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5 共计 42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电厂往事

关于幸福的下落

      很小的时候,我和许多朋友一样,曾经梦想能够写一部属于自己的小说,后来学了理科、上学、毕业、工作、移民,那个梦似乎离我越来越远,十年的海外生活,英文没什么长进,母语却退步了不少,而当我真正下定决心写点东西时,才发现自己苍白的文笔,恐怕连小学生的水平都达不到,要写长篇,谈何容易。       可是一直有一个心结,想写点移民的故事,我们这个时代的故事,作…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大结局

      躺在病床上的唯一佳神情恍惚,一切发生得都太突然,怀孕并没有留住王宏的心,反到使他变本加厉,一佳恨透了这个游手好闲的丈夫,看着深夜里买醉而归的王宏,一佳实在是忍无可忍。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面对她的唠叨,王宏竟然酒后撒泼,而那致命的一脚踹过来后,一佳顿时觉得腹部一阵巨痛,随后便失去知觉。      一佳好似经历了一次炼狱,她满眼都是狰狞的厉鬼,那鬼…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9)

(77) 表白       一佳一副过来人的姿态说道:“爱情吗,就像这咖啡的滋味一样。”       “可咖啡是苦的,难道爱情的滋味也是苦的吗?” 冬雨反问道。       “傻冬雨,等你真的爱上一个人,你就明白它的滋味了,爱情的苦涩是绝对比这咖啡苦的多啊,唉,当然了,如果用心去经营,也会像咖啡加了牛奶和糖一样,那就是另一番甜美香浓的味道了。”       一佳的话里,隐藏着一丝的苦涩…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8)

(75) 对峙      在即将出发的南行列车旁,冬雨和一佳,目送着尚葵,她们曾经同窗四年的好友,她们曾经嫉妒的不可一世的厂长女儿,她们曾经同情的失去父亲与尊严的尚葵,此时将奔赴一个遥远的地方,不知何年何月能再相见。       此情此景,让三个人不由得落下热泪,尚葵擦了擦眼角,面带微笑,坚定地说:“就送到这吧,等我安顿下来,再和你们联系!”       。。。。。。     …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7)

(73) 突破       一佳带来的喜讯,让本想与她长谈的冬雨欲言又止,从一佳脸上洋溢的喜悦来看,她是幸福的,也许夫妻间就是那样的吧,冬雨无法理解一佳是如何忍受家庭的暴力,是爱在支撑,还是面子?她不得而知,只希望一佳能够永远象今天这样快乐。       不知不觉,冬雨在生产部的工作即将完成,她也将返回厂办,冬雨有些迫不及待了,小本子的事让她和郝峰一下子疏远了许多,…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6)

(71)坦白      当冬雨来到厂办公室时,她呆住了,一群人正在走廊里装设摄像头,她心想,一定和自己昨天的行为有关。      正当冬雨若有所思时,迎面遇到她的主任何向东,冬雨连忙上前询问,“何主任,这是干什么啊?”      “没看见吗?监视咱们的。”      “监视?为什么啊?”      “还不是原总,发神经,非说有人进她办公室了,可是什么东西也没丢,现在厂长发话,要安装监视…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5)

(67) 小本子       冬雨被吓的大跳了起来,她回头一看,是郝峰,这个瘟神又出现了,冬雨的腿顿时软了下来,”你吓死我了。“       郝峰板着脸,一脸的怒气,”你干什么坏事呢?“       冬雨刚想解释,郝峰瞪着眼睛说道:”还不快走!“       冬雨边走边回头看了郝峰一眼,郝峰在她后面慢慢走着,表情凝重,她知道,郝峰一定在生她的气。       当冬雨大汗淋漓地找到一佳时,一佳…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4)

(67) 较量      郝峰见时机差不多,就给冬雨使了个眼色,冬雨连忙端起酒来,” 郝处长,我敬你一杯,谢谢你的盛情款待,你们生产部就是有钱,这么大方请客。”     郝峰一听在一旁严肃的说: “哎,打住,今天可是我自己掏腰包,再说我们生产部有没有钱,向东最清楚。”     何向东醉意正浓,他晃着干巴巴的胳膊,“切,生产部是有钱,可这钱都是死的,真正有活钱的是车间,他们比…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3)

(65) 真相      这个晚上,三个人喝了很多,不胜酒力的尚葵更是一杯接一杯。        "尚葵,别喝了,在喝你就醉了。"一佳关切的阻止着。     "让我喝个痛快,我不甘心!我父亲没有问题,他是被人陷害的!” 尚葵激动地边说边哭了起来。      看着尚葵痛苦的样子,两位姐妹一时间不知怎么劝说才好,她们太了解尚葵了,一个从不服输的女孩,对于她父亲的事,她还是不愿意去接… (阅读全文)

寻找幸福的下落 第一部 (32)

(63) 酒不醉人人自醉      果不其然,这是为了犒劳生产部这一周技术改造工作顺利完成的庆功宴,一桌子大男人,一人一大杯白的,冬雨的眼前也放了一杯,冬雨咽了口唾沫,看看厂长,又看看郝峰,“我不会喝酒。”       “骗谁啊?大学生哪有不会的。”一位专工笑嘻嘻地看着冬雨。       于庆丰见冬雨为难的样子,连忙解围道:“对,冬雨不会,喝点啤酒?或者饮料?”       “冬雨,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