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昨晚零点的钟声敲响之前,随同几位友人一同前往多伦多市政厅前的广场,准备领略那零点钟声敲响的盛况。我们去的比较晚到达时已是人山人海了,人头攒动,现场的光线五彩斑斓,热闹非凡。我观察到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喜悦和期盼。 我完全是在被周围的人夹着动弹不得,甚至连举起相机的胳膊都无法抬起,给挤成近乎肉饼的感觉。甚至一瞬间都无法喘气。带去的三脚架根本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