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昨天我在国内大学同学微信群里提到我现在陪太太练跑步,室内跑5KM,有同学笑称转圈跑不是疯了么?我回答:人生就是不断折腾,“疯”是最高境界;有一个同学随后对我的说法给出了两个【强】的表情符。接着我贴出了我的一篇文章链接呱呱随笔:生活几多”疯狂”,几多精彩。说到“疯”,我想得更多。

最近十几年来,很多中国移民飘洋过海来到了加拿大,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在国内有体面的工作及社会地位,怀揣着各种不同的目的来到了加拿大,但是来到之后发现加拿大这里与想象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生活很不容易,加国工业门类没有国内齐全,很多移民根本不可能找到专业工作。为了生存,有时候必须做苦力工,比如在菜场超市整理摆放货品,割肉宰鱼;或者去衣厂钉扣子;或者去电子厂焊元器件;或者去开长途货车等等;好一些的就去盘一个便利店,说白了就是开一个小卖部。你看看,在中国好好的,跑到加拿大做这些事,不是“疯”了吗?

我搬到锦绣中华新的店址之后,最近隔三差五就有一个女人来到商场到处串门,她穿着整洁,样貌也不差,年轻时应该是漂亮的那一种。因为我比较nice,每次她都会到我的店铺对我演讲好几分钟,讲一些涉及中加两国政治社会等方面的话题,还会把她写的一些笔记纸张碎片给我,让我阅读保存。看她的笔记,她的一手字非常不错。说话也条理清晰。她也告诉我:大楼保安不让她进商场,她马上要回国了。如果只有一次听她诉说,你不会觉得她有问题,但是她来的次数多了,我就知道她有问题。一般来说,这类人就是不停地诉说,重复,一次我尝试问了她几个问题,她都回答了。她也有很骄傲的过去,在美国搞过电力设计,在新浪网站有博客,写过很多文章,谈及她过去的先生,也有一定名气,因为她说时,我马上谷歌,可以搜索到她过去的先生的很多英文专业文章。唉,这样的移民人生是悲剧。

很多年以前,有一个大陆来的女士带着她的女儿到我的店铺来修电脑,看到她的女儿光着脚,我就知道这个女儿可能有问题,待了一会儿,她妈妈责怪了女儿几句,女儿就生气,把我柜台上的东西用手全部扒拉到了地上,我没有发火,默默把东西收拾好。其实这位单身妈妈来过我的店铺许多次,接触多了,我觉得她自身也存在问题,后来得知她女儿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最后被收进了特殊医院,她去探望也要受限制。唉,做父母的,如果自身不健全,教养后代不得法,悲剧会流传下去,如果是在异国他乡,更是悲催啊。

还有九年前在加国巴士上斩人头颅的李伟光现在已经基本康复,不用付刑事责任,恢复了自由,但是当时他肯定是有严重精神疾病的。

到加拿大来,困难,挑战真不少,如果实在撑不下去了,回国也是可以的,面子算个鸟;也要调整心态,改变思路,寻找其他出路,真疯了,那就太悲催了。来到加拿大多年后我也差点崩溃了,后来去了教会,思想观念完全发生了改变,我才慢慢适应下来,带领全家过上了比较平静的生活。如果我知道加拿大这么困难,我是不会来的;如果我知道加拿大有不少让人发“疯”的机会,我会来;我折腾过了,心里得平静,只因我认识到了:职业不分贵贱,劳动最光荣,简单清净是我的向往,在神里面我得平安。衷心祝愿加拿大的华人移民能够互帮互助,克服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困难与挑战,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

严重声明:据我观察,经过这么多年,大多数华人移民过上了比较满意的生活。

备注:文中带引号的“疯”意指做以前不屑做,不想做,没有做或者不敢做的合法事。

延伸阅读:

呱呱随笔:加国找乐记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