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2 共计 1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流光岁月

道听途说之民国时期京城印象

父执一代人都曾生活在民国时期,小的时候听他们讲过一些以前的事,他们的讲法和官方的正式表述有所不同,当中免不了掺进各自的体验和看法。有一位曾在傅作义的北平守军中任电台台长的父辈讲过一件事,有一次他去逛天桥,听相声,台上的艺人说了这么一段: 逗哏:你说为什么男人穿的那个晚礼服屁股后面要长出来一块? 捧哏:那叫燕尾服。 逗哏:那长出来的那块儿叫什么? 捧哏…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44)听名人做报告

京城往事(44)听名人做报告   从小学到大学,参加过的各类报告会也没个准数,小学和中学期间是由学校组织,集体参加。进了大学,听报告是自己主动,完全凭兴趣,自愿参加。   自愿和不自愿的分别就大了,小学生没什么好说的,让你从教室里搬把椅子,排队去操场,按大小个分前后,还要“手背后,身坐直,眼睛向前看,不搞小动做”。   手背后这个习惯好像在咱们…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43)练摊儿和“一脚踹”

  大约是从八零年前后开始,京城里兴起练摊儿,最早见识到练摊儿是在西单夜市,原来的西单服装店前面的空场上,西单菜市场旁边。从晚上六点半开始,用钢管和帆布搭起棚子,一个挨着一个,支起行军床,或者弄辆板儿车,摆上货就开练。   最早练摊儿的人以无业人员,包括返城知青,劳改劳教人员居多,最常见最好卖的是从南方趸来的牛仔裤,胡同里出名了难剃的几个刺儿…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42)西单民主墙和科普画廊

七八年底到七九年春末,在西长安街靠近西单的十字路口,西单体育场南墙外有一段大约一二百米长的灰砖墙,上面糊满了不同颜色,不同字体的大字报,内容也是五花八门,有议政的,申诉的,骂街的,人参公鸡的,体裁也是多种多样,诗歌,散文,以论政杂文居多。每天都有人或站或蹲在墙前,阅读,拍照,抄录,交流。有时候也能遇到个把外国人也挤在人堆儿看报。   当时还在读…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41)画芒果,喝开水,吃手指

  上小学的第一堂图画课就赶上画芒果,任课老师手里可没有一个真的芒果可以摆在讲台上给学生做实物参照,就是照着课本上的一张彩色画有样学样,照着芒果画鸡蛋。估计班里的同学没有几个人见过芒果,更别提尝过它是什么滋味了。图画课老师发给每个人一张白纸,纸很白,有一点厚度,比平时见到的报纸,课本和作业本的纸都高级。   手里攥着铅笔,那会儿写字还歪歪扭扭…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40)黑猫白猫

京城往事(40)黑猫白猫   我家里一直有养猫,都是公猫,没养过母猫,因为家长说养母猫得侍候它生小猫太麻烦,平日里工作很忙,没功夫照顾接生。所以家里养的猫都是从别人家抱来的,刚断奶的小猫,从小养大。记忆最深的是一只黑猫和一只白猫。黑猫一身黑毛象缎子,两只大眼睛特有神采。   过去家里还养鸟,养金鱼,后来都不养了。记得曾养过一只画眉,关在铁笼子里…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9)对树的记忆

  胡同里一般都会有几棵树,一些比较大的胡同会在路两边种树,好像杨树最常见。杨树高大,树荫茂密,在炎热的夏天能遮挡烈日,给路人带来清爽。后库大街,三十九中学东墙外的那段路,两边都是多年生长的大树,夏日里树冠在头顶上连成一片,不见阳光,形成一条林荫路。(可不是林阴路,呵呵),乘坐十四路公共汽车经过此地的时候,都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温度要比别处低一些…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8)滑冰与游泳

京城往事(38)滑冰与游泳   冬天里的一大乐趣是滑冰,小时候见到马路边的积水冻成冰也会忍不住要淘气,跑过去出溜一下,棉鞋的鞋底发涩,滑起来自然不过瘾。到了下雪天就开心了,穿着橡胶底的棉鞋照样能滑挺远,要是发现了面积比较大的冰面,能来来回回地滑上半天还不想走。   第一次看人家穿着带冰刀的滑冰鞋在冰面上滑冰还是在北海公园南门外的大桥上,手扒着栏… (阅读全文)

那个曾经坐过我车后座的女同学

读高中的时候,男女分界鲜明,三年里咱和女同学说过的话加起来总共不超过五六句。不是咱傲慢,是怕被别的男生取笑。   进了大学,好像一夜之间大家都自由了,在校园里见到中学女同学,终于可以轻松随意地交往了,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只可惜北京的大学太多,校园太大,人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想找自己暗恋已久的女同学还挺费劲儿。只后悔当初没留下联络方式,其实也不敢直… (阅读全文)

京城往事(37)圣诞节与西什库教堂

  圣诞节刚过,趁着热劲儿瞎白乎几句有关教堂的事。北京的教堂,有三处在我的记忆中比较深刻:宣武门的南堂,西什库的北堂,还有缸瓦市的基督堂。每次乘坐一零五无轨电车经过宣武门的时候都会看见南堂的正门,好像它从来都是关闭着,从没见它开过。还有就是在缸瓦市路西的基督教堂,有段时期曾经被别的部门和居民占用了大半,教堂部分蜷缩在一个小院落里,门口挂一块白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