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诗评《根》

《根》 你身体的一部分,活在阴影里 沉寂过后是欲望的行走 有时一念,就在黑白之间 雨水是季节的魂。压抑地层下 你挣脱成一条条,会游动的鱼 黑暗扼杀不了生机 大地按捺不住,另一片海的骚动 你的另一部分,活在光明的宗教里 枝条是另一种信仰的根 相信所有春夏行走,都收获功德圆满的果实 有时一无所有的冬季,更像高境界的修行 浮躁落尽时,你抵达了雪的内心 『诗评』 喜欢… (阅读全文)

诗评《 乡愁》

乡愁 作者:陈庆 当我像葵花般低下沉重的头颅, 在一片阴影里发现两个孤独, 一个沉默如水涡,一个喧哗 像是白昼。是它们点燃了永恒中的灯火。 没有什么能够将它们替代。 没有什么能够将它们涂抹。 甚至夜晚的云 都显得那么没有力量。 『诗评』 夜晚的云本来就没力量,甚至很难看清楚轮廓。古人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现代人的乡愁更像夜晚的云沉重、压抑、不明朗。这… (阅读全文)

诗评《致修辞的拐弯》

徐俊国诗《致修辞的拐弯》 野鸭对一条河的了解, 不仅仅浮于水面, 还经常沉潜,试试深度。 小时候,我也喜欢扎猛子, 练习憋气,沉溺于危险的游戏。 这些年,生活把我教育成一个散步者。 岸边,酢浆草空出一条小径, 我被尽头鼓励着走向尽头, 把未知的弯曲,走成已知的风景。 这个过程带有惊喜—— 春风轻拍枝条的关节, 拍到哪儿,哪儿弹出花朵。 正如你们所知,花开是有声音… (阅读全文)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诗评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 作者:张小榛 长江大桥上贴满寻人启事,在某个雾气弥漫的下午 我们路过那里。只有无家可归的天使用叹息 轻轻地读它们。它们的纸张都已经泛黄, 就像脚下淌过的水,漂着油渍、菜叶与灰尘。 你看,她就停在那张纸翘起来的角上, 轻盈如翅膀透明的飞虫。 多奇妙呢?现在我们找不到她。 我们为雨水开道、为雷电分路,融化北方数百万年的冬季, 放出南风使… (阅读全文)

《黄河石》诗评

《黄河石》诗评 我的书桌上压着一块石头。一小截 凝固的黄河。 它来自它的上游。或者更远的地方。一次雷击之后 山体的崩塌。 然后带着粗砺、尖锐的棱角,一路泥沙俱下。 多少流水的冲击 多少年代的歌哭成就了它现在的沉默。 那些凹痕、斑点,多像是沿途 它曾经过的那些村庄、码头、驿站 亮过又熄灭的渔火。 那些神秘的纹路又来自哪里 那些浪花一样,曾在长河里出现又在长河里… (阅读全文)

时光遗落的尘土味(诗评)

它们有一股时光遗落的尘土味 作者:李克 扔掉书,拉开窗帘 感觉某种潮湿让灵魂能拧出水来 天空的明亮是从门缝一下子开始的 田野的安静、隐忍、开阔 与难测的风向和林木的繁密无关 与人们走过门前窸窣的脚步无关 与屋子的朝向、窗和摇曳的几束藤蔓无关…… 我像一只无意间闯入的蟋蟀,咽下空气中隐约的冷 四处找寻,仿佛只为了黑暗的某个回声 我在窗前拆开包裹,立体的微光中 那… (阅读全文)

在这样的夜晚,失眠(诗评)

失眠 文 伊丽莎白·毕肖普 月亮从妆台镜子中 望出一百万英里 (或许也带着骄傲,望着自己 但她从未,从未露出微笑) 至远远超越睡眠的地方,或者 她大概是个白昼睡眠者。 被宇宙抛弃了, 她会叫宇宙去见鬼, 她会找到一湾水, 或一面镜子,在上面居住。 所以把烦恼裹进蛛网吧 抛入水井深处 进入那个倒立的世界 那里,左边永远是右边, 影子其实是实体, 那里我们整夜醒着, 那… (阅读全文)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文字的内涵和外延》 素来痛恶逻辑不严谨的文字,它们就像一个对你说话、眼睛却看着别处的人,缺少起码的尊重与重视。所谓严谨体现在词语的内涵和外延上,句与句之间的吻合,段与段之间的衔接。你必须先要知道说什么,然后才是怎么说。我承认我对文字有洁癖,如果说错别字是试探我的容忍度,那么逻辑混乱则是我的底线。 例如,把情感和心情混为一谈,我也是醉了。情感按类别… (阅读全文)

诗歌和诗歌的形式

《诗歌和诗歌的形式》 诗歌,时代的产物。既是时代的产物,就难免打上时代的印记。例如民国时期的诗歌,就和现在流行的诗歌不一样。凭心而论,那时的诗风比现在清新许多。诗人在诗里要表达的情绪,也多数热烈直白,不像现在诗坛里流行的隐晦,让人云里雾里地扑风捉影。诗变成了一种文字游戏,人们躲在诗的后面,实则害怕直面自己和世界,这何尝不是一种怯懦的表现。 现代诗可… (阅读全文)

赏《水墨七夕》

《水墨七夕》 莲花一瘦再瘦,莲子深夜落水 看看,不知不觉就到了夜晚 以前的日子我们相爱多少,影响到以后日子的温度 而面对星座,我们需要一个轻描淡写的词儿 这一夜,比我们都短暂 我和你,岁月的扉页和底页 泛黄的日子再没有兰花指来翻动 鸟群含着月光,在微凉的屋脊上 等清晨的第一缕炊烟 四散而去,丢下人间 其实,你来不来这都是一个好的夜晚 我一次次掬起脚下的水声 喂… (阅读全文)

我看余秀华的诗

浏览了大概两遍余秀华的博客,按自己的口味从“余式分行”里挑选了一些来分享。喜爱是说不出的感觉,喜爱是吸引、是讶异,喜爱是静静的。诗在写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发表了就是所有人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不同的解读叠加在一起,成就了裹在诗歌外面的那圈晕。 不要小看了一首诗的能量,也不要以为所有人的发送和接收都在一个频道上。读诗,目光最好能够从作者身上抽离开来,… (阅读全文)

碎碎念(八)

有关爱情和婚姻: 1. 爱一个人,不仅仅是一种感觉,也不仅仅是难以释怀,它更是一份承诺与牺牲。 2. 爱是酵母,有和没有不一样。可没钱,连面粉都买不来。–一个吃货的爱情宣言。 3. 时间可以打败爱情。日久生情也是情。想抹去的,往往是抹不去的。消失的定义未必是死,从心里消失才是真的消失。忘记爱情绝无可能,除非失忆或找到代替。 4. 这世界的男女,一个萝卜一个坑,早… (阅读全文)

弄点吃的垫垫底

博客里写诗的多,做美食的也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该凑这份热闹,因我本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诗这东西,有的是有病呻吟,有的是无病呻吟,有的什么也不是,只是哼哼,就算集三种情形于一身,也不必讶异。 爱,是写诗的动力,也是灵感的来源。柴米油盐、鸡零狗碎里生不出诗来。诗不写不会死人,饭一顿不吃饿得慌。吃饱了写和饿着写,效果不同,不信试试。人饿的时候,感觉虚弱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