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3 共计 24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童年

mahu: 童年(五)

填表  我们这个年代的中国人,都是伴随着表格长大的,从小到大,可以说,填过不计其数的表格。 记忆中,从入学、升学到毕业、工作到出国、成家。。。反正每走一步,都有表格伴随,从中文的填到英文的、法文的,既然是回忆童年,就说说那时候的表格吧。 小时候跟爷爷练过毛笔字,算是文化人了,在爸爸的口授下,一家人的填表任务就落到我头上,虽然我还是个不懂阴阳屁臭的毛孩… (阅读全文)

mahu:童年(四)

后悔事(1) 小时候最喜欢玩的是打仗的游戏。无非是小朋友们分成两派,一派"好人"、一派"坏人"。。。。。。然后拿着玩具枪、弹弓、外加嘴巴的配音,玩得不想回家。我们玩起来更有趣,不但有枪炮声,还有真的弹药---泥巴块! 找一个盖房子的空场,正挖地基的那种,人往里一跳,就象电影里战场上的战壕一样,马上就进入角色了,双方都玩得非常投入,有人英勇负伤了,有人英… (阅读全文)

mahu: 童年(三)

这两天家里的网络出了问题,全家简直是乱了营!很难想象小时候既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视,人都是怎么过的呢??? 那时候家里有收音机、半导体和小喇叭、哦,对了,还有小人书! 还记得广播里经常播的东东吗?那时,我和弟弟耳熟能详的居然是广播新闻里象走马灯似地过个不停的天气预报和某某治丧委员会或开大会的中央领导人们的名单! 那时咱俩大概也就三四岁吧,还记得弟弟站在… (阅读全文)

mahu: 童年(二)

在论坛里“捣浆糊”,写了一些片段,整理、集合一下,以免丢失~~  人生识字糊涂始 懵懵懂懂的状态不知道一直持续到几岁,反正对“小时候”这一词的界定是一个模糊概念,据说女孩开智比男孩要早很多,在我这儿,这条定理却不怎么适用,我是那种不怎么懂事的假小子。 当时我那个懵懂脑袋里整天在想啥,自然是无从考证了,但是从做出来的“历史事件”看来,那时脑子是没闲着,只不过处… (阅读全文)

mahu:关于鸡(下)

做妈妈可真不容易啊~~ 那只母鸡,含辛茹苦地孵着那二十枚精挑细选的“受精卵”,每天只下地喝几口水,难得有心思吃一顿饱饭~~妈妈用温度计量她的体温,竟有三十八度多! 原来她天天都在发烧啊! 漫长的抱窝期结束了,猜猜看我们光荣的鸡妈妈孵出了几只小鸡? ——  一只!估计党中央英明的独生子女政策就是从那以后开始正式实施的!  于是,我家的这只母鸡带着她的独生子女成了我… (阅读全文)

mahu:关于鸡(上)

浪石的一篇养鸡真的钩起了我对童年的很多回忆~~~ 从小在医院家属楼长大的我还真和鸡有着很多的恩恩怨怨呢,我对公鸡的恨之入骨,源于很小的时候的一次遭抢,那只看似英俊美丽的大公鸡,跳起来,一口就把我手里正在吃着的馒头给抢走了,留下惊恐万状、啼哭不止的我,从此我看见那种有半个孩子那么大的公鸡都绕道而行。那只大公鸡还是医院那一大群鸡的“黑帮老大”呢,每天不是教… (阅读全文)

打木嘎,儿时游戏之五

木嘎,是一根约10厘米长、两头尖尖的小木棒。玩的时候,用一把用薄木片做的木刀,砍一下木嘎的尖头,木嘎会自己跳起来,随即象扇耳光那样,用手中的木刀挥击木嘎,可以将木嘎打出很远。 比赛规则很简单,在规定的击打次数内,看谁打得远。 打木嘎的技巧性很高。由于木嘎都是自己制作,材质不同,规格不同,性能差异很大。加上砍击的力度和角度各有不同,木嘎跳起来的高度和方… (阅读全文)

海东:妈妈都爱吃鱼头

一次朋友聚会,当品尝一道美味的“红烧鲽鱼头”时,我随口说了一句:这道菜我妈妈一定喜欢吃,她最爱吃鱼头啦。右手边的朋友马上接了上来:我妈妈也喜欢吃。左手边的朋友也说:我妈妈也是。妈妈最喜欢吃鱼头,几乎全桌的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这样说。随即,我们都静了下来,在这道鲽鱼头的面前。 这一天,我们才真正懂得了,妈妈为什么爱吃鱼头。 吃鱼,在那个年代,是一道不寻常的… (阅读全文)

海东:妈妈都爱吃鱼头

一次朋友聚会,当品尝一道美味的“红烧鲽鱼头”时,我随口说了一句:这道菜我妈妈一定喜欢吃,她最爱吃鱼头啦。右手边的朋友马上接了上来:我妈妈也喜欢吃。左手边的朋友也说:我妈妈也是。妈妈最喜欢吃鱼头,几乎全桌的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这样说。随即,我们都静了下来,在这道鲽鱼头的面前。 这一天,我们才真正懂得了,妈妈为什么爱吃鱼头。 吃鱼,在那个年代,是一道不寻常的… (阅读全文)

海东:掼刀,儿时游戏之四

掼刀,就是用一把长10厘米左右的小刀掼在地面。这个游戏适于在雨后比较潮湿的地面上玩,通常是两个人之间的较量。比赛之前,两个人各自在相隔不远处,各自用小刀划出一个大约七八厘米见方的小格子作为自己的城堡。 比赛规则很简单:每人轮流用小刀掼向地面,将小刀扎进泥土中保持站立,然后从小刀刺入点划一条线连到上一个刺入点,这样一直掼向对方的城堡,最后一刀要扎在城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