句: … (阅读全文)

诗评《致修辞的拐弯》

徐俊国诗《致修辞的拐弯》 野鸭对一条河的了解, 不仅仅浮于水面, 还经常沉潜,试试深度。 小时候,我也喜欢扎猛子, 练习憋气,沉溺于危险的游戏。 这些年,生活把我教育成一个散步者。 岸边,酢浆草空出一条小径, 我被尽头鼓励着走向尽头, 把未知的弯曲,走成已知的风景。 这个过程带有惊喜—— 春风轻拍枝条的关节, 拍到哪儿,哪儿弹出花朵。 正如你们所知,花开是有声音… (阅读全文)

诗评《致修辞的拐弯》

徐俊国诗《致修辞的拐弯》 野鸭对一条河的了解, 不仅仅浮于水面, 还经常沉潜,试试深度。 小时候,我也喜欢扎猛子, 练习憋气,沉溺于危险的游戏。 这些年,生活把我教育成一个散步者。 岸边,酢浆草空出一条小径, 我被尽头鼓励着走向尽头, 把未知的弯曲,走成已知的风景。 这个过程带有惊喜—— 春风轻拍枝条的关节, 拍到哪儿,哪儿弹出花朵。 正如你们所知,花开是有声音… (阅读全文)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诗评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 作者:张小榛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在某个雾气弥漫的下午 我们路过那里。只有无家可归的天使用叹息 轻轻地读它们。它们的纸张都已经泛黄, 就像脚下淌过的水,漂着油渍、菜叶与灰尘。 你看,她就停在那张纸翘起来的角上, 轻盈如翅膀透明的飞虫。 多奇妙呢?现在我们找不到她。 我们为雨水开道、为雷电分路,融化北方数百万年的冬季, 放出南风使… (阅读全文)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诗评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 作者:张小榛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在某个雾气弥漫的下午 我们路过那里。只有无家可归的天使用叹息 轻轻地读它们。它们的纸张都已经泛黄, 就像脚下淌过的水,漂着油渍、菜叶与灰尘。 你看,她就停在那张纸翘起来的角上, 轻盈如翅膀透明的飞虫。 多奇妙呢?现在我们找不到她。 我们为雨水开道、为雷电分路,融化北方数百万年的冬季, 放出南风使… (阅读全文)

时光遗落的尘土味(诗评)

它们有一股时光遗落的尘土味 作者:李克 扔掉书,拉开窗帘 感觉某种潮湿让灵魂能拧出水来 天空的明亮是从门缝一下子开始的 田野的安静、隐忍、开阔 与难测的风向和林木的繁密无关 与人们走过门前窸窣的脚步无关 与屋子的朝向、窗和摇曳的几束藤蔓无关…… 我像一只无意间闯入的蟋蟀,咽下空气中隐约的冷 四处找寻,仿佛只为了黑暗的某个回声 我在窗前拆开包裹,立体的微光中 那… (阅读全文)

时光遗落的尘土味(诗评)

它们有一股时光遗落的尘土味 作者:李克 扔掉书,拉开窗帘 感觉某种潮湿让灵魂能拧出水来 天空的明亮是从门缝一下子开始的 田野的安静、隐忍、开阔 与难测的风向和林木的繁密无关 与人们走过门前窸窣的脚步无关 与屋子的朝向、窗和摇曳的几束藤蔓无关…… 我像一只无意间闯入的蟋蟀,咽下空气中隐约的冷 四处找寻,仿佛只为了黑暗的某个回声 我在窗前拆开包裹,立体的微光中 那… (阅读全文)

在这样的夜晚,失眠(诗评)

失眠 文 伊丽莎白·毕肖普 月亮从妆台镜子中 望出一百万英里 (或许也带着骄傲,望着自己 但她从未,从未露出微笑) 至远远超越睡眠的地方,或者 她大概是个白昼睡眠者。 被宇宙抛弃了, 她会叫宇宙去见鬼, 她会找到一湾水, 或一面镜子,在上面居住。 所以把烦恼裹进蛛网吧 抛入水井深处 进入那个倒立的世界 那里,左边永远是右边, 影子其实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醒着, 那… (阅读全文)

在这样的夜晚,失眠(诗评)

失眠 文 伊丽莎白·毕肖普 月亮从妆台镜子中 望出一百万英里 (或许也带着骄傲,望着自己 但她从未,从未露出微笑) 至远远超越睡眠的地方,或者 她大概是个白昼睡眠者。 被宇宙抛弃了, 她会叫宇宙去见鬼, 她会找到一湾水, 或一面镜子,在上面居住。 所以把烦恼裹进蛛网吧 抛入水井深处 进入那个倒立的世界 那里,左边永远是右边, 影子其实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醒着, 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