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3.一句话的两面

周末约了朋友去喝茶。席间发生的一件小事,让我小思,值得一记。 多伦多是美食荟萃之地,八大菜系各显神通。除了本帮菜,我们最喜欢粤菜。广式早茶也几乎成了习惯。除了虾饺,烧卖,凤爪这些最传统的之外,和父亲去喝茶,他必点粽子,和丈夫去喝茶,他必点雪菜鸭丝焖米粉,和孩子们去喝茶,我必点一份干炒牛河,总之要有这些填肚子的菜品,家里的男生们才会满足。  &nbs…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小思片刻, 未分类 | 10 条评论

4.在COSTCO买电视机

我们家那个又大又重的电视机突然发出一串指甲刮过黑板的声音,刮到黑板尽头时,“喷”的一声焖炸,然后电视的世界就只剩漆黑一片了。吓得我进城时,还专门绕道去了COSTCO,因为我忘不了那些声音,时刻记得得重新买一台电视机。 夜晚向老爷汇报工作:“听说,如今最好的电视机,画面像数是4K,但那要三四千的。再说一时也用不上这个高科技,因为还没有提供4K节目的电视台。还是买…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主妇之道, 未分类 | 9 条评论

5.买咖啡

      今天买咖啡,遇到一个聪明过头的电话销售员。       单杯咖啡机的咖啡丸没有了,我打电话去订。接线生的态度一向都是超好的。今日这位是个年轻女人,有好听的欧洲口音。虽然是一个简单明了的商业电话,但对方语气温暖宜人,搞得我不愿意先放下电话。所以我三言两语交了自己的定单,但就依然耐心地听她介绍了新品种,而且毫无反…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主妇之道, 未分类 | 9 条评论

6.洗帽子

     真奇怪,我家两个男孩最近都开始喜欢带帽子了。       记得他们小时候,大冬天出门时,总要为戴帽子别扭半天。我一早发现洋人小孩通常都戴帽子,可我们家的两男孩,戴手套还可以,帽子十之八九是戴不上去。       现在他们长大了,帽子却成了主动选择衣着的一部分。特别是运动时也戴帽子的话,一顶新…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与儿同长, 未分类 | 10 条评论

7 。吃螃蟹

虽说从小吃螃蟹的机会不多,但我不知道螃蟹是美食这个概念是如何深置心中的。最早的吃螃蟹记忆是在普陀山,那一次旅行似乎顿顿都吃螃蟹。因为那里的螃蟹就象菜市场的青菜似的,又多又廉的排队让人挑.挑好后交给旅店的老板娘,她会替你蒸好,送进房来。她其实也不用煮别的菜,因为好像所有的客人都把蟹当饭吃了,鲜美的蟹肉不仅满足了人类贪得无厌的食欲,还起到了粮食的作用,…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生活小事, 未分类 | 9 条评论

8.秋日枫情

一直以为我对枫叶的感情始于北京的香山,我的大学时代。然而我的发小今天却在微信上告诉我她还留着我用红枫做的书签,那可是我十六岁之前的事情!看来人的记忆是经常出错的,就象人对身边的风景也经常熟视无睹一样。 我不能说自己是因为枫叶的美,才来的加拿大。因为移民二十多年了,我从来没有专程去赏过枫。当人们对阿岗昆的枫景如痴如醉,长途跋涉,身陷火红的树海时,我悠…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行万里路, 未分类 | 4 条评论

9.水牛城的古迹-MARTIN HOUSE

名胜古迹总是我旅行中的重头戏。今夏去多伦多对门的美国水牛城时,也寻到了一古迹,叫MARTIN HOUSE COMPLEX.。 它是二十世纪一个叫马丁的人的家园。看图片,有种怪怪的感觉。偌大的草坪上空无一物,只有那几栋光秃秃的房子,可是怎么还是感觉很隐蔽神秘呢?可以说不是美感,而是好奇驱使我前去一览。 马丁家园坐落在水牛城的文物保护区PARKSIDE EAST. 北美的文物保护区,经常…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行万里路, 未分类 | 4 条评论

10.榨菜月饼

中秋节又到了。文人墨客,望月赋诗,我们平常人只剩吃月饼了。 可是,走进超市,突然堆积如山的月饼,几乎淹没了你。十块钱买一盒,说是莲蓉,吃起来似油团。问题是又分不清究竟是猪油,黄油,还是菜油。只好四十元买一个香港的大牌月饼,不知怎么也不象小时候第一次吃到广式月饼那样欣喜了! 我是江南人,从小吃苏式月饼。白糖果仁,几分钱一个。月饼底下还带一张小方油纸。…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节日体验, 未分类 | 7 条评论

11.落发

我大部分时间在家,因而干了大部分的家务。我喜欢清洁更甚于煮饭。然而很多年了,其实有一件清洁的活,一直不是我干的。       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卫生间看见已经脱光准备淋浴的老爷,突然光着身子蹲下身去,捡起了盘在下水盖上的那团头发。       那是我的落发。我从来都是长发,每次洗完澡,下水盖上一定积攒了我的一团…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生活小事, 未分类 | 10 条评论

12.种菜

        我买房的时候,并没打算在后院种菜。今天之所以拥有一个收获喜乐的菜园,这个功劳应该归于母亲。        买房的时候,母亲来视察,看见我的房子向南有开阔的空地,就建议在此开辟菜园。我当时没有种菜的打算,只是觉得这块地不在后院里面,倒也不影响已经规划好了的庭院。再加上当时的老爷干劲十足,二话没说… (阅读全文)

归类于: 日志 (全局), 未分类 |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