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6 共计 56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原创诗

六月的天空(诗)

《六月的天空》 打雷,下雨,出太阳。 六月的天空,就是这样戏剧。 像一场由风云雨阳雷电组成的剧, 你方唱罢,我登场。 风是导演策划和执行,不在又无所不在。 雷电是音效,雨是配乐,太阳是舞美和灯光, 上一秒的泼墨,这一秒水粉来覆盖。 云是它们中的活跃分子,风是推手。 因着天空的包容和阳光的宠爱, 万千种的美好,万千种姿态,尽垂于天幕。 蔚蓝之下,雪白堆积如山,… (阅读全文)

六月的天空(诗)

《六月的天空》 打雷,下雨,出太阳。 六月的天空,就是这样戏剧。 像一场由风云雨阳雷电组成的剧, 你方唱罢,我登场。 风是导演策划和执行,不在又无所不在。 雷电是音效,雨是配乐,太阳是舞美和灯光, 上一秒的泼墨,这一秒水粉来覆盖。 云是它们中的活跃分子,风是推手。 因着天空的包容和阳光的宠爱, 万千种的美好,万千种姿态,尽垂于天幕。 蔚蓝之下,雪白堆积如山,… (阅读全文)

心脑交战

《心脑交战》 大脑是一台机器, 齿与轮咬合着前进。 原地踏步或日行千里, 它有它的节拍和坚持。 有时痛恨, 这环环相扣的机关。 有时厌倦,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疲累。 大脑是一堆绳索, 束手束脚,连头和腰也束上。 何时毕恭毕敬,何时点头哈腰。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等着谁的编排和拉扯。 所谓理性无非另类的人云亦云, 所谓理智无非懦弱者的自卑自大。 大脑是一级级的台阶… (阅读全文)

心脑交战

《心脑交战》 大脑是一台机器, 齿与轮咬合着前进。 原地踏步或日行千里, 它有它的节拍和坚持。 有时痛恨, 这环环相扣的机关。 有时厌倦,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疲累。 大脑是一堆绳索, 束手束脚,连头和腰也束上。 何时毕恭毕敬,何时点头哈腰。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等着谁的编排和拉扯。 所谓理性无非另类的人云亦云, 所谓理智无非懦弱者的自卑自大。 大脑是一级级的台阶… (阅读全文)

美好不需要语言

《美好不需要语言》 美好不需要语言。 就像眼前蓝天下悬着的 一团团雪白、 抽着絮的云朵。 又像恋着风的树的忐忑, 彼时的星星点点、 此刻枝叶喧哗如潮水涨落。 美好不需要语言。 如目光所至群山的静默, 如声音所及空谷的回声。 如郁郁葱葱中一间红色木屋, 如闪着金子般亮光的湖面 远远飘来一只白色帆船。 如清晨原野发带般的晨雾之轻, 如林中小路不经意的逆光之美, 如晚… (阅读全文)

美好不需要语言

《美好不需要语言》 美好不需要语言。 就像眼前蓝天下悬着的 一团团雪白、 抽着絮的云朵。 又像恋着风的树的忐忑, 彼时的星星点点、 此刻枝叶喧哗如潮水涨落。 美好不需要语言。 如目光所至群山的静默, 如声音所及空谷的回声。 如郁郁葱葱中一间红色木屋, 如闪着金子般亮光的湖面 远远飘来一只白色帆船。 如清晨原野发带般的晨雾之轻, 如林中小路不经意的逆光之美, 如晚… (阅读全文)

回车回得多了就成了诗

只言片语之 回车回得多了就成了诗 《墓地》 十字路口惊现一块墓地, 这在僻静的小镇也不多见。 现实主义的我在想, 是什么让它得以存留于原地? 浪漫主义的我却想, 死后能葬在这样一个地方, 不冷清,也不热闹, 每天看来往的车辆和行人, 仿佛从未离开一样; 而对那揣着故事和希望、 仍在路上奔跑的, 是安慰,也是慈悲。 《绅士》 咖啡店, 排队买咖啡的人 排到了门外面。 … (阅读全文)

回车回得多了就成了诗

只言片语之 回车回得多了就成了诗 《墓地》 十字路口惊现一块墓地, 这在僻静的小镇也不多见。 现实主义的我在想, 是什么让它得以存留于原地? 浪漫主义的我却想, 死后能葬在这样一个地方, 不冷清,也不热闹, 每天看来往的车辆和行人, 仿佛从未离开一样; 而对那揣着故事和希望、 仍在路上奔跑的, 是安慰,也是慈悲。 《绅士》 咖啡店, 排队买咖啡的人 排到了门外面。 … (阅读全文)

填赵雷《成都》词:衡阳

《衡阳》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重逢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乡音的稠 梦里还要走多久 才能握住你的手 让我感到难过的 是亲人的等候 思念总是在心头 早春是深深的秋 老爸佝偻的背影,击中了我哀愁 在异乡寒冷的小镇里 我总是梦到你 衡阳 舍不得的 只有你 和我在衡阳的街头走一走 喔… 直到天上的星星都睡了也不停留 晚风拂过我的脸 像妈妈心疼的眼眸 走到环城南路尽头 坐在仙姬… (阅读全文)

填赵雷《成都》词:衡阳

《衡阳》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重逢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乡音的稠 梦里还要走多久 才能握住你的手 让我感到难过的 是亲人的等候 思念总是在心头 早春是深深的秋 老爸佝偻的背影,击中了我哀愁 在异乡寒冷的小镇里 我总是梦到你 衡阳 舍不得的 只有你 和我在衡阳的街头走一走 喔… 直到天上的星星都睡了也不停留 晚风拂过我的脸 像妈妈心疼的眼眸 走到环城南路尽头 坐在仙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