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雨轩

分类:『小说创作』 的存档信息

微小说《阿K》

标签:

微小说《阿K》 说时间改变人,其实时间最无辜,时间不过是参照,改变人的是经历和境遇。 自从阿K的世界有了微信,以前的故人一个个从天而降,成了他生命中一群熟悉的陌生人。因着共同的岁月而生的亲切,因着不可逆的时光倍增的怀念。 然而他们确是陌生人,因为那之后的几十年里,他们的生命没有交集。当然可以再聚会、再交往,而再聚会再交往的结论是,都变了。 想想也是,几… (阅读全文)

微小说《余红的印章》

标签:

《余红的印章》 时隔三十年,中国北方某城市五星级宾馆的房间里,小一说起余红的印章来依然唾沫星子满天飞,不管不顾正倒时差的我。 那是个买啥都凭票的年代,为了杀一杀寝室屁侠三兄弟的威风,室长小二决定炮制一本某寝室专用屁票。画完屁票,小二从裤口袋里摸出一枚女生宿舍地上捡来的印章,往红色的印泥上拓了拓,然后神情庄严地盖在屁票的正面,余红两个字赫然醒目。 每人… (阅读全文)

爷爷是抗日国军将领

标签:

确切说,是我老公的爷爷,爷爷名字叫颜仁毅,先了解一下爷爷的生平: 顏仁毅 (1892–1952)中將。又名正剛,號伯剛,字毅之,衡永郴桂道衡州府(今衡陽市區)。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3期步科畢業。中國國民革命軍創建人之一、著名抗日將領、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中將。早年在粵軍任職,率部參加了北伐戰爭、中原大戰、抗日戰爭淞滬會戰和台兒莊戰役、解放戰爭。 1。人物簡介 歷任衡… (阅读全文)

微小说《冷战》

标签:

《冷战》 过去的时间里,我和老公一直处于冷战状态,为此闺蜜们召开了一次会议。 “这么久,你怎么熬过来的?” 闺蜜甲同情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不堪的自己。闺蜜甲是那种离了婚就别来找我,找个老外老公生个混血宝宝气死你丫的女汉子。 ”离!别以为离了他,咱就找不到好的了!” 这绝对像是闺蜜甲的风格。 “馊主意。冷战只是现象,抛开现象看本质,找出冷战原因,然后尽力弥补。”… (阅读全文)

微小说《见与不见》

标签:

《见与不见》 她和他是曾经的恋人,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如今他已婚,她已嫁。 再见他是在微信,她的朋友圈里,他属于不活跃那类,她却把他跟家人放在了一个群。初见那个头像,她还是会有心痛的感觉,渐渐也就淡却了,她甚至觉得他已经把她给忘了。 有一点他跟她保持着默契,那就是他们都极少转贴微信,他时不时会更新一两篇自己的文章,而她偶尔也发一两首自己写的歌,文… (阅读全文)

嫁接7.

标签:

7. 郁辛的房东是个女的,叫苏红,东北人,四十来岁。这女人在城里有几处房产,老公在国内,是个生意人,每月苏红老公都会按时把钱打到她的户头,苏红即便没有工作,光这几处房子的租金也够她和儿子生活的了,只是没个男人在身边,要打理好这几处房产不是件容易的事。 苏红的老公吴浩原本跟苏红一样是办公室的白领,天生不安分的他,在经济热潮的冲击下,下海做起了生意,后来… (阅读全文)

微小说《那年夏天》

标签:

那年夏天热得出奇,也是我心情最糟的一个夏天。一个百无聊赖的星期天上午,我一个人躲进了电影院,电影院人很少,荧屏上放映着一幕幕乏味的剧情,旁边座位坐着一个男人,没完没了地煲电话粥。 原本是想逃避寂寞,可在这一个人的电影院里,我愈加感到了寂寞。 夏天对我来说,曾是一个甜蜜而芬芳的季节。那一年,我认识了晖,一个皮肤黝黑、性格开朗的邻家大男孩。我还记得那一…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蓝采苓》

标签:

《蓝采苓》上 蓝采苓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跟前夫是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跟情人是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第一次婚姻她嫁给了前夫的外在条件:高薪、高学历、高资家庭。可惜婚姻不是一单生意,也不是一场赌博。如果说是,签单人是自己,赌注也是自己。那些所谓的条件出国后都不存在了,两人的路越走越窄,矛盾越积越深。因为没有孩子,结束不过是个程式。…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12.

标签:

第十二章 牵手完成时,幸福进行时。 云翔让我觉得生命到了该进入下一个季节的时候,我愿意许给他一个可以共同期待的未来。云翔向我求婚,我答应了。 我们的婚礼很低调,只邀请了一些熟悉的朋友,当然干爸干妈也来了,看得出来他们也替我感到高兴。 云翔牵着我的手,给出席婚宴的亲友们敬酒。大哥当着云翔的面对我说:子曦,你尽管跟云翔去,薛家爸妈有我和你嫂,放心吧! 就这…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11.

标签:

第十一章  千纸鹤 我没有答应云翔,这让他有点失望。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也许是我还忘不了薛哥,也许是这里有我太多的回忆,有我的父母和薛哥的父母。又也许,我跟云翔之间缺少点什么。 多年前和云翔的邂逅,在当时来说是有些新奇,但我很快就淡忘了,云翔却不一样。他在国外的这些年,有很多机会接触其她优秀漂亮的女生,比如说他的同学,又或者他的学生。 云翔跟我说…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10.

标签:

第十章 重逢 那天是薛哥三周年祭日,我和往年一样,捧着一束鲜花去薛哥的坟前看他。那座陵园就坐落在南郊,离我上班的地方不远,和薛哥一起遇难的老方和小徐也葬在那里。 这些年,每当我不开心或者想念薛哥的时候,我就会来陵园坐上好一阵子。我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人死以后,灵魂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薛哥人那么好,他的灵魂一定在天上,而且我跟他说的每句话,他都能听到…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9.

标签:

第九章  薛哥走后 薛哥走后的几年我都振作不起来,心仿佛被人掏空了一样,活着的不过是我的躯壳,每天吃饭睡觉上班,日子毫无生气地继续。我和薛哥的爱情,好像一束怒放的花,残酷的现实将它冻结在最美丽的时候;又好像一首心爱的歌,唱到动情处便嘎然而止。薛哥的突然离去,是我心底永远的伤痛,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得。 老爸老妈看我这样很心疼,同学好友也都替我捏把… (阅读全文)

《警花故事》8.

标签:

第八章  生死恋 那天我去找我高中同学丽,她的男朋友,就是公安局出入境管理科的那个,也是我的同学,他见我跟晖分手后,一直想撮合我和他们局刑警队的薛哥。 薛哥比我大8岁,他不同于以前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男生,以前很多男生都喜欢在我面前装酷,薛哥不用,因为薛哥本身就酷。 薛哥是那种很男人的男人,职业练就了他果敢坚韧的性格。他看人很准,为人低调,从不夸口;他… (阅读全文)