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诗评

32 浏览
字体 -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
作者:张小榛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在某个雾气弥漫的下午
我们路过那里。只有无家可归的天使用叹息
轻轻地读它们。它们的纸张都已经泛黄,
就像脚下淌过的水,漂着油渍、菜叶与灰尘。

你看,她就停在那张纸翘起来的角上,
轻盈如翅膀透明的飞虫。

多奇妙呢?现在我们找不到她。
我们为雨水开道、为雷电分路,融化北方数百万年的冬季,
放出南风使大地沉寂。我们一吩咐生长,万物就生长。
我们在钢铁里播种意念,用导线牵引地极,
借此窥探硫磺的家乡、死荫的幽谷。
我们现在能把人送到气球般的月亮上去。
但我们依旧找不到她。

但我们依旧饮用那水,雾气中昏黄的水,
一边举杯,一边告诉自己现在
她或许已经到了阳逻,正骑在黑色的大漩流背上
准备伴着清晨的歌声凯旋;
又或许到了南京,把宽阔的水面误认成一片海……
我们笑着喝尽杯中之物,拉着手互相鼓劲、互相打气:
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我们必找到她,因为众生灵都在
用听不见的叹息为我们祷告。
我们多么害怕我们将要找到她。

诗评:

如果说“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 是作者眼睛所见,那么“只有无家可归的天使用叹息轻轻地读它们” 就是一种意象。
接下来的句子从寻人启事上挪开,频繁地用到一个第三人称“她”,这个她是谁?是失踪人口吗?
诗的最后为什么说“我们多么害怕我们将要找到她。”
人若不能遇见真正的信仰,某种意义上都是失踪人口,因此这个她可以理解成信仰。害怕源于迷失又没有完全泯灭的良知。因为不那么洁净,所以害怕遇见洁白如洗;因为习惯了黑暗,所以害怕光亮突然来袭。
由此引申,这个她还是渐渐稀缺的良知和久违的平安。良知为什么稀缺?怎么稀缺了?用不着多说。平安也不只是人们通常说的一路平安的平安,而是内心的平静与安宁。
人生在世,名利的追逐,只能让人越来越浮躁。所谓光环,只能让人心越来越瞎。这就好比霓虹闪烁的地方很难见到星光一样。外界的嘈杂让人听不到内心的声音。物欲的膨胀让灵魂没了立足之地。
如果没有内心的皈依,人终究只是汪洋上飘着的一截木头。这皈依就是真实的信仰,之所以说真实的信仰是因为,当你真心相信时,它就是真实的。那些带着功利目的而信的,不是真实的。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