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8 共计 17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橄榄树小说精品屋

olive tree: 风雨兼程(101)–大结局

邱章看着两个人嘻笑着走进韵香的家门,没有追出去,有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压在他的心底,他暗暗地对自己说:“ 你太狠了,我已经想明白了, 你就不能再多等我几天么,我们的好日子就要开始了啊?” 绝望中的邱章没有追出去,回到了家里。寂寞的豪宅中, 只剩下了悲哀。 公司的副总又来电话了,他不想接也不想听, 那是韵香家投资的, 他在里面算个什么呢?本来就是个被架空的角色,怪…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100)–柳暗花明

邱章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就睡在地上, 头枕着个大胖枕头, 身上盖着柔软的棉毯。 家里静悄悄的, 没有孩子的声音,也没有韵香的声音,他揉着被酒精烧昏了的头, 慢慢想起了公司的事情。 完了, 他知道自己完了, 看了眼钟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他昏睡了两天。爬起来,他四处寻找韵香留下的痕迹,但这次连个条都没有了。 打开冰箱,里面就剩了一碗叉烧饭, 端起来闻闻, 好象很新鲜…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99)–东窗事发

回国后的祺祺和庞很快都恢复了工作, 再次面对老友邱章的时候,祺祺不再有半点迷茫。征求了庞意见后, 她和邱章单独见了一次面, 她把回国后的真实感受全盘托给了邱章,对于邱章, 她希望还能做朋友,可是邱章眼中的不甘心, 却无法被她的几句话彻底驱散,祺祺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他的视线里, 于是找了句有点伤人的话让他死心, “ 都是有家的人, 珍惜已经拥有的吧,再见!” 祺祺果断…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98)–婉约謦兰

悯失业了。 她抱着小盒子回来的那天, 平静地给段诚交代了一句,就系着围裙到厨房做事了。看女儿馋兮兮的样子,就叫愣神看着她的段诚先给女儿剥两个虾子。 段诚耐心地剥着, 剥着, 一会儿,剥好的虾子就堆成了小山,央央痛快地往嘴里塞着, 满嘴都是小油花儿, 女儿幸福的样子,甜到了段诚的心里, 回头看着辞职归来的悯,心里的责任感被一种感动慢慢滋润着。 女儿吃好了去玩了, 段…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97)– 毅然辞职

看到段诚如约回到了家里, 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接过段诚手中那只熟悉的箱子, 她心里有很深的感激。人在面对生活坎坷的时候,既要抗争,也要感激。不抗争,幸福不会从天上掉下来。不感激,永远不懂得什么是知足常乐。爱人回来了, 也许心里还惦记着那个女人,但是他如果这么快就忘了那个女人,他又有什么地方值得她爱呢。悯矛盾地想, 只要他回来了,她就用自己的心接纳他的诚意… (阅读全文)

olive tree: 风雨兼程(96)–我退出吧

熟悉的小公寓, 奶黄色的小门, 那天是雅荷定下来的。他同意了, 雅荷欢快的雀跃还在眼前, 他按着门玲, 他不喜欢用钥匙, 他喜欢雅荷一开门时的那种千姿百媚,可是, 今天, 他们的爱巢还没有降温, 女主人却不知去向了。 在他们无数次倾诉过衷肠的小沙发前,有个玻璃小茶几, 一笺粉红色的信纸, 折了一道压在茶几的小盆景下面。那是雅荷常用的信纸, 当初, 雅荷就是用这个信纸叠成了纸… (阅读全文)

橄榄树:风雨兼程(95)–放手是爱

悯温柔的凝视, 牵动着段诚那颗迷失了方向的心,他开始想,如果他从来没有认识过雅荷,该多好!他试着挽起悯那胆怯而没有奢望的胳膊,十指间似乎握着一个女人一生的喜怒哀乐。靠近她, 看着她那种无力进退的神情,他可以感觉到一种被折磨后的麻木,他的心也默默痛了起来,托起悯尖小的下巴, 悯的眼睛渐渐蒙上了层层云雾。段诚知道那云雾会和雅荷眼中的云雾的一样, 渴望在他的唇…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94)–分手在即

雅荷独自离开韵香家的时候, 心里有说不出的忏悔和压抑。和段诚的分手, 成了她必须的选择。和段诚相恋不过是一个偶然, 爱上他, 不是因为金钱,不是因为地位,更不是因为她想破坏一个家庭。但是结局,就是这么残酷。她的爱, 果然是一种罪过。回到家里,她一直等着段诚回来,虽然她去意以决, 但她还是很想再面对他一次, 非常想。于是她等, 等了两天两夜, 段诚只来过一个匆忙的电…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93)–渴望团聚

牧师的老伴不放心小姑娘一个人睡, 于是决定陪着小姑娘在客房睡一夜。夜间,小姑娘老是会突然惊叫一两声, 都是喊爸爸别走, 妈妈带我出去玩玩之类的话,这时候,牧师老伴就轻轻搂着她, 无限怜惜地看着这天使般可爱的孩子想, 这真是个被爱遗忘了的小姑娘, 他的父母怎么能忍心呢。这样无依无靠的生活下去, 这个孩子就毁了呀。老人家竟心痛地一夜没有睡好, 牧师也在夜里跑来看她很… (阅读全文)

风雨兼程(92)–嘿,你是谁?

教徒们都看到了央央, 都对她笑着, 他们也许以为小姑娘在等走在后面的家长,就没有人问一下,她是从哪儿来的。 牧师忙完了一天的聚会, 仍然不觉得疲倦,也许有了神的支撑, 让他做什么都带着一份喜悦的心情, 这种喜悦可以冲散所有的疲劳。他微笑着送走了所有的教徒后, 哼着熟悉的圣歌, 锁上了教堂的门。转身正要离开,发现苹果树下的花坛边, 站着个精灵一样的小女孩。她显然走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