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6 共计 51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浪狼

浪狼: 红尘里的另类男人

去年春节,多伦多的雪漫天飞扬。我的一个哥们在那个时候决定回流了。 那几年,他一直挣扎在与两个女人的感情纠葛中,一边一滩,进退失据。最后,他无奈地决定斩断和加拿大的所有牵绊,以可控的小错换取不可挽回的大错。走之前,我们在一起喝酒,说了一堆没人能听懂的话。 “别跟女人玩感情,我们玩不过她们,她们能玩死你。”这是他唠叨了整晚的名言。 “你和这俩折腾了那么多年… (阅读全文)

浪狼: 意大利,别为我哭泣

今天是Canada Day,在加拿大人欢庆自己国家145岁生日的时候,远在乌克兰的基辅,所向披靡的西班牙人也正在创造历史。他们不仅以一场比分悬殊的胜利血洗了意大利,也以世界杯和欧洲杯双冠王的荣耀告诉世界足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今天,不可一世的意大利人轰然倒下了,就象天塌下来一样。他们身上那片原本娇艳的蓝,被西班牙人的铁蹄无情地踩踏,90分钟内… (阅读全文)

浪狼: 动物胸猛

最近,干露露这个半咸半湿的名字红遍了网络。这个确有几分姿色的女人,为了骗取媒体的关注度和网络知名度,不惜近乎病态地自我暴露,到了已经视廉耻为粪土的忘我境界了。 事实上,每天我们都不得不忍受着两种女人的折磨,一种根本不知道如何穿,一种完全不知道怎么脱。几年前,当Bikini还能让我们看得脸红心跳的时候,有谁能预料到时代的进步竟象一只色狼的手,一层层扒去的,… (阅读全文)

浪狼: 两个人的风情

人这一辈子,爱一个人太少,爱一群人又太多。爱一个人就是爱上形影相吊,孤独时只能人群中独自美丽。爱一群人犹如爱上满园春色,狂蜂浪蝶之间常常又自顾不暇。 人这一辈子,爱两个人最好。爱一个身边的伴侣,让她不离不弃;再爱一份远方的思念,叫她若即若离。思念和伴侣,若只能二拥其一,人生虽然实现了纯粹,但却留下了缺憾。若可以二者兼得,则生命中左右逢源,人生得意尽… (阅读全文)

浪狼: 冲冠一怒为德班

解振华怒了,他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对着话筒喊:你们有什么资格给我讲道理。话音莆落,全场欢声雷动。 这是几天前发生在南非德班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颇不寻常的一幕。这位过气的中国政治明星,身兼中国代表团团长,当着全球媒体的面一阵河东狮吼,振聋发聩,掷地有声。 什么都是政治,什么都是利益。美国也好,中国也罢,盘算的无非是自己家门口那三亩水田,只要自己收成好,… (阅读全文)

浪狼: 飞鸟和鱼

大漠走孤烟,长河染落霞。 记忆,清晰得仿佛昨日画面,定格在黄昏的枝头。树下,寂静得好象一面镜子,是那湾有你的池塘。 莫道飞鸟有意,也别说鱼儿多情,只知道相遇的那一刻,天地温婉,时光停留。从此,人间又多了许许多多不眠的夜,和不醒的晨。 你说你迷恋水,喜欢粘稠的拥抱,却要若即若离。我说我崇拜鹰,向往放浪的自由,还有无拘无束。 你说你喜欢看我飞翔的样子,爬… (阅读全文)

浪狼:生子当如贝鲁斯科尼

这个世界真是乱了套了。先是拉登没了,接着穆巴拉克又完了,后来卡扎菲也歇着了。这厢刚告一段落,那边又邪风四起,美债缠身,欧债肆虐,欧元区面临分崩离析。 而在刚刚过去的几天里,希腊和意大利也在天下大乱。帕潘德里欧的背影还没有远离,人们又不得不挥别了贝鲁斯科尼。这不禁让我们怀疑,前者踩着不变的步伐,是不是为了配合后者的到来? 温柔乡里精神健,窈窕风前意态… (阅读全文)

浪狼:美女主播

美女主播,向来都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字眼。那一群集智慧和美貌于一身的女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让人总是百看不厌。 Amanda Lang,是CBC News Network的财经一姐,也是让我引以为豪的Lang门女将。每晚7点,Lang姐就会和一个叫Kevin的秃驴雷打不动地出现在The Lang and O’Leary Exchange节目中,高谈天下财经形势,纵论世界金融现状,魅力四射,智慧飞扬。她那招牌式的媚眼,和… (阅读全文)

浪狼: 品味

经过数年的犹豫和折腾,小魏终于决定买房了。 眼看着嫩妻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小魏初为人父的那份激动也愈发膨胀起来。和所有的已婚男人一样,曾经沧海的小魏学会了更加专注,更加勤勉。能为自己即将诞生的孩子尽快建一个挡风遮雨的安乐窝,渐渐成为小魏夫妇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就这样,从樱花盛开的日子看到郁金香败落的季节,起起伏伏,精打细算,终于,小魏的新居在一片哄… (阅读全文)

浪狼: 沦落

七月和八月是无心恋战的季节。休假的人们你方唱罢我来登场,把我心里撩拨得总是浑且涟漪。我似乎也亟需一次长假的修整,来安抚一下自己久未安定的神经。 每次回国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浴火重生,因为我可以毫无负担地把在加拿大修行多年的”好”习惯统统丢掉,再把经年未练的中国功夫重新捡起。每当看见自己重操旧业时居然毫不生疏的技艺,不禁感叹:为什么做个”坏人”只需转瞬之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