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我们的社会怎么了?(二)

972 浏览
字体 -
标签:

我们的社会怎么了?(二)

《有关政府为吸毒人士开放注射场所、大麻交易合法化等》

《我们的社会怎么了?》系列中的一和二不无关系,不能说有多少人抑郁就有多少人自杀和吸毒,抑郁人群的数量远大于选择这两种方式的人,是肯定的。

先说政府为吸毒人士开放注射场所,也即所谓的“安全注射中心”。

事情还得从害人的针头说起,先是魁北克省一家人吃冰淇淋时吃到针头,然后是BC省一家麦当劳里小孩被针头扎到,如果说这都是意外和事故,那么在电梯扶手下端、卫生间抽纸盒下方、加油站油泵手柄上用胶带纸粘着的针头呢?

政府的逻辑大概是:与其安全,就是与大家安全。可惜这只对无害人之心的瘾君子有用,对上面提到的那些存心害人的有用吗?

中心为吸毒人士提供严格消毒的注射器,在医生和护士的监管下进行注射,用过的针头统一处理,理论上的确可以减少无监管状态下、因注射过量而造成的死亡、因使用不洁注射器而造成的血液传播疾病。

可实际呢,瘾君子瘾上来时,大概都是着急忙慌就近解决的,哪会有耐心和时间赶赴注射中心?除非恰巧在附近。他们中有没有人并不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进入一个有特别标识的建筑、做一件自己都不觉得光彩的事呢?如此岂不是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吸毒了吗?

再者,政府的这种保护举措,有没有可能被人解读为毒品使用的合理与合法?那些怀揣着羞耻感、负罪感、懊恼感、原本打算戒毒的人,会不会肆宠而骄、从而放弃戒毒呢?

再说大麻交易的合法化。

据说警察轻松了,因为凡是和大麻有关的案子可以不管了。但我说不一定,你能保证那些吸完大麻的人不开车、不出事?最后遭殃的不仅是大麻的吸食者,还有无辜路人。

笔者认为政府两样举措的负面作用是:毒品的吸食和注射曝光于大众视野中,让一件原本偷偷摸摸、慌慌张张的事,变成了现在的敞敞亮亮、从从容容。最令人担忧的还是它对青少年可能起到的误导作用。

儿子给我看他在网上搜到的有关大麻的介绍,页面设计得跟普通保健品一样绿色、无害、美观。大麻和鸦片一样确实有镇痛止疼作用,但是现在西医这么发达,镇痛止疼的植物也不只有大麻,片面强调大麻的某种药理,而对其它危害避而不谈,是不是有掩耳盗铃的嫌疑呢?

儿子说香烟比大麻有害,香烟有尼古丁,损害人类的肺。我听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然后又拿大麻跟酒精比,酒精让人嗨让人上瘾,大麻也是。这下好,大麻跟烟酒平起平坐了。

想到在儿子更小年纪时,我和他之间的一场讨论,那是有关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那时加拿大政府刚刚颁布同性婚姻合法化,把婚姻的定义由一男一女的结合改成两个人的结合。

众所周知,加拿大政府保护弱势群体是出了名的,同性恋是弱势群体,吸毒者也是弱势群体。自由党这么认为,保守党却不这么认为。想说自由党真是弱势群体的亲爹亲妈,因为只有亲爹亲妈才会这般溺爱孩子,以致是非不分、轻重不明。

现如今这个颠覆传统的年代里,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才是真的弱势群体,每个家庭乃至整个民族的价值取向、舆论导向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他们、塑造着他们。有生之年,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身心灵都健康而非扭曲的后代,我想这应该是大多数人的愿望吧。

(枫雨轩原创,转载注明出处。)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


  1. Mei
    评论 | 2018年3月7日 16:37

    正解!完全同意,政府的主要精力放错地方了。

  2. 评论 | 2018年3月10日 19:40

    好久不来,51博客全成了“全能神”的地盘!

  3. 评论 | 2018年3月13日 00:33

    哦?没注意。我现在几乎不看51的文章,每次都是写了东西,存在这里,而已。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