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诗评《雪地里的捕捉》

60 浏览
字体 -

《雪地里的捕捉》

他要捉一只雪地里的孔雀。
它要冻死了。太冷了,他走在大街上
手里握着旅行袋。

孔雀还在昨天的地方,一夜过去
它只挪动了两米
奄奄一息,他肯定。

他蹲下来抚摸孔雀
快掉光的翎毛。

这只蹊跷的鸟儿从哪里来
他有过六个想法。

每一个都被他扔掉。
“最有可能我不在这儿”,
他想起自己难以描述的遭遇,
孔雀低低叫着。

他们共同跪在雪地里,
人们跨过他们的身体。

孔雀正变得透明,他的手也是。
他接近它的地方逐渐看不见了。

他抱住了孔雀。

——————————————————————————————————————————————-

诗评《雪地里的捕捉》

只言片语带出无穷想象,梦幻、空灵。像梦境,又像电影的某个场景。它甚至让人想到舞蹈,是的,舞蹈,颇具美感和感染力的那种。它的代入感和画面感之强,是语言的魅力、也是灵犀相通的明证。

首先开门见山:“他要捉一只雪地里的孔雀。它要冻死了。” 语气是急促的,将人陡然置身于一种情境中。孔雀是生活在热带亚热带丛林的鸟类,雪地里凭空出现一只孔雀只在梦境中有。

“他蹲下来抚摸孔雀快掉光的翎毛。” 羽毛掉光了的孔雀,当然飞不起。如果没有外力的帮助,这只孔雀只有在雪地里等死。”蹲下来抚摸“这一动作可见对孔雀的怜惜之情。

“这只蹊跷的鸟儿从哪里来。/他有过六个想法。/每一个都被他扔掉。”可见对孔雀是足足研究了一番的。六个想法都被否掉,更说明这只孔雀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是蹊跷的。

事先预备了旅行袋,说明早有此意,捉孔雀显然出于善意,为不让它冻死。

“他想起自己难以描述的遭遇,孔雀低低叫着。”  连他都难以描述的遭遇,何况孔雀,低低地叫着,是哀鸣。此时此刻这只孔雀已完全激起他的同情,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这只孔雀。

“他们共同跪在雪地里/人们跨过他们的身体。” 跪可以是地位卑微的象征,也可以预示着身处逆境绝境,甚至可以理解成在信仰面前的顿悟。至此,读者的好奇心再次被勾起:什么样的人们、为什么要跨过他们的身体?

“孔雀正变得透明,他的手也是。/他接近它的地方逐渐看不见了。/他抱住了孔雀。”

孔雀怎么会变得透明?再次印证了梦境、幻觉、意象的说法。就连他靠近它的手也开始变得透明。“他接近它的地方逐渐看不见了。” 无限靠近的结果是,成为它的一部分,自然就看不见了,因为合而为一。

小结:雪地里的孔雀是灵魂深处的他。这只孔雀在身体里时隐时现。安静时显现,浮躁时隐去。它也会冷、也会饿,只不过很多时候,人不是不在意、就是懒得在意。它让我们身为一个有灵的活人有了存在感,与它的贴合度越高,幸福感和归宿感就越强。

最后那句“他抱住了孔雀”,即与诗名《雪地里的捕捉》相呼应,又暗示着自我的回归。

(原创勿载)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