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一期的经济学家杂志上看到一篇有关中国性教育的文章,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抽时间将全文译成了中文。這个翻译过程把握尺度艰难,千方百计地想把英文变成地道的中文,换句话说就是让西方人说出地道的中国话,而不是给读者所谓西方式的中文译文。难度颇大,有心进行了尝试。现将全文及译文提供给诸位一同分享两种语言带来的快感。 一直以来,我在不停的呼吁中国人学习外语…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