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1 共计 7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战争

忘却与记忆——专访阮越清

奥巴马在2016年5月访问越南时说,“今天我在这里关注过去,关注两国之间艰难的历史,更注目于未来:我们可以携手创造的繁荣、安全与人的尊严的未来。” 这样一种情绪,在表面上似乎接受历史且力图和解,今天在美国人中有很普遍的共识。越战不再是美国民族意识上空的一朵乌云。 这一修辞上的变化伴随的是美国政府把越南重新打造成盟友和遏制中国的资本主义桥头堡的努力,是奥巴马… (阅读全文)

忘却与记忆——专访阮越清

奥巴马在2016年5月访问越南时说,“今天我在这里关注过去,关注两国之间艰难的历史,更注目于未来:我们可以携手创造的繁荣、安全与人的尊严的未来。” 这样一种情绪,在表面上似乎接受历史且力图和解,今天在美国人中有很普遍的共识。越战不再是美国民族意识上空的一朵乌云。 这一修辞上的变化伴随的是美国政府把越南重新打造成盟友和遏制中国的资本主义桥头堡的努力,是奥巴马… (阅读全文)

血红的罂粟花,开在黑龙江边的原野上

谨以连续五篇短文,献给为自己的祖国捐躯、为自己的理想献身的人们。 同时,更是以此纪念自己的父亲。他也是在这个季节离我远逝的,他也曾经是一位参加过战争的老兵。那朵花瓣如血、花蕊如夜的罂粟花,也属于他。真的属于。因为,血红的罂粟花,也曾经盛开在黑龙江边的原野上。 罂粟花的故事,尤其在国内听到见到的,往往都和毒品连在一起。从鸦片、吗啡,到海洛因、冰毒。在… (阅读全文)

海东: 还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有很多人,在读过了John McCrae的那首著名的诗《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之后,都情不自禁地提起了自己的笔,或续写,或合颂。按中国人的雅风,这叫和诗。 我读过许多这样的诗。在众多的和诗之中,我感觉下面的这几首写得不错。原文都是英文,如果那位高手能够翻译一下,可以让英语不灵的国内朋友们也一同欣赏。 Reply to Flanders Fields John Mitchell Oh! sleep in peace whe… (阅读全文)

海东: 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前天,我特地来到银行的柜台前,而不是如往常那样去门前的提款机,排了很长的队,取了一叠10元的现金,就是为了再仔细看一看印在纸币背面的罂粟花和那首诗。 在加元的10元纸币背面,有两只飞翔的和平鸽,下面就是《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的诗句,英文和法文,旁边是几朵开放的罂粟花,和枫叶,最底部是在纪念日里常常听到的那句话:Lest We Forget 让我们不要忘记! 我知道周围… (阅读全文)

血红的罂粟花,开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比11月的罂粟花还要著名的,是一首诗,写在一战的战场上,流传至今。 应该说,没有这首诗,就没有现在纪念日里的罂粟花。 诗的作者,是一位加拿大的陆军中校,确切地讲,是一位军医。他的名字叫John McCrae,1872年生于加拿大的安大略省,1918年死于法国。 一战期间的John McCrae,如同二战时期的白求恩,同样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同样不远万里,来到欧洲,投入到那里的一战主战… (阅读全文)

11月的罂粟花,花瓣如血,花蕊如夜

  一进入11月,一枚枚红色的小花,静静地绽放在许多加拿大人的衣服上。 那是一种丝绒质地的罂粟花,花瓣鲜红如血,花蕊漆黑如夜。人们将这小小的罂粟花别在衣领、胸襟或帽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为国捐躯的战士。 没有通知,没有号召,甚至没有提醒,但年年这样,岁岁如此。我甚至一看到满大街的小花,才意识到:噢,11月又到了!这一年又快过去了! 每年的第11月的第11天的第1… (阅读全文)

海东:历史,凝固在纪念碑上

在法国巴黎北部不到20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小镇叫阿拉斯Arras,在小镇的北郊有一片高地叫维米岭Vimy Ridge。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这里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只是在军事地图上有一个小小的标记:145号高地。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在这片高地上发生了一场重大的战役,史称阿拉斯战役,而加拿大人则称其为维米岭战役,因为这是加拿大军队在世界大战中打得第… (阅读全文)

海东:历史,凝固在纪念碑上

在法国巴黎北部不到200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小镇叫阿拉斯Arras,在小镇的北郊有一片高地叫维米岭Vimy Ridge。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这里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地方,只是在军事地图上有一个小小的标记:145号高地。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在这片高地上发生了一场重大的战役,史称阿拉斯战役,而加拿大人则称其为维米岭战役,因为这是加拿大军队在世界大战中打得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