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上海往事》经典对白

160 浏览
字体 -
标签:

《上海往事》胡兰成与张爱玲的对白选摘:

胡:太平洋战争的时候,我在南京刚卸去法治局长,那时候你在哪里?

张:在香港

胡:往前推五年,我在香港蔚蓝书店给报纸写社论,你在哪里?

张:上海

胡:那八。一三的时候,我在上海,你在哪里?

张:被我父亲关在一个黑屋子里

胡:为什么?

张:他不让我念书,我差一点就病死了

胡:两个月前,你坐在这窗前看月亮,我坐在牢里写遗书,也有死的准备。可是现在我在这里,你在这里,一个上海有几百万人,中国还有四万万人,而我们在这里,我没有苦恼,我只想放声唱歌。

胡:你是当空皓月,无语伦比。我只是月下踽踽独行的那个人,还得有你来照着,要从地上的影子重新来认识自己。

张: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房里有金粉金沙深埋的宁静,外面风雨淋琅,漫山遍野都是今天。

胡:文章是要拿来经世济国的,个人主义这个小小火柴盒,擦光了也点不着一个时代,就这么一点盲眼怎么能看见你的光音世界,看见你是要把文学从政治拉回到人的身上。。。政治原本也就只是一场虚情假意。

胡:哎,我这个人也差不多整个的叫你给解散了,这一阵子下笔行文,写两句就一惊,怎么左一句是你的,右一句也是你的。

张:你这个人 是真的吗?你这样跟我在一起,是真的吗?

胡:你是花来衫里,影落池中,纵使亲近,也不沾染,你是来得去得。

PS:只可惜胡是个情种,他的多情不止对张,且麻辣鲜香全不忌口,对感情他从不隐瞒,颇有王和王的女人们的架势,“于我是亲的,必定于你也亲”,这样的逻辑,不能不说是霸气侧漏。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