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诗歌和诗歌的形式

53 浏览
字体 -

《诗歌和诗歌的形式》

诗歌,时代的产物。既是时代的产物,就难免打上时代的印记。例如民国时期的诗歌,就和现在流行的诗歌不一样。凭心而论,那时的诗风比现在清新许多。诗人在诗里要表达的情绪,也多数热烈直白,不像现在诗坛里流行的隐晦,让人云里雾里地扑风捉影。诗变成了一种文字游戏,人们躲在诗的后面,实则害怕直面自己和世界,这何尝不是一种怯懦的表现。

现代诗可以不押韵,意境远比韵律来的重要。诗不是一段白话文打几个回车就成了的东西,如果没有意境带来的美感,就不能称之为诗。美感跟矫情格格不入,无论是华而不实的矫情,还是哗众取宠的矫情,都为诗所不齿。诗应该是最真实最真挚的情感,否则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有的人心里明明没有诗,偏要挤出一些来附弄风雅。

诗是诗人通过自我对话从而达到自我疗愈的一种方式,从这点来讲写诗是很个人的事。但人性的相似,让诗很容易抓住相似的灵魂。诗也是诗人开向世界的一扇窗口,从美学角度或含蓄或直接地表达着诗人的三观。因为三观的差异、个体的差异,人们产生共鸣的点也会有所不同。

如果说心是诗的孕床,太过丰腴的人生或太过忙碌的人,诗是没有机会在这样的人的心里着床的,这就是所谓的诗心。写诗的人的心也需要拔草,因为毕竟人不是活在真空里,现实的草稍不留神就在心里疯长,这种草繁殖很快,很容易就占据了诗的位置。

我信所有写诗的人的心都是真实的干净的,这种品质在今天的社会尤其可贵。或欢喜或忧伤,或明亮或黯淡,或含蓄或直接,或冷峻或热烈,诗的可爱可敬就在它真实而干净品质,这种品质是与世俗的对峙。

回到诗歌的形式,就不能不说模仿。其实所有人都在模仿,只不过模仿有优劣。你尽管模仿你喜欢的,但保有独立的内容和思想。

说到创造性,你不一定要自创一种诗歌形式来证明你的创造性。每一首诗的诞生都是一种创造,说创造容易和制造混淆,而制造多少有商业化和工业化的影子,更确切说应该是像婴儿的诞生,你见过没有痛的生产吗?痛则痛矣,比起那些难产和胎死腹中的就幸运很多。当然写得多了,顺产的几率也就大很多,这属于写作技巧范畴。

诗歌形式的模仿,自古就有。比如古词,使用同一词牌,字数、韵律和抑扬相同,内容却可林林总总,是谓填词。你能说这些词人填的词没有创造性吗?没有意义、没有价值、不值得写吗?

所以不要纠结于形式,纠结于该穿什么衣服,对衣服底下的诗多些关注,对深处的灵魂多些关怀才是正道。

最后想说,品诗如品人,个人审美的不同会对诗歌的喜好产生偏差,这点不能强求,不能拿一个东西来框,拿一套理论来说服,所有说服都是徒劳,都是多此一举。

从个人喜好来说,我喜欢长短句,喜欢错落有致的构架。整体篇幅不用太长,但段落分明,层次分明,逻辑清晰。最重要一点前面也提到过,要有意境、有灵魂,这是我有多喜欢一首诗的一把尺子。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7年2月12日 19:52

    拜读、欣赏、受益。其实,楼主说的蛮好!

  2. 评论 | 2017年2月13日 12:39

    谢谢。其实,编辑应该推荐,呵呵。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