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气壮告诉“港独”:唱国歌就是依法“洗脑”

字体 -

      其实,邪恶之所以横行,乃司法无为所至。“港独”政客一直嚣张狂妄,似乎已经忘乎所以到了,无人可奈之何了。污蔑法理之唱国歌为又是“呕吐”、又是“洗脑”之类的。人们似乎不妨透过这一网链帖子【http://news.sina.com.cn/c/2018-05-06/doc-ihacuuvu1474686.shtml,即,香港议员批国歌洗脑论:持特区护照你就是中国人】内容所反映的现象、看透和看穿这么个事物的本质:可否疑似中国中央政府、及香港特区政府官方发言渠道之遣词造句上未够完善,而导至这些肤浅无知的“港独”政治有隙可乘。以至于,官方政策欠理直气壮、开诚布公到位。问题的根子疑似在于: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仍未能干脆依法依规、理直气壮地明告那些“港独”分子:法理唱国歌之本身,实际上,就是“政治洗脑”!又怎么样?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这就是事实的本质!没啥好说!而且,这不但是中国宪法治下之香港基本法所法理律定,也完全属于法理上之与世接轨的做法。欧美国家、甚至全世界的国家,也都一样!而且,人家西方国家政府也照样在政治和法理上,理直气壮地认可,那就是“爱国主义”的教育。反对者,就是逆所谓“普世价值”的历史潮流而动。

       而“教育”俩字之本质词义,就实为“洗脑”!不少来自中国大陆背景的华人移民,刚北美谋生之初,幼小的孩子,也转学进入北美的小学开始就读。某天家庭聊天,不知因何故,话题突然提到了中国的西藏时,孩子就告诉父母,称,学校的老师给他们上课时教导:西藏已于某年某月被中国“侵占”等。父母便翻看其课本,发现:其教材也是这么白纸黑字地写着的。可见人家对孩子之“洗脑”成功……所以,就“教育”而言,其实,就是“从娃娃抓起”之事实上的“洗脑”。

       而一个国家民族的合法政府或统治者,依法依规地给自己的国民“立规矩”之“洗脑”做法,这又有什么法理性不妥呢?倒是应该反质问那些香港街头假民主、真独裁的“港独”们:香港回归之前被英国150年的殖民统治过程中,当年的港英政府,不也照样一直政治“洗脑”香港人的吗?那么,为何回归被中国政府统治后的香港,就反而不可有法理上反“洗脑”之“民主自由”呀?为何曾经违法犯罪式入侵者的洋人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给中国人“洗脑”,而中国人给自己人“洗脑”,却反倒不行呀?法理依据何在呀?道理逻辑何在呀?那不变相成了双重政治标准之自我“种族歧视”了吗?

       既然我们都已经法理正确,规矩正确,道德正确,那就更不是什么违法犯罪、违反道德规矩之政治“暗箱作业”了。那么,又还有啥好遮遮掩掩、反倒易被人们误认自己为“心虚”的呢?根本无此必要!而是,就得理直气壮地阐明国家政府之法理坚定政治立场 。政治诚信或威信就在于:“目击尔道已存,不言尔意已传”。有道是:法者,国家所以布大信于天下。

       他们若想无理取闹于中国与世接轨的法理做法,那么,就先请他们,不妨先去“游说”世界各国都取消唱自己的国歌的“洗脑”做法后,再来说事儿吧。否则,就是违法违规犯罪式的假民主、真独裁!若胆敢暴力破坏国家法理律定的规范,就属于法理犯罪式抗法而被司法追究!对于那些明知自己已经违法触法,却仍“故犯”地继续胆敢以身试法者,无论其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与否等,也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地受到司法中立地、就事论事之法理惩罚。因为,包括欧美先进国家在内世界所有国家中,没有任何国家的司法法理上,是允许对违法犯罪分子予“网开一面”者。而凡属违法违规犯罪嫌疑范畴的人和事,统统不受任何法律的保护。同时,明知故犯之法理清楚之违法犯罪的人和事,已经纯属政治和司法上,与国家和国民政治在上之“敌对”范畴。因此,严惩违法犯罪分子之本身,就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痛心”问题!法律之中立性和独立性的本身,是庄严无情的宪令!若非在法理舆论及行为落实上,将这类明知故犯法理犯罪的政治乱象,扼杀于萌芽状态中,则势必,就难免导至今后政治之“小洞不补,打洞吃苦”的后果。

       香港一些政府官员,自己本身就对“民主”概念不求甚解,政治水平不够,就难免应对这类局面时进退失据。反倒变相纵容了“港独”违法“无政府主义”式,打着所谓“民主自由”的政治幌子、而是实为政治独裁霸道之胡作非为的政治误导视听。这本身,除了香港政府上层之政治概念上,模糊不清什么是:合法合规之正常“民主”、与非法犯罪式“无政府主义”假民主之区别不同、或没有政治水平的鉴别能力以外,不少时候,也疑似跟中国政府对港之官方发言渠道,未能针对性就事论事地准确拿捏遣词造句上的技巧应对失误,是有一定关系的。由此而未能更好地达至:那些“港独”的盲从者们,能从根本上认识到政治概念之“一国”于“两制”之根本实质所在。

       由于本该政治和法理上理直气壮的话没有恰到其处地时候说出来,却尽说些让人们、以及让对手,在法理上可随意误以为“模棱两可”、而政治缺乏“自信”的感觉时,才导至了对方错觉上有机可乘、有空子可钻地欲浑水摸鱼,可任意解读,可继续胡作非为地误导视听!

       假设中央政府的“人大”,在国家司法统治的软实力上,再不刻不容缓地于法理上以必要坚定强硬地、限时、限期地责令香港政府,法理于“基本法”政治核心所律定之完善“第二十三条”之立法的话,那么,原本从理论联系实际的实践而言,纯属法理政治之“双重标准”的所谓“一国两制”,疑似也将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政治短视做法。

       对于香港的政治事物而言,也同样适用中国政治伟人毛泽东的那句精彩的英明论断: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