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8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情绪管理

与孩子一起成长

在和家庭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多孩子的问题,最终都要回归到家庭和父母身上。这样的说话也许有些不公平,有的家长跟我说,我们做父母的已经很累很不容易了,除了工作养家,还要带孩子上各种program,你现在还要我们成长,你说我容易吗?你最好教我一些方法直接把孩子搞定。不是我不给他们方法,我有很多方法,但是这些方法家长要能听得进去,而且能够去执行,它才有效,否… (阅读全文)

与孩子一起成长

在和家庭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很多孩子的问题,最终都要回归到家庭和父母身上。这样的说话也许有些不公平,有的家长跟我说,我们做父母的已经很累很不容易了,除了工作养家,还要带孩子上各种program,你现在还要我们成长,你说我容易吗?你最好教我一些方法直接把孩子搞定。不是我不给他们方法,我有很多方法,但是这些方法家长要能听得进去,而且能够去执行,它才有效,否… (阅读全文)

寻找心灵安全的港湾

最近关注最多的恐怕就是关于巴黎系列袭击事件,身在多伦多也不太平,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感觉恐怖分子就在身边,随时可能都有危险,把自己弄得神经紧张,我身边的一个朋友说觉得心情好郁闷,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就一直关注恐怖袭击的新闻,再加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加拿大是否接收难民的争论,让人心神不宁… (阅读全文)

寻找心灵安全的港湾

最近关注最多的恐怕就是关于巴黎系列袭击事件,身在多伦多也不太平,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感觉恐怖分子就在身边,随时可能都有危险,把自己弄得神经紧张,我身边的一个朋友说觉得心情好郁闷,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就一直关注恐怖袭击的新闻,再加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关于加拿大是否接收难民的争论,让人心神不宁… (阅读全文)

如何处理负面情绪?

人生中出现的各种负面情绪,很多人在面对负面情绪的时候极力想要回避或者否认或者压抑。殊不知,除了极少数的几种之外,负面情绪都有其正面的价值和意义,不是给我们一些力量,就是指引我们找寻更好的方向,有一些甚至两者兼备。下面就简要说说几种常见的“负面情绪”的功能。 愤怒 给我们力量去改变一个不能接受的情况。电影中的主角警告对方不要激怒他(否则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阅读全文)

教孩子表达“愤怒”和“攻击性”

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孩子们越来越多地表现出社会化的能力,生活内容更加丰富多彩。与此同时,随着进入群体生活,孩子们的人际问题也开始出现:今天谁抢了书,明天谁脑袋上撞了个包,后天又是谁脸上被抓了道印子……更令人担忧的是,大点儿的孩子开始拿着小棍子到处挥打,开始不听话,动辄哇哇大哭,要不就会出现些破坏性行为,撕东西,跺脚乃至打人咬人,要是在公众场合,面对… (阅读全文)

堵车时如何避免“路怒症”

汽车时代,“路怒症”早已是一个世界通病。根据美国最新公布的研究数据推测,患路怒症的美国司机达5%至7%,约1600万人。这项研究是根据2001年到2003年间,研究人员面对面调查9282位美国成年人得出的结果。其中公交车、出租车和长途车司机患这种心理疾病的比例更高,达30%以上。 “路怒”(road rage)是形容在交通阻塞情况下,开车压力与挫折所导致的愤怒情绪,发作者会袭击他人的汽… (阅读全文)

负面情绪的控制与调节方法

每个人在与人交往的时候,都喜欢和充满“正能量”的人在一起,没有人愿意和一个整天爱抱怨、发牢骚的人做朋友,因为人和人之间的情绪很容易相互影响,尤其是负面情绪带有很大的杀伤力。记得小时候听过这样的几个小故事告诉我们关于负面情绪的杀伤力。 故事一:从前,在一个水池里,住着一只坏脾气的乌龟,他和来这里喝水的两只大雁成了好朋友后来,有一年,天旱了,池水干涸了,… (阅读全文)

棉花糖实验的启示

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Walter Mischel博士在斯坦福所属幼儿园开始了一系列被称为“棉花糖实验”的有关自制力的研究,在之后的近50年他针对这个课题进行了持续的追踪研究,研究成果震惊美国享誉世界,时至今日,“棉花糖实验”已经成为延迟满足和自制力的代名词。 近期,已经84岁的Mischel博士在发表了200多篇专业学术论文之后,第一次出版了一本便于普通读者阅读的非学术性… (阅读全文)

学习为自己的情绪负责

      抱怨显示了你的无力感(powerlessness)。在亲密关系中,如果你把快乐附着在他的行为之上,所以你就把力量给了他,并没有为自己的快乐负责。 你觉得你为他而改变了,可是你有一个隐藏的议程(目的——hidden agenda)——”我改了,所以你也应该改。”他不是不了解,他还不改是因为你希望他改,他探悉到了你的意图。 期望是一种负面的能量,它只会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