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6 共计 156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石竹苑

原来这里也有医闹

幸也不幸,住了几天医院,对安省医疗保健制度的感性认识也因此暴增。入院第一晚因为出现异常情况被送进急症观察室由经验丰富的老护士一对一地监护,护士是位白人老太,名叫MARY,不仅耐心细致,而且风趣,相处的一段时间里她教给我不少知识,据我观察,护士的工作范围很宽泛,从监测心电图到喂饭都管。 MARY抽我的血时开玩笑说,每天都要我抽你几次血,不过你放心,我们不是吸… (阅读全文)

道听途说之民国时期京城印象

父执一代人都曾生活在民国时期,小的时候听他们讲过一些以前的事,他们的讲法和官方的正式表述有所不同,当中免不了掺进各自的体验和看法。有一位曾在傅作义的北平守军中任电台台长的父辈讲过一件事,有一次他去逛天桥,听相声,台上的艺人说了这么一段: 逗哏:你说为什么男人穿的那个晚礼服屁股后面要长出来一块? 捧哏:那叫燕尾服。 逗哏:那长出来的那块儿叫什么? 捧哏… (阅读全文)

小说:户口(完整版)

户口   (一) 一九六三年春,杨兴旺从部队转业分配到京城医院任保卫科长。这家医院是区卫生局下属单位,规模不大,连勤杂工都算上也才两百多号人。杨兴旺的组织关系和户口档案从部队转到地方,院里分给他一筒子楼单间,虽然只有一个人的户口,但他是已婚有家室的人,而且是转业干部,不可能让他去住集体宿舍。   杨兴旺在京城的熟人不多,经常有联系的也就是几个部… (阅读全文)

小说:户口(一)

(一) 一九六三年春,杨兴旺从部队转业分配到京城医院任保卫科长。这家医院是区卫生局下属单位,规模不大,连勤杂工都算上也才两百多号人。杨兴旺的组织关系和户口档案从部队转到地方,院里分给他一筒子楼单间,虽然只有一个人的户口,但他是已婚有家室的人,而且是转业干部,不可能让他去住集体宿舍。   杨兴旺在京城的熟人不多,经常有联系的也就是几个部队转业下来的… (阅读全文)

清明节闲话,阿峰的人生短路

  六月中,斯蒂文的外甥女淑媛从台北飞来加州游玩,娘舅亲,斯蒂文自然是要尽心尽力地招待。月底,市内有每年一度的同性恋游行,淑媛想去看,斯蒂文不敢让她单独去,随便派个手下人跟着也不大放心,最后还是决定亲自开车陪淑媛去。   市区里停车是个难题,斯蒂文开着车转了一大圈儿也没找到车位,最后在华埠附近的一条后巷里找到一处空位,其实这里也不是正经停车位… (阅读全文)

石竹苑: 生死追债-引子

纵观历史,几千年来人类的本性并无太大变化,相似的故事不断地重演,相似的情节,相似的人物,不同的只是时空背景。   引子                                     一九七二年初的冬天气候异常寒冷,京城遭受到一股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强冷空气侵袭,极度严寒,北风呼啸,滴水成冰,路面冻得如同铁板一样硬。一连数日大风,直刮得天昏地暗,路边的积雪也被卷上半空,日月无光… (阅读全文)

胡思乱想:文革与一九四二

  这些日子在网上查找资料,有一道绕不过去的坎儿,文革像一座云封雾绕的山峰横在眼前。从理论界到民间对这场已过去近四十年的社会大动荡至今仍是争论不休,莫衷一是。官方对文革的结论(包括《决议》和二代领导人讲话)如同在一个成人的屁股上包个婴儿纸尿裤,根本遮掩不住。   最诡异的是,过去三十年的发展结果似乎验证了文革中的诸多论点,证实了“党内的走资派… (阅读全文)

石竹苑: 胡言乱语(一)

    “你说,幸福是什么?”虎头妈一脸不深沉地问,根本不需要调动脑细胞就明白她是在拿着标准答案出考题。   低头装傻,继续跟桌上的清炒鳝丝和小椒肉丝毛豆对话,随口胡诌,“有吃,还能吃,就是幸福。”   “人家说,‘幸福,就是当你没钱的时候身边有个人陪着你不离不弃,当你有了钱身边有个人陪着你一起慢慢变老’。”标准答案出来了。   今天的鳝丝又干又硬,像老牛皮;小椒肉丝… (阅读全文)

石竹苑: 关于《追债》的补充并致谢

关于《追债》的补充并致谢   这篇拖得长了点,用了五个月的时间,结尾收的也相当马虎,所以加一段补充也算是有个交代。   一.主要人物的后续情况   志伟把骗局交给通尼去自由发挥后便赴舒敏家乡拜祭,叩见舒敏双亲并坚持奉养,之后继续他的生意,同吴江一直有往来。   吴江行走江湖复仇的故事以后会写。   祝明因为秦雯家中变故回国意外与前女友相遇,又是一段不寻常的故事。… (阅读全文)

石竹苑: 追债(50·)大结局

第十二章(3)大结局   一月底的香港,天气潮湿阴冷,寒风刺骨,不能不让人想念加州明媚的阳光。志伟搭国泰班机抵港,入住靠近铜锣湾广场的富豪酒店,房间是通尼提前为他预订的。通尼曾在这里住过,他告诉志伟在房间里拉开窗帘就可以饱览维港景色。   通尼的原班人马都还留在香港。在跟公司CEO一番密斟之后,公司驻港办事处非但不会裁撤还要加以扩充,规模更胜以往。CEO明言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