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6 共计 5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译文

为什么我希望75岁就死

我是个57岁的健壮男子,无任何疾病,才成功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但我只想活到75岁。 家人亲友都无法接受,认为我不是疯狂就是胡言戏语,列举许多超过75还活得健康充实的人,他们相信等我真正接近75,就会贪生怕死地将它延至80、85,甚至90。 但我很清楚、也很坚定为什么自己只想活到75。 届时我已活过一个完整人生,爱且被爱过,女儿也将已成长离家活跃人生最丰富阶段… (阅读全文)

我曾是个伴游

我曾是个伴游,我的第一个“约会”对象只有一只脚。 他说冬天公寓太冷,他习惯去澡堂“取暖”,一次在蒸气浴间睡着,躺在热气出口失去知觉,许久等有人发现,左大腿的肉已被蒸熟。 他行动不便,他妈从威斯康辛州来看他,安宁所需要有人载他们去附近走走。如果你不是医生、护士或厨师,伴游是你所能志愿的唯一工作。 这安宁所专收容没有健保的年轻临终病患。 它其实是一间平常的老… (阅读全文)

蹩脚的电影幻觉——《了不起的盖茨比》

1925年4月10日,早年成功后在法国过着纸醉金迷生活的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给他在斯克里布纳公司(Scribners)的编辑麦克斯威尔‧柏金斯[1]发电报,询问《了不起的盖茨比》出版后有没有好消息。总体而言,没什么好消息。对该书的评论有些相当冷淡,比如《纽约世界报》[2]的一个标题是《菲茨杰拉德的新作是个哑弹》;有些看上去讨好实际上居高临下。后来,菲茨杰拉德向他的朋友埃德… (阅读全文)

亲爱的女儿,祝你性福美满!

互联网上近来流行一篇垃圾文字,叫做《约会我女儿的十诫》,里面充满所谓“好玩的”威胁,比如说,“第四条: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在今天的世界上,不使用点‘障碍法’的性爱可能会要你的命。让我来告诉你:谈到性的问题,我就是那障碍,我会要了你的命。” 这些说到底是陈词滥调:“男孩子们都是有威胁的笨蛋;其他人的性关系都很糟糕;我女儿是个塑料娃娃,她的命运由我掌控。” 听我说… (阅读全文)

我为何写“我为何不睡白人”

我给朋友的网站写了篇“不睡白人的原因”,几天后点击率不断上升,《郝芬顿邮报》联系我们说:他们很喜欢这篇文章,问我是否同意上传到他们的网站上。 一开始,我对于给予《郝芬顿邮报》刊载的许可相当紧张。作为一名女权主义者、保护妇女权益的社会活动者,我就像一本打开了的书。我不喜欢粉饰现实、不喜欢撒谎。同时,我选择过诚实和无畏的生活;我相信:所有女性都应该能够诚… (阅读全文)

我为什么羡慕埃及

民主:”由某个国家的全体人口或所有够资格的成员来治理的一种体制,典型的民主是通过选举产生的代表来实现的。” (根据谷歌定义搜索) 史上第一个民主政体出现在雅典,是直接民主,也就是说,每一个够资格的公民都能够参与讨论。可以想象,成千上万够资格的公民都参与讨论,那样的民主一定非常喧闹。这种民主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人们一直都在参与,而不是每隔几年有一天去投票…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五)

我觉得:使用证据的筛子来过滤浩繁的中国传统疗法–区分安慰剂与非安慰剂、辨别出有效成分、搞清楚副作用–的愿景像是一个巨大的民族工程。这个工程有可能使中国扬名于科学界,且造福全人类。但是使用严格的循证方法最终会消灭独立的中医的概念;这对于已经制度化了的中医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张功耀教授在给我的信中无奈地说,”在中医科学化的研究人员中,多数人一直拒绝在实验…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四)

和香港、英国政府相较,不出所料且可耻的是:中国大陆政府对于中医治疗的风险或毒性极少发出警报。仅以过去四年的几个例子:安神补脑片,用来治疗失眠,里面水银含量是大陆法定标准的55倍。正天丸,治疗头痛的常用药,内含大量附子,可能会导致致命的心悸和肾衰竭。据中国政府批准的行会–世界中医药协会联合会说,中国中医药产品超过60%以上不让出口。根据英国和美国的研究,…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三)

尽管经济增长规模巨大,中国依然是一个极为不稳定的国家,特别是当它考虑到自己在世界上的地位时。对中医的信仰是一个安慰性质的民族神话:西方人也 许发明了现代医学,但是我们中国有同样好的东西!这样一种自豪感混合进了中国人纯粹的民族主义情绪中。有两次,有人对我说:“西方人不相信中医的原因是: 中医只对中国人有效。” 在一个从饺子、婴儿奶粉到河水在内的任何东西都… (阅读全文)

中医何去何从(之二)

虽然如此,中医的理念充斥于普通中国人关于健康的看法中。某些人强烈捍卫着中医。即便你是中国文化的圈内人,反对中医也会让你成为被枪打的出头鸟。在社交媒介网站豆瓣网的”anti-TCM中医皆祸害”小组,网民贴帖子分享大家庭内部的激烈纷争。坚定反对中医的吴梦(25岁)说:”我非常喜欢(广受欢迎的科学十字军战士)方舟子的书。任何会思考的人都能看出中医不过是垃圾,一点也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