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赏《水墨七夕》

《水墨七夕》 莲花一瘦再瘦,莲子深夜落水 看看,不知不觉就到了夜晚 以前的日子我们相爱多少,影响到以后日子的温度 而面对星座,我们需要一个轻描淡写的词儿 这一夜,比我们都短暂 我和你,岁月的扉页和底页 泛黄的日子再没有兰花指来翻动 鸟群含着月光,在微凉的屋脊上 等清晨的第一缕炊烟 四散而去,丢下人间 其实,你来不来这都是一个好的夜晚 我一次次掬起脚下的水声 喂… (阅读全文)

我看余秀华的诗

浏览了大概两遍余秀华的博客,按自己的口味从“余式分行”里挑选了一些来分享。喜爱是说不出的感觉,喜爱是吸引、是讶异,喜爱是静静的。诗在写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发表了就是所有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不同的解读叠加在一起,成就了裹在诗歌外面的那圈晕。 不要小看了一首诗的能量,也不要以为所有人的发送和接收都在一个频道上。读诗,目光最好能够从作者身上抽离开来,… (阅读全文)

碎碎念(八)

有关爱情和婚姻: 1. 爱一个人,不仅仅是一种感觉,也不仅仅是难以释怀,它更是一份承诺与牺牲。 2. 爱是酵母,有和没有不一样。可没钱,连面粉都买不来。–一个吃货的爱情宣言。 3. 时间可以打败爱情。日久生情也是情。想抹去的,往往是抹不去的。消失的定义未必是死,从心里消失才是真的消失。忘记爱情绝无可能,除非失忆或找到代替。 4. 这世界的男女,一个萝卜一个坑,早… (阅读全文)

弄点吃的垫垫底

博客里写诗的多,做美食的也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该凑这份热闹,因我本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诗这东西,有的是有病呻吟,有的是无病呻吟,有的什么也不是,只是哼哼,就算集三种情形于一身,也不必讶异。 爱,是写诗的动力,也是灵感的来源。柴米油盐、鸡零狗碎里生不出诗来。诗不写不会死人,饭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饱了写和饿着写,效果不同,不信试试。人饿的时候,感觉虚弱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