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原文出处: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1103&postID=23672

由【废話多多】

刚开始工作时,遇到了一位同事,天上的事他知道一半,地上的事他全知道。有一次一位中国同事对一位美国同事解释中国文化,他听到了走过去:“不对不对,实际应该是这样的。。。。。。你明白了吧!”据说他一直单身的原因是女孩子们受不了他的饶舌,一次约会后便逃之夭夭。

我 因为工作的关系要经常与他打交道,往往十分钟的事要绕上两个钟头才说的清。而且他习惯用“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这么简单的事,应该很好理解吧?” 做逗点。每次和他说完事,都有一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大概因为当时我是新来的,周会上经常是他“半真半假”调侃的对象。不理他的结果等于默认 了他所说是实,理他的结果是显得我在为自己找借口。后来读了几篇文章,才明白这种行为属于职场霸凌的语言暴力。

家 里有小孩的人都知道,美国学校中,有一些因为种种原因而以欺负弱者为乐的小霸凌。在适当的帮助下,有的小霸凌改了。有的长大后继续霸下去,最后成了罪犯进 了监狱。但还有相当一部分长大后变成了职场霸凌。职场霸凌和小霸凌的特点一样:外强中干,欺软怕硬。因为在职场不能用肢体暴力欺负人,语言暴力便是职场霸 凌的家常武器。

语 言暴力其实比肢体暴力的危害更大,如果有人揍你一拳,你可以叫警察。而且你有个黑眼圈证明你挨了揍,看见你的人都会同情你。所以第二次挨揍的可能性不大。 但语言暴力不一定是明说“你是个笨蛋”,使用语言暴力的人可能是公认的大好人。只是和他说话时,另一个人总有“我是个笨蛋”的感觉。即使受了公开的语言暴 力,人们顶多说某人说话不注意。说多了,受害者反而成了祥林嫂,没事找事。更糟糕的是受害者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结论反而是错在自己。给语言霸凌一而 再,再而三的施暴机会。

不 是以英文为母语的人,遇到语言暴力时大多会归咎于自己的英文不好,沟通不良,这便给了语言霸凌可趁之机。实际上就是一生下来就说英文的人仍然识别不了语言 暴力,更别说自卫反击了。为此,语言学者苏塞特·埃尔金在《温柔的语言自卫术》一书中系统地阐述了如何识别和自卫反击语言暴力的方法。这本书所讲的不是要 以暴制暴,他打你一拳,你就踢他一脚。他说你是笨蛋,你就说他是混蛋。这本书的目的是当受到语言暴力时如何有效地保护自己,从而终止语言霸凌的攻击。

读 了《温柔的语言自卫术》后,我和那位同事有过几次交锋。终于有一天他恼火的说:“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中国人,也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从此之后停止了 对我的语言攻击。不幸的是,他又找到了另外一位中国同事做靶子,而那位同事没有能够有效反击,忍受他的语言暴力直到他离开为止。

下面是《温柔的语言自卫术》系列的书单,第一本最容易读:有问题123,解决方法为A,B,C,简单明了。最后一本则包括了许多新内容,如怎样对付电子语言暴力。其他的则是第一本的延伸,大同小异,若没时间,不读也罢。(我将在“温柔的语言自卫术(2)”提纲性地翻译一些此书的内容)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by Suzette Haden Elgin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1980), ISBN 0-13-351080-8

More on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1983), ISBN 0-13-601120-9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Workbook (1987)

The Last Word on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1987), ISBN 0-13-524067-0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for Business Success (1989), ISBN 0-13-921032-6

Success with th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1989), ISBN 0-13-688581-0

Staying Well with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1990), ISBN 0-13-845116-8

The Gentle Art of Written Self-Defense (1993), ISBN 1-56731-113-X

The Gentle Art of Written Self-Defense Letter Book (1993), ISBN 0-13-350422-0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at Work (2000-01-19; Second Edition; Prentice Hall), ISBN 0-7352-0089-0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Revised and Updated (2009), ISBN 9781435113428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2) 2011-03-27 08:12:33

由【废話多多】

前两天发了一个帖子介绍《温柔的语言自卫术》后,有些网友希望我举一些实例,也有网友问能不能翻译一下原著。要把一本书翻的信、达、雅,译者需要一定的中文和英文的文学基础,所以翻译是我所不能。只能根据原书的要点,大略的总结一下。

然而,读书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过程,尤其当年我读这本书时有非常明确的目标:如何对付我的那位同事老狄。也许书中有很多其他有用的信息被我忽略,虽然我会尽量客观的介绍,但仍然建议大家读原著。

要有效自卫,首先要知道自己被攻击,职场中的语言霸凌身经百战,经常在我们毫无准备之下进攻。温柔的语言自卫术的四大原则是:

知道你被攻击,(Know that you are under attack.

认清攻击形式,(Know what kind attack you are facing.)

知道如何反击,(Know how to make your defense fit the attack.)

坚持反击到底。(Know how to follow through.)

语言霸凌的拿手好戏是含沙射影,说出来的话表面上似乎是好话,但目的却是打击听话人的自信心。《温柔的语言自卫术》将此类语言总结为八种语式,如果一个人反复地使用这些语式,我们就要小心自己是不是被攻击了:

1.      如果你真想。。。你就会。。。 [If you really (X), you would (Y)

2.      如果你真想。。。你就会想。。。[If you really (X), you would want to (Y)

3.      你难道从来也不关心。。。吗?[Don’t you even care about (X)?

4.      即使是。。。也会。。。 [Even (X) should (Y)

5.      人人都知道你。。。[Everybody understands you (X)

6.      一个。。。的人。[A person who (X)(Y)

7.      你为什么从来不。。。 [Why don’t you ever (X)

8.      有的。。。在。。。会。。。[Some (X)whold (Y) when (Z)

这些句式的共同特点是以假定(Presupposition)为前提,无论这些假定是否真实,然后以假定为事实做出结论。

例 如,丈夫对妻子说:“如果你真的为这个家着想,你就不会乱花钱。”这句话看上去是丈夫在责备妻子乱花钱,但“乱花钱”是以“你不为这个家着想”为前提的, 丈夫在此已经为妻子定了位。没有准备的妻子会对“乱花钱”反辩,其实“你不为这个家着想”才是攻击中的重型武器,“乱花钱”只是一个诱饵。

如果对诱饵自卫,经常适得其反:

夫:如果你真的为这个家着想,你就不会乱花钱。

妻:我怎么乱花钱了?

夫:这月你买菜花了八百块钱,平均一周两百块。

妻:现在物价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八百块还是我精打细算省着花呢。

夫:那张三他们家怎么一个月才花五百块?

妻:我就知道你看着张三的老婆好,她好你去娶她呀!

夫:这话说的,我只不过是为这个家着想而已。

妻:。。。。。。

如果对假定自卫:

夫:如果你真的为这个家着想,你就不会乱花钱。

妻:你是在说我不为这个家着想吗?

夫:那倒不是,我只是奇怪这个月的帐单怎么这么高?

妻:现在物价比从前涨了一倍,八百块还是我精打细算省着花呢。

夫:啊,原来如此。

所以有效的语言自卫方式是对诱饵置之不理,集中精力对付重型武器的进攻。

下篇《温柔的语言自卫术(3)》将分析其他的语式。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3) 2011-03-30 10:23:11

由【废話多多】

除了前边提到的八个句式外,语言模式也可用来作为语言攻击的武器。心理治疗师維琴尼亞·撒提尔(Virginia Satir) 创立的五种语言模式,在经过其他学者的完善后,已被广泛地应用到语言分析:

指責型(Blamer):以指责别人来建立自己支配地位。

討好型(Placater):以迎合奉承来推卸本身责任。

打岔型(Distractor):以改变方式来引起对手困惑。

超理智型(Computer):以分析推理来避免个人参与。

明理型(Leveler):以通情达理来直接沟通。

以 上每个语言模式都有一个外像和一个内涵。有时内外一致,如明理型。但更多的时候是以假乱真,如指责型或讨好型。用指责型回复指责型,保证引起一场语言大 战。用讨好型去回复讨好型,什麽事也办不成。用打岔型去回复打岔型,最后大家都不知所云。用超理智型回复超理智型,可以缓解矛盾,拖延时间,然后转换成明 理型的语言模式。明理型是语言交流时的首选模式。用明理型交流时,对话双方交换的是简单的事实。没有谁高谁低的分别,产生误解的机会也少。

下面用我和同事老狄的对话来分析一下如何辨别语言攻击的句式和语言模式。

案例一:我需要用一个软件来分析数据,同事们只会用,不会建立模型。所以我只有去问老狄。建立模型涉及到一些数学概念,我没明白老狄所说/老狄没讲明白,在我问了几个问题后老狄不耐烦了。

句式 BIf you really want to learn this program, you wouldn’t WANT to argue with me.

句式 B 比起句式 A 来更富有攻击型,不仅假定了我不想学,而且假定我可以控制我的想法,再加上诱饵,前前后后,一共打了三拳。

模式:指责型。

诱饵:你和我吵。(第一拳)

假定:1) 你不想学。(第二拳)

2) 你可以控制你的想法。(第三拳)

对诱饵自卫(不可取):

狄:如果你真想学这个软件,你就不想跟我吵。

我:我没想跟你吵,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

狄:你想跟我吵也没关系,只是吵嘴解决不了问题。

我:我说了,我没跟你吵,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

狄:你要是用心听我讲,就不会有问题了。

我:你怎么知道我没用心听,是你没讲清楚!

狄:我辛辛苦苦讲了半天,你还说我没讲清?

我:呃。。。对不起。(老狄用指责法和句式 B 建立了他的支配地位。)

对假定自卫(可取):

狄:如果你真想学这个软件,你就不想跟我吵。

我: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认为我不想学这个软件了?

狄:我没说你不想学这个软件。(老狄开始为自己辩解。)

我:那就请你接着往下讲吧。(变被动为主动。)

 

句式 CDon’t you even care about how to use this program?

句式 C 比 句式 B 又进了一步,在诱饵和假设之上,这个句式加上了使听话者感到内疚的成分。

模式:指责型

诱饵:不关心如何用这个软件。

假定:1) 你不关心如何使用这个软件。

2)      你应该关心如何用这个软件。

3)      应该关心却不关心,你应该为此羞愧。

对诱饵自卫(不可取):

狄:你难道从来不关心如何使用这个软件吗?

我:我当然关心了,要不我干吗来问你。

狄: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跟我吵呢?

我:我没跟你吵,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

。。。。。。(又被绕进去了。)

对假定自卫(可取):

狄:你难道从来不关心如何使用这个软件吗?

我: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认为我不关心如何使用这个软件了?

狄:我没说过你不关心如何使用个软件。

我:那就请你接着往下讲吧。

句式 A B C 在语言攻击中属于轻量级的,用“从何时起你开始认为 (X)?”大多可以对付过去。用这种方式自卫的关键是注意语气,用询问的方式而不是质问的方式,否则就造成责备型对责备型了。

老狄是一位经验丰富地对手,所以我自卫时要每句话都说到点上,不能给他一丝可乘之机。然而,并不一定所有用以上语言句式和语言模式的人都心存不良,在自卫前可先沟通一下。

A:如果你真想学这个软件,你就不想跟我吵。(指责型)

B:你是在说我不想学这个软件吗?(明理型)

A: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不喜欢你和我吵。(明理型)

B:你误会了,我只是想问明白有关的数学概念。(明理型)

A:那我再给你解释一遍。(明理型)

虽然 A 以指責型开始对话,但由于 B 巧妙运用明理型回复,结果是 A B 最后都采取了明理型的语言模式来和平解决问题。

 下一篇将讨论躯体语言和句式 D 与 E。

The Gentle Art of Verbal Self-Defense by Suzette Haden Elgin (1980), ISBN 0-13-351080-8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4) 2011-04-01 16:37:00

由【废話多多】

除了语言句式和语言模式外,肢体语言(Body Language)在语言沟通中也非常重要。这里所说的肢体语言包括了一切非语言交流,如姿势,手势,面部表情等等。在进行语言攻击时,语言霸凌可能笑里藏刀,也可能皱着眉头说好话。句式 D, E, F, G, H 的攻击性越来越强,假定套着另一个假定,暗示加上另一个暗示,自卫时就要换个方法。

案例二,学校采购部更新了试剂订购系统,但大家仍然按旧系统给我信息,很不方便。在周会上,我向大家解释学校采购部的新系统。老狄没等我说完,便打断我的话,把旧系统解释了一遍。然后“开玩笑”地对我说:“即使是中国人,也应该知道如何订试剂。”

句式 DEven a Chinese should know how to place an order.

模式:隐讳的指责型。

诱饵:你不知道如何订试剂。

假定:1) 你是中国人,中国人有点不对劲。

2)  订试剂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你不知道如何订试剂证明了你笨。

3)  作为一个中国笨蛋,你应该感到羞愧。 

对诱饵自卫(不可取):

狄:即使是中国人,也应该知道如何订试剂。

我:我当然知道如何订试剂,这几个月的试剂都是我订的,问题是。。。

狄:(非常同情地)你不用解释,大家都知道你为什么订试剂订的不顺。(句式 E)

我:。。。。。。 

对假定自卫(1)(不可取):

狄:即使是中国人,也应该知道如何订试剂。

我:中国人怎么了,中国人就不会订试剂吗?

狄:喔,喔,喔,你干吗这么生气。

我:你说中国人不会订试剂我能不生气吗。

狄:多多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脾气也太大了。我不过是在开玩笑而已,我说过中国人不会订试剂吗?

我:。。。。。。 

对假定自卫(2)(可取):

狄:即使是中国人,也应该知道如何订试剂。

我:其实,有很多人以为外国人说英语带口音,就什么事都做不了。不过这样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很令我惊讶。(超理智型+明理型)

狄:我没说你什么事也做不了。

我:那就好。我现在接着解释新的订货系统。

“我不过是在开玩笑。”是语言霸凌常用的方法来为自己解脱。这句话的假定是听话人没有幽默感。但很多时候确实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开玩笑被误解了。辨别有意或无意的方法:

狄:我不过是在开玩笑。

我:是吗,我不但不觉的可笑,还觉得有点尴尬,好像你在说中国人不会订试剂似的。

狄(无意):多多你误解了,我没说中国人不会订试剂。

我:那就好,我接着解释新的订货系统。

狄(有意):你这人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我:是吗,不过你以后可不可以不开这种玩笑了?

狄:好吧。

句式 EEverybody understands why you have a hard time to place orders.

模式:假明理型。

诱饵:你不知道如何订试剂。

假定:1) 你有个原因使你不会订试剂。

2)      大家都知道这个原因。

3)      你的原因如此之严重,我们都原谅你。

4)      你应该对我们感激涕零。

5)      你应该为自己感到万分羞愧。

就这么带着笑的轻轻一句话,暗藏着如此之多的重型武器。要不是语言学者分析出来,想破了头我也不会知道是怎么回事。而老狄一付同情的样子,运用打岔型(从 C 的指责型到 E 的假明理型),更使听话的人不知所措。

对诱饵自卫(不可取):

狄:大家都知道你为什么订试剂订的不顺。

我:我为什么订试剂不顺?采购部的系统是新的,为此采购部专门做了半天的培训,再说。。。

狄:多多你别急,我已经说了,大家都知道你为什么订试剂订的不顺。

我:。。。。。。 

对假定自卫(可取):

狄:大家都知道你为什么订试剂订的不顺。

我:是么,那太谢谢大家了,包括你在内。

狄:。。。。。。

虽然这些语言句式是语言霸凌常用的,但并不是所有用这些句式的人都是语言霸凌。正如《温柔的语言自卫术》书中所说,小孩子在和父母讨价还价时,常用这些句式,但小孩子们并不是有意地使用语言暴力。区别是有意还是无意地使用这些句式,可以私下直接沟通:

我:今天你在会上说:“即使是中国人,也应该知道如何订东西。”我觉得有点尴尬,好像你在说中国人笨似的。”

无意者会解释或道歉。以后不会再这样说。

有意者会找出种种理由来说你错了。以后有机会就变着花样地再说一遍看你的反应。

语 言自卫不是一件容易事,因为语言霸凌已经有了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经验,用语言攻击已经成了他们的沟通方式。而自卫的人要从头学,无异于学习一门新的语 言。虽然知道的句式,模式,等各个要素,但真正用起来总是不顺。好容易学会了。几天不用就又忘了。所以一上来自卫不成功没关系,多过几个回合就会了。很多 时候自卫的挺成功,一转身就来个挫折,这些都是学习新语言的正常过程,不必着急。

下一篇将分析句式 F, H。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5) 2011-04-14 16:27:11

由【废話多多】

当一个人受到语言攻击时,本能的反应有三种:还击,解释,和息事宁人。然而美国文化中,硬汉/强者的语言交流原则是:不解释也不道歉(Never apologizenever explain)。语言霸凌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语言攻击把对方处于一直解释和道歉的位置上,从而建立他表面上的强者地位。温柔语言自卫的目的则是找出最简单的回话来停止语言攻击,避免无谓的解释。

案 例三:有位技术员张三,她的工作是流程的第一步。另一位技术员李四,需要张三的结果接着做第二步。我们是每两周开一次汇报会,张三经常在开会前的星期四把 结果给李四,如果李四不在周末加班,下星期一周会上没有结果汇报时,张三会说她上周就把结果给了李四。李四不敢在会上辩,只有把张三的活也干了。我一上 任,李四便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向我哭诉。我花了好大功夫,找出原因,制定了她俩都认可的措施。过了两周,老狄找我来了:(老狄为什么插手故事太长,此处略 去一万字。)

句式 F: A good manager who really wants to be effective wouldn’t want to micromanage.

模式:超理智型。

诱饵:你的管理是微管理。

假定:1) 世界上有许多好的管理人员,但你不是其中之一。

2)      你不想有效的管理。

3)      你可以控制自己的想法。

句式 F 的厉害之处不仅仅是增加了一个假定(1),而且用“一个。。。的人”开头,使听话的人不能对假定进行直接的自卫:

对假定自卫(不可取):

狄:一个真想有效管理的人是不想微管理的。

我:从什么时候起你开始认为我不想有效管理了。

狄:我说了你不想有效管理了么?

我:你虽没明说,但就是这个意思。

狄:多多啊,从何时起你开始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我:。。。。。。

对句式 F 自卫最好方式是很诚恳地同意老狄的说法。老狄别无选择,只有挑明他的目的,这样我就可以变被动为主动,控制对话的走向:

狄:一个真想有效管理的人是不想微管理的。

我:你说的对的不能再对了。

狄:我是在说,你关于张三和李四的工作流程决定不合理。

我:那我们可以具体讨论一下你觉得不合理的地方。

句式 F 看着眼熟的原因是我们在解释句式 B 时就见过它的一半,句式 C, D, E 也能用同样的方法塞到 F 的后半句去。但不管怎么变,自卫的方式是一样的

张三同意了我的决定后,还是我行我素。李四没有与我沟通,自己和张三干了一仗。于是老狄又来找我:

句式 H: Some people would be really upset if the manager didn’t even care when their staff had a fight.

模式:超理智型。

诱饵:你不关心你手下的人。

假定:1) 大多数人对你的行为都不能容忍。

2)  我跟大多数人不一样,而且比他们都好。

3)  我比他们好的原因是我会原谅你。

4)  所以你对我应十分感激。

5)  所以你应该万分惭愧。

这又是一个只有语言学者才能分析明白的句式。因为句式 H 的进攻形式与 F 相仿,故而采用相同的自卫形式:

狄:如果管理人对他手下的人吵架不关心,大家都不会容忍的。

我:是么。那是怎么想的呢?

狄:我怎么想没关系,关键是你的决定导致了她们的争吵。

我:那我们可以具体讨论一下你这样说的原因。

狄: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中国人,也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走开)

经过这一回合后,老狄将枪口转向了他人。虽然有时冷不防地射出一条暗箭,但比大规模的密集轰炸容易对付的多了。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6) 2011-04-17 09:46:10

由【废話多多】

介绍《温柔的语言自卫术》一书的目的,不是鼓动大家看完书后马上冲出去,打一场自卫反击战。也不是要教会大家如何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因而导致一场混战。

例如,妻子要回娘家过年,丈夫不愿意:

句式 G Why don’t you ever consider my feeling?

这 一句式并不复杂,但因为用了“从来”,或“老是”一词,句式的伤害力可占所有句式的首位。原因是使用这个句式的人多半是与被攻击者朝夕相处的人,知道被攻 击者的致命处。同时被攻击者对攻击者的弱点也最了解。受到攻击后倾向于针锋相对,反唇相讥。但结果是火上浇油,激化矛盾。

夫:你怎么从来都不顾我高兴不高兴?

妻:我怎么不顾你了?上次说好了去看电影你临时变卦,你顾我了吗?

夫:你怎么提这件事,我都道过三次歉了!

妻:你要真的对我好就不会想变卦。

夫:这和去哪里过年有什么关系,你难道从来不关心你说话有没有逻辑性吗?

妻:即使是你也应该知道不该说“从来”,结婚十年,我难道一次都没关心过你吗?

夫:人人都知道你这个人只关心自己。

妻:一个关心妻子的人,不会说出让妻子这么伤心的话来。

夫:有的丈夫看到妻子这么无理取闹,早就躲出去了。

。。。。。。

一眨眼,夫和妻把八个句式从头倒尾捋了一遍,这场架才刚拉开架势,往下且有的吵呢。

G 最有效的自卫方式是用明理型来对待:

夫:你怎么从来都不顾我高兴不高兴?

妻:那你告我几件让你高兴的事儿来,我挑一件做。

夫:不去你妈那儿过年就能让我高兴。

妻:你能不能说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去我妈那儿过年?

丈夫有不去的理由,却不明说,于是一上来用责备的语气。妻子用明理型的答话,给了丈夫一个说真话的机会,这样夫妻双方避免了无谓的争执。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书中的八个句式包括了大部分的语言攻击。随着语言的变化,新的句式会不断的产生,但语言自卫的方法基本上是相同的:

1。忽略诱饵,对假定进行自卫。

2。如果句式太复杂,一时分不清诱饵和假定,用超理智型的回答来拖延时间,迫使对方转换句型。

3。明理型是语言交流中最有效的方法。

 

因 为篇幅所限,只能简单地介绍一下温柔的语言自卫原则,看上去似乎非常简单。实际上语言自卫是一个反反复复的过程。原因之一是攻击者和被攻击者都在学习一种 新的语言表达方式,难免返回老的习惯。但掌握了温柔的语言自卫术,不仅可以有效抵抗语言攻击,同时也增进自己的语言技巧,从而改善人际关系。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完) 2011-04-20 13:32:31

由【废話多多】

温 柔的语言自卫术不仅仅是在受到语言攻击时保护自己的手段,温柔的语言自卫术更是一种有效的语言沟通方法。现实生活中,专业的语言霸凌是不多见的,大多数的 语言攻击来自于人们一时的失控,有时攻击者本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实行语言攻击。但即使是无意的语言攻击也同样具有伤害力,掌握了温柔的语言自卫术,可以 巧妙地将可能爆发的争吵转成理智的沟通,更多的时候还可以影响他人,创造一个和谐的语言环境。

如 果不幸遇到了一个语言霸凌,没有温柔的语言自卫的技巧,大多数人会选择回避。但语言霸凌不会因为对方回避而停止语言攻击。长期处于语言暴力之下的人,不仅 心理,情绪受到影响,健康也会受到损伤。如果在遇到语言霸凌之前就掌握了温柔的语言自卫术,一两个回合之后,语言霸凌会知难而退,这是最理想的。可没遇到 语言霸凌,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语言自卫的必要性,所以开始自卫时要准备好了面对挫折。

语言霸凌之所以成为语言霸凌,总有一定的原因。也许运用语言暴力是某办公室的特有文化,也许语言霸凌业务能力极强,老板离不开他,也许语言霸凌是老板的老板的小三儿,谁也惹不起她。语言自卫本身就不容易,再加上很多职场政治的因素,半途而废只能将自己陷入更大的困境。

所 以,即使是温柔的语言自卫,也是一场“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战争。很多时候是一场孤独的持久战。语言霸凌平常占惯了上风,突然有一个不受欺负的,他一定会变 本加历的反攻。而自卫的人一般都是菜鸟,好容易顶住了机枪乱扫,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呢,紧跟着大炮又轰下来了。而其他人迫于语言霸凌平时的淫威,好容易有个 人成了他的活靶子,大家都可以松口气,谁也不愿因支持别人而把语言霸凌的视线转到自己身上。运气不好了,还会有人跟着起哄架秧子,他们的推理是被攻击的人 呆不长,不如趁机讨好一下语言霸凌,省得以后成了新靶子。

我开始工作时没什么经验,等明白了老狄的语言方式时,他已占据了制高点。在一般的情况下,我大概会惹不起躲得起的不理他。但是我做管理,一定要和他打交道。而且老狄的行为把我的威信降低到了负一百,工作布置不下去,人们有气都往我头上撒。当时我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拍拍屁股走人,要么挺直了腰保护自己。

那 时我刚干了三、四个月,另找工作对我不利。加上我的研究课题做得很顺,走了可惜。但最主要的是知难而退不合我的性格。与老狄作战的几个月里日子很不好过, 回家后经常要先到跑步机上狂奔一阵才能压住气,要不然谁和我说话谁倒霉。不过坏事变成了好事,困难的处境逼着我所学到的很多管理方法和语言自卫的技巧,都 是终身受益。

前几个帖子的链接: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 (1)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 (2)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 (3)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 (4)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 (5)

温柔的语言自卫术 (6)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