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2 共计 13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流光岁月,

石竹苑: 追债(13)

第五章(4) 纽约的四月,天气最是反复无常,月初的气温升上三十度,月底又突然飘起雪花,忽冷忽热。祝明因为昨晚搬家,出了身汗,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得了感冒,后半夜开始发高烧,早上强撑着起来,去了趟洗手间,感觉头重脚轻,浑身没劲儿,不得不回房间躺下休息。   房东罗太太是位五十多奔六十岁的老妇人,人很瘦,她自己说从香港移民过来的,八十年代以前生活在内地,其实… (阅读全文)

石竹苑: 追债(12)

第五章(3) 纽约中城有一间商业技术学校,提供语言和职业培训课程,这并不重要,关键的是学校能签发I-20给外国学生,这才是它最具吸引力的地方。   曼哈顿岛上空间有限,地皮金贵,到处高楼林立,除去几所知名的学府,如哥伦比亚大学,佩斯大学这种财力雄厚的学校有自己独立的校区以外,其它一般的学校大都是挤在办公楼里,更差一点的甚至躲到地下室里去。在下城有一间… (阅读全文)

石竹苑: 追债(11)

第五章(2) 志伟决定还是先找个律师咨询一下,看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的途径,转换身份的事不能再拖,逾期就黑了,要是身份黑掉更麻烦,那就只有等下一次大赦的机会,听餐馆老板说他和他老婆都很幸运,赶上了布什总统签署大赦令这一难得的机会,有些在美国黑了十几年的华人都趁机拿到了绿卡。   运气好,赶上了就赶上了,下一次大赦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唐人街有一显著特… (阅读全文)

石竹苑: 追债(10)

如果生活失去了目标,那么生存也就失去了意义。   第五章 转换身份 (1) “陈先生,他叫小陈,你们俩都姓陈,五百年前是一家。”第一天上班,店主曾对志伟这样介绍那个帮工。   志伟心里清楚,自己这个“陈”是假的,帮工是不是真姓陈也不好说。现在看来,他们这两个姓陈的都是偷渡客,不同的是志伟不受蛇头控制,多一点自由,护照在自己手里(尽管那上面的个人资料不是他的… (阅读全文)

石竹苑: 追债(9)

第四章(3) 唐人街附近有一家“越来香”越式餐馆,门前有俩大红圆柱,玻璃门黄铜镶边,房檐上悬挂着两只宫灯。餐馆老板是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他看着面前的志伟,用普通话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志伟略一思索,“姓张,张伟。”   “哪一个张?是蟑螂的蟑吗?”矮胖男人用嘲弄的口气说道。   一股怒火猛地窜起来,志伟一下子涨红了脸,但很快就克制住冲动,“不是,我写给你看。… (阅读全文)

石竹苑: 受伤的女人(三)北京姐们

有人说,移民就是换一种活法。生活环境可以换,但是要改变人天性里的某些东西就不大容易了。   温哥华的冬天时常下雨,又湿又冷,和北京冬天的干冷大不相同。   办公室楼下临街有一间快餐店,供应早午餐,附近的上班族是店里的主要客源,我们这些OFFICE男女可以说是店家的现金牛。店老板是一对欧洲来的移民老夫妻,男店主头发斑白,穿一身工作服,总在操作间里忙碌… (阅读全文)

石竹苑: 受伤的女人(二)风雪夜归人

  多伦多的冬天是忧郁的,大地被冰雪覆盖,到处是一片白茫茫,色彩单调得让人想自杀。   午夜时分,黑沉沉的天空,寒风卷着雪花泼洒向大地,路面在灯光下呈现出一片桔黄色。   一辆九三年出厂的CHEVROLET  MALIBU停在在二十层高的公寓楼前,思琪从汽车前排右侧座位上钻出来,随手关上车门,略微弯下腰向车里的人挥挥手。   “抠门的犹太佬儿!”   一… (阅读全文)

石竹苑: 受伤的女人(一)花非花

  纽约就像是一间赌场,来这里碰运气的人很多,不过幸运儿极少。   雪梅的两片红唇之间横着一支画笔,手扯一幅玫瑰紫色天鹅绒,抵在长案边上,眼盯着案子边缘的刻度尺。   咣当,一卷东西扔在她眼前,“这几个Sample急着要,马上出Pattern,明天一早给车衣师傅!”老板David的语调快速而坚决,不容置疑。   明天?怎么可能!晚上我还有课,你也得给我点时间… (阅读全文)

石竹苑: 忆童年——舒奶奶

过“六一”,也来回忆一下童年。 亲奶奶对我来说就是挂在墙上镜框里的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老太太表情严肃,一点也看不出慈祥可亲。没等到我降生,临终前奶奶对我妈说,“你怀的是个男孩儿,可惜我见不到这个长孙了。。。” 父母是双职工,白天上班,我就自己一人在家没人管。好在同院里还有个比我小半岁的男孩儿叫小明,由他奶奶照看,我们俩可以做伴,小明的父母在远郊县工作… (阅读全文)

就事论事:香港人你要学好

就事论事:香港人你要学好   “香港人你要学好”这句话的原创版权是上海出生的香港作家—李纯恩的。借用来讨论近日引起中港骂战的港铁泡面事件挺合适。抛开情绪化的言论,分析这件事本身,就事论事。香港人,你真的要学好。   首先说,按照港铁的规定,在车厢内不准进食,这条并非专为大陆游客而设置的,由此推想在车内进食的人也不会仅限于大陆游客。这且不提,再看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