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再看人间四月天

670 浏览
字体 -
标签:

时隔十多年,再看《人间四月天》,点评一二。摘录的对白,乃笔者亲力亲为,绝非拷贝粘贴。

林徽因年纪虽轻,对情感却驾轻就熟,知适可而止、见好就收。心里明明想着诗,却从容不迫地选了建筑。人在爱情面前表现出来的理智,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没有那么爱。女人的身体跟着心走,男人却未必。这就能够解释为何徐可以心里想着林,却又和妻弄出个孩子来。

林是现实逃跑主义,徐是理想浪漫主义。对于爱情背后的代价,林看得很清楚、想得很明白,从一开始就没有与之赴汤蹈火的打算。林和徐的爱情只在康河的柔波里,可惜这一点徐并未能参透。

《人间四月天》经典对白摘录:

徐:这真是个四平八稳的解决之道,你跟着梁思成听建筑听多了,把感情都当房子来盖!

林:不管我的想法有多可笑,我的爱情绝对不可能是空中楼阁。

徐:好吧,就留这份真,无论什么时候你想到我,是真。无论什么时候我想到你,也是真。

徐:幸福的时候你觉得心里是麻的,浑身都痒丝丝的,可是你伸出手,怎么都搔不到那痒处。相思的时候是酸的,单抽着一根神经像抽纱似的,它是跟呼吸连在一起的,你每呼吸一次,它就抽动一次,除非你不呼吸。再严重一些就是痛了,痛是跟着心跳来的,有时候痛到仿佛浑身的气力都作用到那一处,除非你命令心脏不再跳。

徐:不信你闭上眼看看,是什么在你眼前浮动,你可得留神,它走得飞快,像云一样,更像风。

林:是啊,它走得飞快,现实围堵着它,理智追赶着它,它没有栖息地所在。

徐:有时候,我也觉得它像一只断了翅的鸟,当你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是不死不活地躺在地上抽搐着,你只能哀悼它,因为它再也不能飞了。我常常哀悼我的梦。这些年我常常一个人独自坐在来来去去的火车上,它们就像鬼影一样从暗夜的车窗里飞过。

徐:你现在看我心里是一把火,可是你不知道几个月以前我的心还像一块生铁一样,砸不出半点火花来,我几乎都想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写诗了,可是我揉揉眼睛发觉自己又看到蓝天了。

徐:我想你以后无论遇到任何事任何问题都来跟我说,我们之间不要有那种隔阂的客气,也别觉得是麻烦我,即使是,也绝对有资格和理由,因为和我血缘至亲的三个人也都和你至亲。

张:这些话要是早几年讲该多好,我现在终于明白,做你的朋友也许更有福气。

梁:我得跛着我的左脚走一辈子了。

林:还好因为左脚它不是你最精彩的地方。

徐:看看这些活着的人在忙些什么,那死脱的人才真是清净。该怎么悲哀,为活着的还是为走的。

胡适:你山爱踹高的,人爱接近大的,感情也偏偏挑难的,难道这一路你摔得还不够,伤得还不够?有时候我真怀疑,究竟是爱情让你着迷,还是那得不到的滋味让你着迷。

胡适:牵绊,随愿意做个皮偶,但是皮偶就是这么来的。一个有圆缺的在天上,一个光芒四射的在心里。志摩,那是两个月亮。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7年4月9日 07:30

    那么多好文,才发现。慢慢品来。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