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有关文字和诗歌的创作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诗评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 作者:张小榛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在某个雾气弥漫的下午 我们路过那里。只有无家可归的天使用叹息 轻轻地读它们。它们的纸张都已经泛黄, 就像脚下淌过的水,漂着油渍、菜叶与灰尘。 你看,她就停在那张纸翘起来的角上, 轻盈如翅膀透明的飞虫。 多奇妙呢?现在我们找不到她。 我们为雨水开道、为雷电分路,融化北方数百万年的冬季, 放出南风使… (阅读全文)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诗评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 作者:张小榛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在某个雾气弥漫的下午 我们路过那里。只有无家可归的天使用叹息 轻轻地读它们。它们的纸张都已经泛黄, 就像脚下淌过的水,漂着油渍、菜叶与灰尘。 你看,她就停在那张纸翘起来的角上, 轻盈如翅膀透明的飞虫。 多奇妙呢?现在我们找不到她。 我们为雨水开道、为雷电分路,融化北方数百万年的冬季, 放出南风使… (阅读全文)

时光遗落的尘土味(诗评)

它们有一股时光遗落的尘土味 作者:李克 扔掉书,拉开窗帘 感觉某种潮湿让灵魂能拧出水来 天空的明亮是从门缝一下子开始的 田野的安静、隐忍、开阔 与难测的风向和林木的繁密无关 与人们走过门前窸窣的脚步无关 与屋子的朝向、窗和摇曳的几束藤蔓无关…… 我像一只无意间闯入的蟋蟀,咽下空气中隐约的冷 四处找寻,仿佛只为了黑暗的某个回声 我在窗前拆开包裹,立体的微光中 那… (阅读全文)

时光遗落的尘土味(诗评)

它们有一股时光遗落的尘土味 作者:李克 扔掉书,拉开窗帘 感觉某种潮湿让灵魂能拧出水来 天空的明亮是从门缝一下子开始的 田野的安静、隐忍、开阔 与难测的风向和林木的繁密无关 与人们走过门前窸窣的脚步无关 与屋子的朝向、窗和摇曳的几束藤蔓无关…… 我像一只无意间闯入的蟋蟀,咽下空气中隐约的冷 四处找寻,仿佛只为了黑暗的某个回声 我在窗前拆开包裹,立体的微光中 那… (阅读全文)

在这样的夜晚,失眠(诗评)

失眠 文 伊丽莎白·毕肖普 月亮从妆台镜子中 望出一百万英里 (或许也带着骄傲,望着自己 但她从未,从未露出微笑) 至远远超越睡眠的地方,或者 她大概是个白昼睡眠者。 被宇宙抛弃了, 她会叫宇宙去见鬼, 她会找到一湾水, 或一面镜子,在上面居住。 所以把烦恼裹进蛛网吧 抛入水井深处 进入那个倒立的世界 那里,左边永远是右边, 影子其实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醒着, 那… (阅读全文)

在这样的夜晚,失眠(诗评)

失眠 文 伊丽莎白·毕肖普 月亮从妆台镜子中 望出一百万英里 (或许也带着骄傲,望着自己 但她从未,从未露出微笑) 至远远超越睡眠的地方,或者 她大概是个白昼睡眠者。 被宇宙抛弃了, 她会叫宇宙去见鬼, 她会找到一湾水, 或一面镜子,在上面居住。 所以把烦恼裹进蛛网吧 抛入水井深处 进入那个倒立的世界 那里,左边永远是右边, 影子其实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醒着, 那… (阅读全文)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素来痛恶逻辑不严谨的文字,它们就像一个对你说话、眼睛却看着别处的人,缺少起码的尊重与重视。所谓严谨体现在词语的内涵和外延上,句与句之间的吻合,段与段之间的衔接。你必须先要知道说什么,然后才是怎么说。我承认我对文字有洁癖,如果说错别字是试探我的容忍度,那么逻辑混乱则是我的底线。 例如,把情感和心情混为一谈,我也是醉了。情感按类别… (阅读全文)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素来痛恶逻辑不严谨的文字,它们就像一个对你说话、眼睛却看着别处的人,缺少起码的尊重与重视。所谓严谨体现在词语的内涵和外延上,句与句之间的吻合,段与段之间的衔接。你必须先要知道说什么,然后才是怎么说。我承认我对文字有洁癖,如果说错别字是试探我的容忍度,那么逻辑混乱则是我的底线。 例如,把情感和心情混为一谈,我也是醉了。情感按类别… (阅读全文)

赏《水墨七夕》

《水墨七夕》 莲花一瘦再瘦,莲子深夜落水 看看,不知不觉就到了夜晚 以前的日子我们相爱多少,影响到以后日子的温度 而面对星座,我们需要一个轻描淡写的词儿 这一夜,比我们都短暂 我和你,岁月的扉页和底页 泛黄的日子再没有兰花指来翻动 鸟群含着月光,在微凉的屋脊上 等清晨的第一缕炊烟 四散而去,丢下人间 其实,你来不来这都是一个好的夜晚 我一次次掬起脚下的水声 喂… (阅读全文)

我看余秀华的诗

浏览了大概两遍余秀华的博客,按自己的口味从“余式分行”里挑选了一些来分享。喜爱是说不出的感觉,喜爱是吸引,是讶异,喜爱是静静的。诗在写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发表了就是所有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不同的解读叠加在一起,成就了裹在诗歌外面的那圈晕。 不要小看了一首诗的能量,也不要以为所有人的发送和接收都在一个频道上。读诗,目光最好能够从作者身上抽离开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