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页,共 9 共计 89 篇文章

您查找的标签:随感

永远不变中国胃

  越了洋,移了民,习惯了天天早上冲凉,习惯了日日换内衣内裤,习惯了喝凉自来水,习惯了凡事先打电话预约,习惯了讲话低分贝,习惯了张口一个Please闭口一个Thank you,甚至习惯了掩嘴打哈欠冲着胳膊打喷嚏,唯有中国胃难改。   好吧,我承认:作为研究外国语言文化的专业人士,我是不及格的。不过这不能怪我,怪只怪大学课本上那篇英语散文太精彩。文章惟妙惟肖地描绘了一… (阅读全文)

回忆父亲- 一盆梅花

父亲走了两年多了,每每想起他还是心痛如锥,常常于无人之时向隅独泣,总也挥解不去这份交杂着思念,悔恨与自责的悲伤情绪。 一日行走于路上,胡思乱想中不觉又悲从心中起,又转念想到如父亲泉下有知必是不愿看到我这样眉头长锁,忧伤难解的样子。何不把这种思念转化为回忆,记下与父亲在一起时有过的快乐,美好时光。于是这个一盆梅花的故事先入脑海从心中流出。 在我上小学… (阅读全文)

三月,我不是医生

胡思乱想是我的爱好,既然每个人都要说几句,我也就可以涂鸦几句。   首先向各位前辈问好,我就是一个闲人,啥也不懂啥也不会。早年就听父母说了:世界上只有二个职业越老越值钱,其中一个就是医生,所以我到四十多岁才开始学医,老中医老中医就要老了才学,学出来就是老中医。前前后后一共大概学了1000个小时吧,就混了二张就业执照,一张是西医的一张是中医的。碰到中国人跟… (阅读全文)

家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3月,我到加拿大整整17年了,人生有时真的很神奇,17年前的盲目和冲动,我毅然决然地来到了加拿大,我想也许今生最长的时光应该就在此地度过了。17年的时光回想起来,不禁有些唏嘘和感慨,说实话:当初我这样一句英语也不会,没有技能,不会读书是没有资本到异国他乡去打拼的,可是人生就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决定,把你的命运也毅然决然地从原来的轨迹无情地翻了个底朝天,彻… (阅读全文)

理工男的乡愁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我小时候受的是很传统的教育,岳母刺字的故事我听了N多遍,岳飞是我儿时心目中的偶像。 收音机里热播评书《岳飞传》的时候我上小学,“话说岳飞岳鹏举”我中午听一遍,晚上听一遍,第二天早早爬起来上学,为的是和班上的小伙伴们切磋感受。 家里只有一台收音机,电池不足的时候声音就特别小,我和哥哥通常是头顶着头,把耳朵贴在喇叭上; 争执自然免不了,… (阅读全文)

李会长

搬家后好久没联系原邻居和朋友。上周浏览华文刊物,一则文章标题赫然出现眼前:悼李志根会长!怎么会是他呢?从体质气色和思维行动的敏捷度看,不可能是他!就按当下流行的做善事心平和会长寿的共识,也不应该是他。但确是他。 李志根是上海人,任社区华人互助会会长。互助会和很多“会”一样,是自发成立组织。互助会会址在我刚移民这里租住的那个亚洲人聚居区。我是通过邻居上… (阅读全文)

诗经撷艺(10):三月桃花开

中国传统文人墨客对桃花的态度,和对“梅兰竹菊”四君子截然不同。前者重形式,后者重内容, 也就是说,谈到“桃花”几乎不去联想其人格化的一面,只是扑面而来人人可以惊叹的美艳; 而“梅兰竹菊”则让人去联想各种人性中的美德, 美被上升到灵魂的层面,而不是停留在视觉上就可以欣赏到的美。故“桃花”即可以为雅客闲士寻求的“ 桃花源”,也可以成为江湖英雄结义的“桃花园”。不过在… (阅读全文)

姐姐,她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坚强

   姐姐,你知道吗? 今天很难过,其实和你有关? 当她在电话中,第一次忍不住在姐姐面前哽咽了,开始哭着,泪眼模糊了双眼,她第一次对姐姐有所埋怨,在诉说着自己的难过之后。而过去的十几年,她总是习惯在电话这一头做个安静的倾听者、做个耐心的开导者,像对待妹妹一样对待着姐姐。 从家境贫困的童年,到因叛逆而失去接受中专教育机会的青春期,再到本该享受自由恋爱的懵… (阅读全文)

三月,望远镜

张三到李四家安装了一个望远镜,因为王二麻子家说自己家有好多鞭炮,大半夜的放鞭炮还让人睡觉嘛?结果呢?隔壁老王又不开心啦,理由是望远镜太好啦,把老王家的私事房事都看到啦。世界大概就是这样的。   于是白居易都遭殃了,白居易,字乐天,白居易的诗词都不用背啦。于是乐天派也遭殃了,谁还敢说自己是开开心心闷声不响发大财的乐天派?反正举国上下都不能乐天啦。我也不… (阅读全文)

对不起了,恳请宽恕!

我不得不写出来。 早上老公问我为什么半夜哭叫,我自己毫无感觉。但我知道为什么。 以前听到朋友们说中学同学有了微信群,有了聚会。我想,我们初二六班不会有,因为我们有过欺凌有过不公。 现在我们真的有了微信群真的有了聚会,我无限感恩-随着时间的磨练,一切皆为可能。 同时我的内疚和悔恨从结了疳长了疤铺了新肉的底处痛楚起来。 我们可爱的同学们选择了忘记选择了宽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