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短篇小说《蓝采苓》

标签:

《蓝采苓》上 蓝采苓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跟前夫是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跟情人是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第一次婚姻她嫁给了前夫的外在条件:高薪、高学历、高资家庭。可惜婚姻不是一单生意,也不是一场赌博。如果说是,签单人是自己,赌注也是自己。那些所谓的条件出国后都不存在了,两人的路越走越窄,矛盾越积越深。因为没有孩子,结束不过是个程式。…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12.

标签:

第十二章 牵手完成时,幸福进行时。 云翔让我觉得生命到了该进入下一个季节的时候,我愿意许给他一个可以共同期待的未来。云翔向我求婚,我答应了。 我们的婚礼很低调,只邀请了一些熟悉的朋友,当然干爸干妈也来了,看得出来他们也替我感到高兴。 云翔牵着我的手,给出席婚宴的亲友们敬酒。大哥当着云翔的面对我说:子曦,你尽管跟云翔去,薛家爸妈有我和你嫂,放心吧! 就这…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11.

标签:

第十一章  千纸鹤 我没有答应云翔,这让他有点失望。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也许是我还忘不了薛哥,也许是这里有我太多的回忆,有我的父母和薛哥的父母。又也许,我跟云翔之间缺少点什么。 多年前和云翔的邂逅,在当时来说是有些新奇,但我很快就淡忘了,云翔却不一样。他在国外的这些年,有很多机会接触其她优秀漂亮的女生,比如说他的同学,又或者他的学生。 云翔跟我说…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10.

标签:

第十章 重逢 那天是薛哥三周年祭日,我和往年一样,捧着一束鲜花去薛哥的坟前看他。那座陵园就坐落在南郊,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和薛哥一起遇难的老方和小徐也葬在那里。 这些年,每当我不开心或者想念薛哥的时候,我就会来陵园坐上好一阵子。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人死以后,灵魂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薛哥人那么好,他的灵魂一定在天上,而且我跟他说的每句话,他都能听到…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9.

标签:

第九章  薛哥走后 薛哥走后的几年我都振作不起来,心仿佛被人掏空了一样,活着的不过是我的躯壳,每天吃饭睡觉上班,日子毫无生气地继续。我和薛哥的爱情,好像一束怒放的花,残酷的现实将它冻结在最美丽的时候;又好像一首心爱的歌,唱到动情处便嘎然而止。薛哥的突然离去,是我心底永远的伤痛,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得。 老爸老妈看我这样很心疼,同学好友也都替我捏把…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8.

标签:

第八章  生死恋 那天我去找我高中同学丽,她的男朋友,就是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的那个,也是我的同学,他见我跟晖分手后,一直想撮合我和他们局刑警队的薛哥。 薛哥比我大8岁,他不同于以前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生,以前很多男生都喜欢在我面前装酷,薛哥不用,因为薛哥本身就酷。 薛哥是那种很男人的男人,职业练就了他果敢坚韧的性格。他看人很准,为人低调,从不夸口;他…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7.

标签:

第七章  特邀嘉宾 我曾经很喜欢收听电台调频FM的直播节目,尤其是一个叫“星光音乐网”的节目,主持人的名字叫WU DI,也不知是哪两个字,只记得他的声音很磁性,很阳光。那时候我是他忠实的听众,在他的节目里既可以听到中文流行歌曲,又可以听到经典英文歌曲,他讲话总是那么温文尔雅,淡淡的暖暖的让人无比舒服。 有一天,我突然生出和他见面的想法,以一位热心听众的身…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6.

标签:

第六章 擦肩 我并不喜欢穿制服,不喜欢走在街上显眼的感觉。那时候的制服还是橄榄绿,直到04年才改成藏蓝。 恋爱的年纪,总想遇见和自己一见钟情的人,然而现实生活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并不是很多。 那一年在去省城出差的火车上我还真有过一次邂逅。当时是夏天,我穿着制服短衫和裙,头发在脑后别致地盘成一朵花的形状。 两个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坐在靠过道的位置,和…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5.

标签:

第五章:玥的故事 玥的爸跟我爸是同乡,又都是单位的领导,她家跟我家算是门当户对。事实上她曾经喜欢过我哥,证据是,在我的家人外出的时候,她主动要求过来做饭给我吃。当我们举家回乡下老家的时候,她也跟了去,以至于我奶奶去世的时候,竟拽着我嫂子的手叫玥的名。 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奇怪,玥其实很漂亮,身材也非常好,可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哥对她就没有那意思。后来她嫁…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4.

标签:

第四章:榕和我 95年研究所解散后,一部分人去了基层车间,另一部分人留在了大楼第三层的农用车厂技术科,在那里我遇到了榕。 榕,音乐专业毕业,之前在子弟小学当老师。榕的老爸,农用车厂的厂长兼总工。榕的老妈,大学教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农用车厂当时效益很好,是监狱底下又一个盈利单位,深得监狱领导的重视。 榕比我大两岁,个头矮小,长相一般。我和她在单位共一间…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3.

标签:

第三章:体制改革 监狱的规模越来越跟不上日益增长的囚犯人数,从八十年代老爸转业到地方起,监区就在扩建,因为在原监区找不到合适地段,扩建部分选到了城市另一端的郊区,从此形成一南一北的格局。 新监区建好以后,老监区的一部分干部和囚犯开始往新监区搬迁,我上班的研究所就位于新监区。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往来于新老监区的班车开始运行。 随着经济浪潮的冲击,新上任…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2.

标签:

第二章:警校培训 按照惯例我和同一年分来的两个女生被派往省城一所司法警官学校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培训,来我们班报到的大都是同一届的毕业生,两个年龄稍大的男生除外,他们是通过干部录用考试转干的。 学校的纪律很严,每天按时起床、出操,按时熄灯、就寝。白天除了理论课就是体格训练,理论课还好,体格训练很苦,尤其对于我们女生而言。 虽然过了最热的时间,秋阳依旧能将…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1.

标签:

第一章:毕业分配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学毕业的我本来是要分到市外经委下属公司,但老妈嫌人家公司不稳定,硬是把我拽进了人民警察的队伍,如果狱警也算人民警察的话。象我们这种外语专业毕业的,能分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还是很不错的,可身为监狱长的老爹一贯清廉,不搞人际关系,于是回老爹所在的监狱成了在所难免的事。 我所在的监狱除了关押刑事犯外,它还是个企业,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