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微小说《余红的印章》

661 浏览
字体 -
标签:

《余红的印章》

时隔三十年,中国北方某城市五星级宾馆的房间里,小一说起余红的印章来依然唾沫星子满天飞,不管不顾正倒时差的我。

那是个买啥都凭票的年代,为了杀一杀寝室屁侠三兄弟的威风,室长小二决定炮制一本某寝室专用屁票。画完屁票,小二从裤口袋里摸出一枚女生宿舍地上捡来的印章,往红色的印泥上拓了拓,然后神情庄严地盖在屁票的正面,余红两个字赫然醒目。

每人每天三张屁票,超过一次罚款五毛。那以后,寝室屁侠三兄弟再也不敢明面上比屁拼屁了。有的时候明明屁意姗然,看在钱的份上也要憋到门口再放。硬的不行来软的,阳的不行来阴的,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偶尔中招,死无对证。

余红,我们同年级不同系的女生,没啥印象。她大概打死也不会相信,她的名字竟然以这种方式伴随我们度过了大学四年的无聊时光。

听小一说,小二现在老拽老有钱了,这次同学聚会的所有花销他一人全包了。这小子脑袋转得快,歪点子比别人多,是块做生意的料。据说创业初期,也是光杆司令一个,一身兼着多职,其中包括质检员。质检员验货出货当然需要盖章了,于是乎余红的印章再一次登上小二生命的舞台。

第二天我们出发去长白山,直到点名时才在大厅里发现发福的小二。小一和我走过去,一个拍拍他脑袋,一个摸摸他肚腩,齐声问:余红的印章您带了吗?跟着哈哈大笑。对了,忘介绍了,我的名字叫小三。小一,小二和我,我们正是传说中的屁侠三兄弟!

小二往走廊的另一头望了望,表情有点奇怪地回答道:不好意思,这一次余红和她的印章都来了,无论公司的还是家里的都归她管!“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18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5年9月14日 21:47

    构思挺精细,最后才道出叙述者,读者一直以为是余红。余红-成了无辜受害者的符号,却从来没有到场。

  2. 评论 | 2015年9月14日 22:04

    又改了一下结尾,更有意外哦。

  3. 评论 | 2015年9月14日 22:31

    其实余红不出场更好,让人多一丝的悬念。。。 这个余红可以再开新的一篇。一目同学怎么看?谈谈想法。

  4. 评论 | 2015年9月15日 10:26

    不觉得结尾增大了小说的空间和内容吗?

  5. 评论 | 2015年9月15日 20:05

    有味道,让我想起苏童的短篇

    回:谢一目 :)

  6. 评论 | 2015年9月15日 20:12

    有悬念的结尾,更引人入胜,浮想联翩。。。 这是我的看法,不过其他读者可能也会喜欢这种结局!

  7. 评论 | 2015年9月15日 22:06

    一开始我也觉得这样结尾有点俗套,但应我老公同学的要求加上去的,呵呵。

  8. 评论 | 2015年9月15日 22:31

    不认识,更有苍茫感。

  9. 评论 | 2015年9月15日 23:02

    其实这篇我更想表现的是幽默搞笑

  10. 评论 | 2015年9月15日 23:14

    百合好!你要表现的效果达到了!!

    回:谢谢茗泉! :)

  11. 评论 | 2015年9月16日 10:22

    我很好奇~~~

  12. 评论 | 2015年9月16日 11:44

    让我想起我们工学院的男生宿舍。。。。。

  13. 评论 | 2015年9月16日 14:29

    无为好奇啥子嘛?

  14. 评论 | 2015年9月17日 14:13

    这是一篇非常优秀的微型小说,无拘无束的青春气息跨越30年时空,依然未老,像舍友的情谊。我没有看到第一稿,从各位的讨论中,知道余红是改稿后才出场的。余红出场,便呼应了前面“我们同年级不同系的女生”的交代,非常圆润地结束了本文,很奇妙。如果余红不出场,喜感更大,因为读的时候大家心中必定在问:“余红是谁?”,读到最后,才惊呼:“原来没余红屁事。呵呵。”总之,余红出与不出,都挡不住我对本篇的喜爱。

  15. 评论 | 2015年9月17日 16:26

    谢谢梳子这么详尽的解读和肯定。这句“原来没余红屁事“可授予本年度最给力评语,因为切题:)

  16. 评论 | 2015年9月17日 18:28

    哈哈!小二最後成了余红的印章! :)

  17. 评论 | 2015年9月17日 20:14

    我很好奇,余红是谁?

  18. 评论 | 2015年9月17日 22:01

    青草:你的评论也很给力!

    无为:反正不是我,编个小故事让大家乐乐。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