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一歌一世界

105 浏览
字体 -
标签:

《一歌,一世界》之周传雄《寂寞沙洲冷》

听说他得了胃溃疡,人瘦得脱了形,跟以前比判若两人,真是让人有点心疼。淡出歌坛的这些年,想必人们也把他忘得差不多了,在音乐世界的汪洋大海里,我们从来不缺音乐人和演唱者,能被人记住,也是一种幸福。

与其说记住这个唱歌的人,不如说记住了他唱过的一首歌。这首歌,像一把久不使用的钥匙,打开了记忆中的某个匣子,让人穿越回曾经的一段岁月中。不是歌词有什么深意,而是当它流传的时候,我们在哪里?和谁在一起?有着怎样的故事?又怀揣怎样的情愫?

彼时的不可复制不能重来,是它让人着迷的地方。不是你不想,而是你不能。因为土壤和气候变了。有的东西,只能是一定条件和契机下的产物。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又或许那时我们用尽了余生所有的储备,时间给了我们多一层的绝缘保护。如果可以,谁不愿时光倒流呢?用多年的修行,避开苦涩,重温甜蜜,机智地穿过似曾相识的路口。

记忆也好,梦境也罢。已发生的和未发生的,没有清晰界限。它们像一座潜伏在你身体里的大厦,向你发出信号,时而强时而弱,时而清楚时而模糊。我希望我乘坐的这座大厦的电梯,永远停留在我想停留的那一层,而这一层一定是有你的那一层。

果真如此,也是不错的结局,尽管这更像是痴人说梦。能在这样的梦中活一辈子,好过那些没有梦活一辈子的,不是吗?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7年1月28日 14:31

    还是微信上的那首回乡路上流行曲好听,新年好!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