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诗评《 乡愁》

102 浏览
字体 -

乡愁
作者:陈庆

当我像葵花般低下沉重的头颅,
在一片阴影里发现两个孤独,
一个沉默如水涡,一个喧哗
像是白昼。是它们点燃了永恒中的灯火。

没有什么能够将它们替代。
没有什么能够将它们涂抹。
甚至夜晚的云
都显得那么没有力量。

『诗评』

夜晚的云本来就没力量,甚至很难看清楚轮廓。古人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现代人的乡愁更像夜晚的云沉重、压抑、不明朗。这句跟开篇处的“我像葵花般低下沉重的头颅”呼应。

“一片阴影里发现两个孤独,一个沉默如水涡,一个喧哗像是白昼。” 这句最精彩,也是本诗的灵魂所在。通常我们知道的孤独都是沉默的。河流湍急的地方才会形成水涡,用水涡比喻情绪是恰当的,因为它会把人带下去,甚至将人淹没。

沉默是种孤独,喧哗又何尝不是?有句歌词是这样的: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人群中的孤单,喧哗中的孤单,这种体会不仅异乡人才有。

其实喧哗不一定是物质世界里的喧哗,也可以是内心的喧哗,它是一种内心的挣扎和不安。如果说“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种皓月当空下的思念是明朗的、淡淡、安静的,那么作者所描述的这样一个没有月亮只有厚重云层的夜晚的思念就是沉重的、压抑的、不明朗的。

思念不是东西,不似具备清楚轮廓的物件,你可以掐它捏它,束之高阁或者干脆扔掉。思念是种情绪,如影随形。它像影子甚至鬼魅,潜伏于心底,不经意间冒头,让人措手不及、全然崩溃。

“是它们点燃了永恒中的灯火”,这句没什么玄乎的,“灯火”指思念或者思乡情结,“永恒”无非是要表达从古至今思乡都是文人笔下亘古不变的主题。“没有什么能够将它们替代,没有什么能够将它们涂抹”,这两句显得有些平淡,你可以理解为故乡在异乡人心中的位置。当然一首诗无需处处放光彩,弱的地方反而能够衬托出那些强的地方。

小结一下,这首诗虽然短,却不太容易让人分心。你知道作者要说什么,能体会、可意味,这就够了。总比那些说了很多,却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诗强。一首诗打动人的不光是词语,更有词语下的情感。情感的真挚浓烈是伪装不来的。有的时候词语无需太多,有一两句击中人心的就够了,它就算是一首有可读性的诗。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